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老魔头何新授权的学术异论博客

 
 
 

日志

 
 

何新:杜甫《秋兴》八首之解译(全文)  

2016-06-27 18:2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新:杜甫《秋兴》八首之解译

【《秋兴》八首解题】

秋兴者,遇秋而遣兴也。孔子曰:诗可以兴。兴,即寄托情思、情怀、情兴。

杜甫《秋兴》八首是一组著名七律。

律诗是唐代诗人所创造的一种诗歌新形式。律诗是唐代贵族诗人的发明,律诗的基石是声律及韵律的理论。胡应麟《诗薮》:“初唐无七言律,五言亦未超然。二体之妙,杜审言实为首倡”。唐高宗、武后时期,杜审言、沈佺期、宋之问使诗歌创作格律化、定型化,他们重视粘对规律,从而使一首律诗除了同联上下句平仄相对外,还做到上联的下句和下联上句平仄相粘,使通篇声律和谐(即近体的粘式律)。杜甫的律诗则体现了唐代律诗的高峰。

在唐代,讲究格律、声韵以及对仗的律诗,具有贵族诗篇的特点,被时人称为新体或近体诗,以区别于旧体或者古体的古风及乐府歌诗。不甚注重格律形式的古体诗,则被视作较为自由的民间诗体,相当于今日的民歌、流行歌曲。

李白平民出身,写诗喜好古风。李白诗以可以歌唱的自由体为多,以其狂放豪迈的天才和诗情,李白被前人称作放逸飘然自由吟唱的诗仙。

杜甫乃士族出身,早年受过严格的文学训练,擅长律体,写了很多格律严谨的律诗。杜诗中的律诗代表了唐诗的艺术高峰,所以杜甫被后世称作诗圣。

而杜诗中的《秋兴八首》这一诗组,则不仅是杜甫律诗中的一组鸿篇巨制,也体现了唐代律诗发展的一座至高峰。

在唐代诗人中,杜甫是一位具有集大成意义的伟大诗人。他传世的一千五百首诗中,有相当大一部分反映的是他自己的人生遭际与民众的当代生活,所以杜诗也被称为“诗史”。

《秋兴八首》是杜甫寄寓四川夔州时的作品。这组诗篇作于公元766年大历元年),时年杜甫56岁。

公元755年12月(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安史之乱爆发,安禄山起兵攻唐。次年(天宝十五年)叛军占领长安,安禄山称帝。唐玄宗出逃入蜀,太子在灵武即位,即唐肃宗757年安禄山被儿子安庆绪杀死,逆子篡位。757年秋,唐军收复长安,但动乱仍在延续。759年(乾元二年),安禄山旧将史思明称帝。

757年肃宗归长安立朝后,杜甫曾被委任做一个闲官——左拾遗。但是不到两年,杜甫即失官去职。759年杜甫流亡秦州(今甘肃天水)。次年,杜甫入川,先居成都,后又寄居长江三峡地区的小城夔州(今奉节)

自759年以来,杜甫在颠沛流离中度过了七个年头的飘泊生活。在这七年中,国运每下愈况,朝中政治黑暗,叛军不断死灰复燃。战乱一直在继续。杜甫寄人篱下,生活艰苦。时值深秋,景物寥落。诗人抚今思昔,不禁有许多家国感慨,于是而作诗。

《秋兴》八首是一套结构严整的七律组诗。此前没有人这样写过。诗的主题是思乡,怀旧,而哀婉于动荡的现实与莫测的未来,寄托了诗人对国家命运的无限关怀。篇中名句“每依北斗望京华”、“故国平居有所思”,就是这八首诗的大纲。

八首诗互相蝉联,前后呼应,脉络贯通,组织严密,是一个完美的诗组。故王船山曾论之说:“八首如正变七音,旋相为宫,而各成一章。或为割裂,则神态尽失矣。”

