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老魔头何新授权的学术异论博客

 
 
 

日志

 
 

董寿平批齐白石和李可染  

2016-08-25 19:5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寿平批齐白石和李可染


【提要】

   齐白石所以能大批量作画,是发挥雕花木工师傅传授的诀窍,精心构图,形成模式,然后用炭条复制,千二八百张都是一个章法,千篇一律。这给书画鉴定和“文革”之后的抄家物资退赔,都造成困扰。齐白石是学木工雕刻的,没有多大文化。他的志愿不是发展中国传统艺术,而是卖画赚钱。甚至,他的虫草都是他第三个儿子齐子如画的。


董寿平谈齐白石和李可染的局限与害人之处

唐朝李邕说过一句话“学我者死,似我者俗”,可一到齐白石这就变成了“学我者生”。名人学他的,一个是李苦禅,一个是李可染。但是齐家门下,学齐白石的,没一个大家。

 

董寿平谈齐白石和李可染的局限与害人之处

【正文】

1993年冬,原荣宝斋编辑、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董寿平,在中日友好医院接受采访和与朋友闲谈中,对20世纪中国画谈了如下的看法:

  齐 白石门下到现在没有出一个人才,没有突破齐白石的,也没有在中国不突破而能够站得住的。他有一个错误的说法——‘学我者生’。这个对齐白石来讲,可以这么 讲。因为齐白石不属于中国传统的艺术,是工匠。上世纪二十年代,故宫开放以后,请他参观,他不去看。于是别人就问他什么意思。他说,看了这些,扰乱了我的 思想,干扰了他的思想。齐白石本身就是自己闯的,这个也很伟大。这个对齐白石来说是可以的,而对于其他的人,没有白石的独立创作的人,传统的不看,就是盲 人骑瞎马。

董寿平谈齐白石和李可染的局限与害人之处齐白石那句“学我者生”这句话,就影响了今天。齐家的系统,没有哪一个,能够站得住,够一个大家。

  他 的后代,不必谈了,就是他的学生也不行。艺术这个东西,必须像齐白石一样,但不要以齐白石的态度对待民族优秀传统。创造方面,一个艺术家,也要有坚强的、 独立的创作风格,要不然,人云亦云,那就平凡了。但是他一说“学我者生”,这些人就学他的。一个是李苦禅,一个是李可染。这两个人老是讲“学我者生”。

  李 可染是学了齐白石的运笔的慢。在抗战以前,李可染见过齐白石。后来解放以后回到北京,又跟齐白石。这两个人的画在社会上都有所成就,而这两个人的画里边贻 误非浅。其实,唐朝李邕李北海曾经说过:“学我者死,似我者俗。”这话说得就有道理。一到齐白石,就变成“学我者生”。

  齐白石就是卖画,腰 缠万贯,目的就达到了。现在齐白石还遗留下一个最难解决的问题,经过“文革”抄家以来一个很大的问题。什么问题呢?齐白石刚来北京,是袁世凯做皇帝后期, 他本来是本匠,刻画板的。当时他遇的人好。他的老师姓胡。他老师的小儿子跟我很熟,“文革”中间叫斗得自杀了,叫胡文孝。王闿运,有《湘绮楼日记》,王闿 运跟我祖父(董文焕)关系最好。齐白石拜到王的门下,王很爱才,教齐白石写诗。齐白石跟王闿运学的作诗。齐来时,北京有“筹安六君子”,敦促袁做皇帝,为 首的是杨度。齐白石来北京就住在杨度家里。齐白石确实是聪明、用功夫。

  齐白石画画,他不是信手画,都是事先经营出来的。拿炭条组织成稿子, 组织好了以后,一花一叶,都已经描出来了。这个完成以后,一下几百张。这幅出来以后,几百幅下来一个章法。因为他目的是为了卖,不必用脑子。今天打了一个 章法,完全都是这个章法,几百张,一个模子。所以齐白石的画你注意看,章法变化不多。原因是开头这一下他倒是苦心经营,经营得完全合适后就照这样子用铅笔 打底儿了,炭笔打了底子。每天把这底子拿出来以后,用笔就一一笔写,固定的,同一个章法几百张。齐白石成堆地画一个章法。