从全诗来看,八首的结构可分中前后三部,而以第四首为转折与衔接,前三首写诗人在夔州的心境,由夔州而思忆长安,再由思长安而归结到夔州。前三首由现实走向回忆,最后几首则由回忆回到现实。各首之间,首尾相衔,有严密构思次第,不能移易。

律诗本是一种具有音乐性的诗体,诗人完成一首律诗,往往不是用笔写出来而是用口吟出来的。因此,对于一首律诗特别是象秋兴八首这样的七律的鉴赏,更需要下一点吟咏的功夫。

《秋兴》八首用典故多,寄托幽深,历来被认为难解。前人多有释义,如叶嘉莹汇集前人考释凑成一部厚书,但是多端寡要,对于理解诗意仍然多有阙疑。

余早年读唐诗喜爱李白之自由豪放。但中年以后则深爱读杜甫,盖欣赏其用语精工,学养深厚,多蕴书卷气也。昔日曾经留下许多读书札记。近日整理旧年读《秋兴》八首之笔记,不揣孤陋,兹分篇重新解读之如次。

【杜甫《秋兴》解译】


一·玉露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

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

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

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译文】

寒霜突降凋残着枫林

巫山巫峡笼罩在肃杀的雾气中

大江波浪翻涌一直掀到天上

山头的乌云卷着风大地一片昏暗

一丛丛菊花两地同时开放,我们脸上还挂着旧日的泪水

孤零零地小舟飘荡,牵挂着我思念故乡的心

又到了必须加紧裁制寒衣的时节

白帝城墙虽高,却挡不住那捶打布料的急促砧声……

【注释】

1、玉露:即白露,即寒霜。

2、江间:指巫峡。塞上:即巫山。

3、波浪迫天,故曰兼天涌。风云遮地,故曰接地阴。接地,即遮地也。

4、塞上:山口筑关曰塞。塞上常指北方边塞,但此处则指巫山口之塞即白帝城也。

5、阴:三峡多山,高山蔽日,以阴森知名天下。萧森,即萧瑟,萧杀、肃杀转语;阴森可怕也。

《水经注·江水注》:“江水历峡,东迳新崩滩,其下十余里有大巫山,其间首尾百六十里谓之巫峡,盖因山为名也。自山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缺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

6、丛菊两开:此句有歧义。

两开:一、窃以为指空间。菊花在两地(夔州和故乡长安)同时开放。

二、旧注则皆以为指时间,两年。杜甫前一年秋在成都,此年秋又在夔州,从离成都以后算起,说菊花已经“两开”。

开字双关,菊花开,泪花亦随之而开,所谓“飒飒开啼眼”(杜甫《得舍弟观书》)。

7、他日:异日,旧日。

他日泪,犹言前日泪,流泪不始于今,已经是流了多年的老泪。

8、孤舟一系故园心:回乡的希望寄托在一条小船上。

一系,双关语。一、系舟。二、牵挂。

王嗣奭《杜臆》云:“此一首便包括后七首,而故园心,乃画龙点睛处。至四章故国思,读者当另着眼,易家为国,其意甚远!后面四章,又包括于其中。”

9、催刀尺:催促裁新衣的剪刀和尺子快点用。

10、白帝城:即夔州府城。杜甫有诗:“白帝夔州各异城。”(《夔州歌十绝句》其二)史学家们常常以此证明有两座不同的城池。但也有人考证认为:“在杜甫的时代,只有一座城池,官方的名称是夔州,但也被普遍称为白帝城。”(洪业《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第220页。)

11、急暮砧:制新衣之前,需要染布及洗布料,须于水边挥动木槌及石板敲击,由此发出急促的砧声。为远方的亲人准备御冬寒衣,借喻思亲之浓厚亲情。


其二·夔府

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华  

听猿实下三声泪,奉使虚随八月槎  

画省香炉违伏枕,山楼粉堞隐悲笳  

请看石上藤罗月,已映洲前芦荻花

【解题】

第二首“夔府”,时间由夕阳日暮而写至深夜,空间从诗人身在的夔府到故园京城长安,思绪缓缓流动。呼应着第一首“玉露”的“丛菊两开他日泪”——两开即指此两地——夔州与京华。

【译文】 

每当夔州这座孤城夕阳西下的时候, 我总是仰看北斗遥念京华(长安) 

一听到三峡中悲切的猿鸣,我就果真会落泪, 

作为使节已过了秋之八月,为何那仙槎还没有来接我 ?

记得当日经常卧病,许久没有见到尚书省内的香炉

如今却只能望着山城的高墙,听着士兵悲哀的鸣笳

已经深夜我依然无眠,默看月色,从石上藤萝渐渐移向水洲中的芦荻之花…… 

【注解】

1、徐而庵云:“前一首以暮字结,此一首以落日起。落日斜,装在孤城二字下,惨澹之极,又如亲见子美一身立于斜阳中也。”

2、“每依”,夜夜如此。

唐代的京华即长安。

北斗是天之中枢。长安城,是国家政治之中枢,故有北辰城之号,也称北斗城。

此时杜甫身在夔州,远离京华千里之外,长安不可得而望见。所可望见者,只有代表长安的北斗星——故每依北斗以望长安。

后代有人谬改北斗作南斗,以为杜甫身在南方所见当为南斗,极其荒谬!

[按:杜甫诗中常以北斗比喻京华长安。例如“中夜”:“中夜江山静,危楼望北辰。”“太岁日”:“西江元下蜀,北斗故临秦。”又“月”诗:“故园当北斗,直想昭西秦。”又“历历”诗:“巫峡西江外,秦城北斗边。”又“哭王彭州”诗:“巫峡长云雨,秦城近斗杓。”又“夜”诗:“步詹倚杖看牛斗,银汉遥应接凤城。”皆可为证。]

3、因想望京华,故听猿鸣则下泪。

经注江水注》:“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润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悽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所谓“实”,是昔日仅读书闻此语,而今日身在山峡中,闻猿啼而落泪,所以说“实下”。

4、画省:即尚书省,相当于今日之国务院。

《汉官仪》:“尚书省中,皆以胡粉涂壁,青紫界之,画古贤人烈女。尚书郎更直,给女侍史二人,执香炉烧熏,从人护衣服。”香炉乃尚书省中供具。

杜甫在朝廷任过左拾遗(属门下省)。《唐书职官志》:“凡尚书省官,每日一人宿直。”他当年有入“画省”当值的资格。

伏枕:指卧病。杜诗中常言之,如:“伏枕云安县”,“伏枕因超忽”,“悠悠伏枕左书空”,都是说的卧病。

违:违背,不去上班。

违伏枕,是说因自己因多病之故,当年很少去画省上班。现在则只能回首追忆了。

5、槎,木筏。

虚:妄言,幻想耳。

八月槎之典故出于晋张华《博物志》:“旧说云天河与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不失期。人齐粮乘槎而去,十余日,至天河。”又《荆楚岁时记》:“汉武帝令张骞穷河源,乘槎经月,至天河。”杜甫在此化用这两个典故,期待有仙船来接。

广德二年(764年)杜甫由于严武表荐,被朝廷授以检校尚书工部员外郎(从六品上),为严武的幕僚,故曰“奉使”。

6、山楼:指白帝城楼。

粉堞:城上涂为白色的女墙。

隐:隐约,隐闻。

7、笳,即笳笛,鸣笳。笳本胡乐,军中用之为传令工具。笳最初来自西域,故亦称胡笳,是一种管乐器。汉时开始流行,后来作为军乐,也作为军队的通讯工具。六韬·军略》:“击雷鼓,振鼙、铎,吹鸣笳。”