董寿平谈齐白石和李可染的局限与害人之处

  今天遗留的后果是什么呢?“文化大革命”抄家,一抄家之后,北京各区抄家文物本来叫被抄的去领。被抄家的去找齐白石的画之类的东西。这些人去领去 了,挂出一张来,这个人说是我的,就这样,画的这个景。那个人也说是我的,画的这个景。因为他是一个稿。这个问题到现在没解决。人们说好的,都收了,实际 上不是收了,没法还。因为他就是一个章法,张三说是他的,李四说是他的。这个遗留问题到现在解决不了。这是一。

  再一个,齐白石画草虫。他当 初也确实画了一些草虫。不能说他不会画草虫。而实际上他的一些草虫都是他第三个儿子画的,齐子如画的,多半都是。齐子如,儿子的子,如何的如。齐白石教给 他三儿子画草虫,后来他画好了,专门叫儿子画草虫。齐子如今天画蜻蜒,就画蜻蜒,一张一张叠起来。明天画蚂蚱,就画蚂蚱。他不定什么时候拿出来补的,花草 是他画的,草虫是他儿子画的。这样就又叫人鉴定。五十年代,我和启功两人,别人的画,我们都可以看真假,齐白石的不敢,因为千篇一律。散开无所谓了,今天 集中回来了,章法就是那么几十个章法。

  他为什么这样?和中国的文人画不同,目的不同,心理不同,为了卖钱。三十年代四块钱一方尺,五十年代 两块钱一方尺,六十年代二十块钱差不多。解放后比解放前还贱,因为解放初期没钱,不是不重视,而是没有钱。这些人不知道内情。后来也有好几次,拿来齐的 画,有草虫,我一看这是齐子如画的。那我后来就不客气,我也不说它是真的,也不说它是假的,我题的时候,说,白石老人曾经教他儿子齐子如画。那么这个话就 是含蓄。我并没说这个是真的。我并没说真假,我说过程,连他这张画上的草虫是他儿子画的我都不说。我只说,白石能画,他的儿子也能画。你这么一提,这画就 成了真的了。你卖钱我没拆台。这些误人就在齐白石身上。

董寿平谈齐白石和李可染的局限与害人之处这害人的第一个是齐白石,第二个是李可染。当然齐白石无意害人,李可染也无意害人(客观上害人)。

  你知道齐白石怎么画吗?齐白石第一不看中国画,所有中国画都不看。故宫博物院当年开放时请他,他不看。他说看了会扰乱他的思路。这对于齐白石很对。

  应 该说,齐白石没有坏处,他有创造力。但为什么画上鱼鳖虾蟹很好?中国的纸,乾隆以前就坏了。乾隆以后一般画画用熟纸了,都是在苏州加工的。我们开始学画也 是苏州加工的纸,叫苏锤,或者叫铸锤。纸造是安徽的,好多家。重新加工,在苏州。我记得,苏州纸四角一张,安徽纸七分一张。齐白石是算成本的。齐白石画画 不是粗笔道么?粗笔道一笔就下来,这是一个。别人用细笔道山水画皴法什么,这就必须加工。

  齐白石是杨度把他请来的。杨度是拥护袁世凯做皇帝 的六君子的头一个。齐住在杨度家里,都是湖南人,所以看起来他是一个人才,就这样子。齐白石这人很怪。我觉得这人很值得尊敬,他有骨气。住在他家里,杨度 要看他刻图章,他把两只脚抄在座子上。杨度就坐在他对面,他脚起挑、起高,快到杨度的脸跟前。他有这么个劲儿。有很傲的硬气、骨气。他为这个纸一笔下去, 周围一圈白线。这画虾、画蟹、画鱼,恰恰合适。所以他画七分钱买的纸,他卖二块钱一尺。一直到抗日的时候,加到四块一方尺。所以齐白石用这个纸。