城楼驻有防军,不时吹笳传令。所以可以隐约听闻,与“万国城头吹画角”意同。

8、“请看”:二字当读为且看。

因思念故乡,诗人彻夜无眠,先看落日,而后月出,照临眼前的石头、藤萝,又到中夜,月光照彻远处的水洲芦荻——意识不断随时光而流动。此诗完全是一个意识流作品。


其三·千家

千家山郭静朝晖,日日江楼坐翠微。

信宿渔人还泛泛,清秋燕子故飞飞。

匡衡抗疏功名薄,刘向传经心事违。

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衣马自轻肥。

【译文】

千家万户静静地沉浸在朝晖中

我每天静坐江楼上看着青翠的山峰

夜宿的渔人泛舟在江中信意漂游

清秋时节燕子还在天上自由翻飞

汉朝匡衡向皇帝直谏,淡看功名利禄

刘向讲授经学,其深心与所讲却完全不同

当年我那些老同学如今都已飞黄腾达——

想长安城外的五陵上

有多少轻裘、肥马人正自顾自得意驰骋!

【注释】

第一首写暮色,第二首写夜色,这是第三首,写朝晖。

1、翠微是山色,环楼皆山,如置身山色之中,故曰坐翠微。天天如此,极写寂寞无聊。

钱注:渔人延缘荻苇,携家啸歌,羁旅之客,殆有弗如。还泛泛者,亦羡之之词也。九辩曰:“燕翩翩其辞归兮,蝉寂寞而无声。已则系舟伏枕,而燕乃下上辞归,飞翔促数,揽余心焉。曰故飞飞者,恼乱之词,亦触迁也。”

秋分燕子当南归,现在它却不急于归,偏要在客人面前飞来飞去,好象故意嘲笑客人无家可归似的,故觉其可厌。“夔府咏怀”诗云“局促看秋燕!”可与此句互参。

3、二句借古为喻,是江楼独坐时的心事。《汉书匡衡传》:元帝初,衡数上疏陈便宜,迁光禄大夫、太子少傅。又《二刘父子传》:“宣帝令向讲论五经于石渠,成帝即位,诏向领校中五经秘书。”

杜甫左拾遗任上,曾上疏救房烈琯遭到皇帝贬斥,故以抗疏之匡衡自比。

杜甫出身士族,故以传经之刘向自比。

?4、汉长安有五陵: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汉徙豪杰名家于诸陵,故五陵为豪侠所聚。

5、《论语雍也篇》:“赤之适于齐也,乘肥马,衣轻裘。”

“自”轻肥,自字是“共”字的反义词。


其四·闻道

闻道长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胜悲。

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异昔时。

直北关山金鼓振,征西车马羽书驰。

鱼龙寂寞秋江冷,故国平居有所思。

【译文】

听说长安的政坛像一盘下不完的棋局

回首百年间国运的变幻真有说不尽的悲哀

王侯们的豪宅不断变换着主人

国家典章、制度都已废弃不能认识

北方回纥入侵,边塞号角正在雷动

西面吐蕃入寇,传递军情的车马正在急奔

国家动荡我却坐在这里寂寞无聊面对秋江清冷

当年长安往事的记忆依然缠绕在心中

【注释】

秋兴第一首言及“故国”,第二首言及“京华”,第三首言及“五陵”,杜甫立身于夔州而着眼点皆在长安。而此以下五首则瞩目点已经完全放在京都长安。

1、闻道:杜甫作诗往往把千真万确的事,故意托之传闻,如“即事”:“闻道花门破,和亲事却非。”又如“遗愤”:“闻道花门将,论功未尽归。”与此同一手法。

2、似奕棋,是说长安政局彼争此夺,或得或失,就象下棋一样。

3、百年,虚数。自唐高祖于618年开国,至大历初已经一百五十年。

徐而庵云:“不曰国政,而且曰世事者,盖微词也!”

4、《唐书马璘传》:“天宝中,贵戚勋家,已务奢尘,而垣屋犹存制度。然卫公李靖家庙,已为嬖臣杨氏马厩矣。及安史大乱之后,法度堕弛,内臣(宦官)戎帅(军阀),务竞奢豪,亭馆第舍,力穷乃止,时谓木妖。”

自安史乱后,新贵不断登台,王侯第宅的主人不断变动。

5、文武衣冠:暗讽宦官当政。肃宗和代宗立朝都重用宦官。宝应元年,李辅国加中书令,以宦官而拜相。广德元年,鱼朝恩为“天下观军容宣慰处置使”,以宦官而为元帅矣。

《唐书鱼朝恩传》:“朝恩自谓有文武才干,上(代宗)加判国子监事。”是又以宦官而溷迹儒林矣;又《代宗纪》:“永泰元年(七六五年)诏裴冕、郭英狼乂、白志贞等十三人,并集贤待诏。上以勋臣罢节制者,京师无职事,乃合于禁门书院间,以文儒公卿宠之也。”按英乂、志贞,皆武夫不知书,亦为集贤待诏,是又文武不分,冠并杂糅矣。

这些现象,以前都没有,所以说“异昔时”。

5、上句指囘纥,下句指吐蕃。

金鼓,是军中所击,以进退军旅者。羽书,鸡毛信,是插羽于书,取其迅速。曰金鼓振、曰羽书驰,极言边情警急。

囘忆开元天宝时那种“河陇降王款圣朝”的盛况,自不胜今昔之感。驰一作迟,不可从。

6、前六句说长安,说国家大事,这一句收归夔州,回到自身。鱼龙寂寞,写秋景兼自喻。

《水经注》:“鱼龙以秋日为夜,秋分而降,蛰寝于渊也。”当此万方多难,自己却一筹莫展,只是每依北斗,日坐江楼,如蟠伏之鱼龙,岂不可悲?

7、故国,指长安。平居,平日所居,杜甫曾经在长安居住过十多年。


其五 ·蓬莱

蓬莱宫阙对南山,承露金茎霄汉间。 

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 

云移雉尾开宫扇,日绕龙鳞识圣颜。 

一卧沧江惊岁晚,几回青琐点朝班。 

【译文】

蓬莱宫遥对着终南山

吸收天露的金盘和铜柱,高耸挺立云间 

西望瑶池,西王母曾自天降临 

紫气弥漫,老子由此骑牛西去 

当年我在此上朝,亲眼见到雉尾扇开合如祥云飘移 

日光沐浴着皇上的龙袍我窥视到他神圣的容颜

一梦醒来天已晚人也已老——谁还知我

当年曾在青琐门下,位列朝班

【注释】

这首诗所写是前一首的“有所思”之一。以下三首皆写作者对于“故国长安有所思”之所思。

1、南山,终南山。蓬莱宫,大明宫 。

 《唐会要》卷三十:“(唐高宗)龙朔二年,修旧大明宫,改名蓬莱宫,北据高原,南望终南山如指掌。”

2、承露,承露盘。金茎,铜柱。霄汉,言其高。

 汉武帝作柏梁铜柱,树立承露仙人掌,采收天露,制作不死药。《班固西都赋》:“抗仙掌以承露,擢双立之金茎。”