  他 不看中国的传统,这未尝不是他的特点,不能说不对。因为他要自己闯一派。中国在民国以前,乾隆以后,绘画艺术已达到一个最软弱无力的时期。他这么一下一震 动,外国人看上了。中国人不理解,日本人理解。但齐白石对中国民族文化、艺术地位不管,我只要卖了钱就行。所以他的画,到今天都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是他 齐白石自已造成的。齐白石的画,那章法设计,一个章法设计好了,几百张,全是拿炭条画的。一个炭条画到底了。每天拿出几张来,就画出来,章法雷同。没炭条 就不能画。根据炭条写,用笔慢,这样画。这一个章法画葡萄,画一千张。

  齐白石不是作为搞文化的,而是我创造出来卖了钱就算完了。对中国文化,他不想到这些,对历史他不管他不看。

  有两次他找我去他家,扬州八怪的东西他认不出来。真的假的他不知道,我给他看过两回。在五十年代初,罗两峰罗聘、郑板桥的,就在他家里存着哩,他不看。这点我们不能说齐白石不对。他愿意这么搞,人家搞出一派来。

  另 一派是一片黑。一片黑原因一是一个没有多读中国书的人,笔墨两字分不清。中国绘画有一个词汇叫笔墨好。笔墨两字合在一块儿,笔是一个器物,墨又是一种器 物。墨代表各种颜色包括水。笔代表各种绘画工具,着色的工具。这两个是工具,在绘画上说的,不是这两个的单独的工具,而是笔墨。笔墨立意是什么,是这两个 在绘画上的表现,表现出来的痕迹,既不是笔也不是墨。

董寿平谈齐白石和李可染的局限与害人之处

  李 可染他把画论所说的笔墨,就是这个笔,就是那个墨。认为黑的就是墨,这就局限了,各种颜色就排除了。把墨当成黑的了,把笔当成线条了。就因为这个线条,所 以他一片黑乎乎往上头扔。原因是什么?不知道墨是习惯叫墨,而排除了各种颜色造成墨的形式。现在已经没有的五色墨、朱砂墨。墨早就从唐代就变了质了,不全 是黑的了。

董寿平谈齐白石和李可染的局限与害人之处

  李可染错误就错在一个不懂破墨,一个以为笔墨就是黑的。在重庆的时候我画画,李可染说你画得太快,要慢。他就是慢得很,抖抖索索的。

  在 北京,他再一次学习齐白石,就更加慢了。齐白石慢。慢不是坏,快也不是坏,要适当。既要有快慢疾徐,仿佛音乐,既要有主调,还要有旋律,需要用什么旋律的 时候就得改变,主旋律不能错。李可染本身还是好,对中国画误解了以后就一片黑。而他教的学生全是学他,美术学院一百人就有一百人学他。

  南方 没有害人的,南方各有各的画法。一个齐一个李,他们的学生,这些人现在非常后悔。李氏的徒弟,没名望。而李可染这一派学起来,用不了中国的材料。好材料用 不着。七十年代初,在国际饭店,国务院从故宫调的乾隆丈二匹,他画不成,他说可惜,你给我买点新的。我说,我要旧的。我就把这旧的放下了。我说给你新的。 齐白石也是,好纸他画不了。

  齐本人成功的应尊重,但其思想观点,一句话对艺术影响很不好。李北海说“似我者俗”,世上都学我的,一看就知道俗气了。齐说“学我者生”,忘记了你齐白石只是一个人,而中国有几千年的智慧。

  但我们今天也不能否认有新的东西出来。对人类,由简陋到繁杂。往后走该是品种越多。数量多是好的,还要看质量。质量应因时、因地、因人。尤其自己民族走过的最高深的理论基础。由这个理论基础创造出来的东西自然就民族化了。

  (作者:任复兴)

  来源:壹收藏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23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