汉武帝在建章宫之西神明台上建仙人承露盘。霄汉间:高入云霄,形容承露金茎(铜柱)极高。唐宫未必有承露盘,此乃以汉喻唐。

3、瑶池:传说中女神西王母的住地,在昆仑山

降王母:《穆天子传》等书记载周穆王登昆仑山会西王母的传说。《汉武内传》则说西王母曾于汉武帝时某年七月七日飞降汉宫。

4、东来紫气:用老子自洛阳入函谷关事。 函关:函谷关。

据《列仙传》记,老子西游至函谷关,关尹喜登楼而望,见东极有紫气来,知有圣人过函谷关。后来果然见老子乘青牛车经过。

此二句借用汉代典故,写长安城宫殿的神异气象。

4.云移:指宫扇云彩般地分开。

雉尾:指雉尾扇,宫扇也。用雉尾编成,是帝王仪仗的一种。

唐玄宗开元年间,萧嵩上疏建议,皇帝每月朔、望日受朝于宣政殿。上座前,用羽扇障合,俯仰升降,不令众人看见。等到坐定之后,方令人撤去羽扇。后来定为朝仪。

4、日绕龙鳞:皇帝衮袍上所绣的龙纹光彩夺目,如日光缭绕。

 圣颜:天子的容貌。

[按杜甫“莫相疑行”云:“忆献三赋蓬莱宫,自怪一日声辉赫。”唐玄宗时,杜甫因献赋曾一度被招入朝。云移二句,正是回忆此事。]

5、结二句收归夔州,回到现实。

一卧,卧倒。

 岁晚,双关语:一,秋风岁末,二,年岁老大(杜甫时年五十五)。

6、青琐:汉未央宫门名,门饰以青色,镂以连环花纹。后亦借指宫门。

7、点朝班:指上朝时,殿上依班次点名传呼百官朝见天子。

王建诗:“殿前传点各依班。”刘禹锡“阙下待传点呈诸同舍”。


其六·瞿塘峡

瞿塘峡口曲江头,万里风烟接素秋。 

花萼夹城通御气,芙蓉小苑入边愁。

珠帘绣柱围黄鹄,锦缆牙樯起白鸥。 

回首可怜歌舞地,秦中自古帝王州。 

【译文】

由瞿塘峡口到长安曲江头

万里风烟连接着霜降白茫的秋色

花萼楼皇家的御步长廊直通芙蓉园

如今竟也成为疆场惹人悲愁 !

当年园中的珠帘绣柱,曾有多少天鹅环飞 

江船华丽的锦缆、象牙桅,惊起成群的白鸥

再回首那可爱的歌舞乐园今又何在?

而这秦州大地,自古以来都曾经是帝王的私苑!

【注释】

《秋兴》八首之六,此首主要感慨长安之曲江,杜甫由眼前的瞿塘峡遥想远方长安的曲江,是所谓“有所思”之二。

1、瞿塘峡是三峡的第一个峡,在夔州东,是杜甫当时所身在之地。

曲江,在长安。玄宗开元年间疏凿成为游览胜境,烟水明媚,与乐游园、杏园、慈恩寺相近,是杜甫回忆所思念之地。

风烟二字,写景中兼含兵象。秋当西方,属金,色白,故曰素秋。

2、花萼,花萼楼;芙蓉,芙蓉园;都是当年曲江的名胜。曲江头有花萼夹城,芙蓉小苑。

芙蓉小苑:即芙蓉园,也称南苑,在曲江西南。

3、御气二字意味着曲江不仅是市民游赏的处所,而且也是天子时时游幸的皇家池苑。玄宗经常从花萼楼夹城来至曲江,故曰通御气。

[《唐书》:“玄宗于兴庆宫西南置楼,西面题曰花萼相辉之楼,南面题曰勤政务本之楼。”又玄宗纪:“开元二十年六月,遗范安及于长安广花萼楼,筑夹城,至芙蓉园。”]

4、入边愁:传来边地战乱的消息。

唐玄宗常住兴庆宫,常和妃子们一起游览芙蓉园。《资治通鉴》:安禄山叛乱的消息传到长安,唐玄宗在逃往四川之前,曾登兴庆宫花萼楼饮酒,四顾凄怆。

钱笺:“禄山反报至,帝欲迁幸,登兴庆宫花萼楼,置酒,四顾悽怆,此所谓小苑入边愁也。”

黄生云:“此四句叙安禄山陷长安事”。

5、珠帘绣柱,指江头宫殿的华丽;锦缆牙樯,指江中舟楫之豪奢。黄鹄:即天鹅。《汉书·昭帝纪》:“始元元年春,黄鹄下建章宫太液池中。

7、歌舞地:曲江。杜甫“乐游原歌”云:“曲江翠莫排银牖,拂水低回舞袖翻,缘云清切歌声上。”

回首可怜:是说回想当初的繁华兴盛,不能不使人叹怜经过动乱后,现在其地的荒凉落寞。

[《乐游园歌》系天宝十年(751)杜甫参加游筵之作,极写乐游园节日的繁华,其中描写的景物与《秋兴八首·其六》中所忆多有重合,可参看。]


其七·昆明池 

昆明池水汉时功,武帝旌旗在眼中。 

织女机丝虚夜月,石鲸鳞甲动秋风。

波漂菰米沉云黑,露冷莲房坠粉红。 

关塞极天惟鸟道,江湖满地一渔翁。 

 

【译文】

昆明池是汉朝的水功

远望汉武帝的战旗好像还在招展迎风

池中石刻的织女不会织绩辜负了夜色

那巨大的石鲸鳞甲却会在秋风中舞动

波浪中的茭丛丛,犹如乌云沉聚

白露时节莲子结蓬,荷花却已坠陨

现在去那里除非能像鸟飞翔到天上

而遍地洪水汪洋,我只能做个渔翁

【注释】

这首诗是“有所思”之三,杜甫所回忆的是长安郊外的昆明池。

1、昆明池:汉代开凿,池在长安县西南,周圆四十里。于汉武帝元狩三年挖浚,故曰“汉时功”。

[昆明池故址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南斗门镇东南一片洼地。汉元狩三年(前一二〇)为准备同昆明国作战训练水

军,并解决长安水源不足的困难而开凿。周围四十里。池成后引水东出,为昆明渠以利漕运;一支北出为昆明

池水,引水泄入泬水以利长安城给水。十六国姚秦时池水干涸;宋以后湮为田地。(陈贻焮《杜甫评传》,北

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822页) 

2、旌旗:汉武帝凿昆明池,是用以操练水军,故想象当日湖中有“旌旗”在望眼中。

3、汉代昆明池中有石刻织女和鲸鱼。

《曹毗志怪》:“昆明池作二石人,东西相望,象牵牛织女。”但是夜月虽明,石头的织女却不能织布,故曰“虚夜月。”

《西京杂记》:“昆明池刻玉石为鲸鱼,每至雷雨,常鸣吼,髻尾皆动。”所谓“石鲸动秋风”,典故即出此。

4、菰米、莲房二句,乃写昆明池中的物产。

菰米,即茭白。唐代以前,茭米,属于粮食作物,也叫菰米或雕胡,是古代的“六谷”(稌、黍、稷、粱、麦、菰)之一。茭菰感染上黑粉菌则不抽穗,但是植株茎部不断膨大,逐渐形成纺锤形的肉质茎,这就是可采用的茭白。

《西京杂记》:“菰之有米者,长安人谓之雕胡”。杜甫诗:“秋菰成黑米。”尔雅翼》:“菰首者菰蒋三年以上,心中生薹如藕,至秋如小儿臂。大者谓之茭首,本草所谓菰根者也,可蒸煮,亦可生食。其或有黑缕如黑点者,名‘乌郁’(即乌云)。”

沉云黑:言昆明池满湖茭菰茂盛,望去如一片乌云之黑。

5、露冷:白露时节天气见冷。

莲房:即莲蓬。

荷花色红,秋时凋落,故曰“堕粉红”。

6、关塞:即第一首所言的塞上,指夔州周边的高山。

7、极天:极,至也,关塞极天,言山之高峻。

8、鸟道:只有鸟能飞过。夔州四面围山,插翅难飞。

9、“江湖满地”,言洪水横流,自己则四处漂泊,宛如渔翁。渔翁,即杜甫自况。

沈德潜云:“身阻鸟道,迹比渔翁,见还京无期也。”“夜月秋风,波漂露冷,就所值之时,染所思之色。”

其八·昆吾

昆吾御宿自逶迤,紫阁峰阴入渼陂

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 

佳人拾翠春相问,仙侣同舟晚更移。 

彩笔昔曾干气象,白头吟望苦低垂。

【译文】

辗转走过昆吾和御宿

转过紫阁峰,来到了渼陂

我想念那里的香稻和绿色梧桐——那是鹦鹉的美食与凤凰栖息的高枝

难忘美丽的女人们采摘花草脉脉送情

神仙般的伙伴们一起划船,直到夜幕降临仍然舍不得归返

昔日,我们挥动彩笔指点江山烘托太平气象

而今迭经变故人已白头,只能在低头吟诵中痛苦追寻往日的时光………

【注释】

这首写回忆当年在长安渼陂旧游之乐。前三首所思忆乃蓬莱、曲江、昆明池,此则渼陂,是为所思之四。

渼陂,地在陕西户县西,古湖泊名,离长安城上百里,今已消失。渼陂的水源出终南山谷,会合胡公泉,形成了当年一片辽阔的水面。陂上有紫阁峰,峰下陂水澄澈,环抱山麓,周围十四里,中有荷花,凫雁之属,向北流入荥水。

杜甫当年在长安曾不止一次偕友来渼陂游览,作有《与鄠县源大少府宴渼陂》、《渼陂行》、《渼陂西南台》等诗。

湖中水味甜美,所产鱼亦味美。宋吴曾 《能改斋漫录》:“ 唐 元澄撰《秦京杂记》载, 渼陂以鱼美得名。” 《长安志》:“渼陂在郭鄠县西。”丁道志注:“彼鱼甚美,因名之。”

1、昆吾、御宿:前往渼陂经过的长安地名。

《汉书扬雄传》:“武帝广开上林,东南至宜春鼎湖,昆吾、御宿。”晋灼曰:“昆吾,地名也,有亭。”颜师古曰:“御宿,在樊川西。”《三秦记》:“樊川一名御宿川。”

自长安往游渼陂,必经昆吾、御宿二地,一路行来,故曰逶迤。

2、紫阁峰:终南山峰峦。《通志》:“紫阁峰在圭峰东,旭日射之,灿然而紫,其形上耸,若楼阁然。”

按杜甫渼陂行云:“半陂以南纯浸山,动景袅窕冲融间。”即此所谓“峰阴入彼。”

3、香稻:一作红豆。

顾宸云:“本谓香稻乃鹦鹉啄余之粒,碧梧则凤凰栖老之枝。少陵倒装句。”

浦注:“鹦鹉粒,即是红豆;凤凰枝,即是碧梧。犹饲鹤则云鹤料,巢燕则云燕泥耳。二句铺排精丽。”

4、拾翠:拾取翠鸟的羽毛。

相问:赠送礼物,以示情意。《诗经·郑风·女曰鸡鸣》:“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

曹植《洛神赋》:“或采明珠,或拾翠羽。”

5、《后汉书郭太传》:“太与李膺同舟而济,众宾望之,以为神仙焉。”

杜甫曾与岑参兄弟同游渼陂,所作《渼陂行》:“ 岑参兄弟皆好奇,携我远来游渼陂。”“船舷暝戛云际寺,水面月出蓝田关。”即所谓“仙侣同舟晚更移。”晚更移,即移棹夜游,乐而忘返。

6、仙侣:指春游之伴侣,“仙”字形容其美好。晚更移:指天色已晚,尚要移船他处,以尽游赏之兴。

7、彩笔:五彩之笔,喻指华美艳丽的文笔。《南史·江淹传》:“又尝宿于冶亭,梦一丈夫自称郭璞,谓淹曰:‘吾有笔在卿处多年,可以见还。’淹乃探怀中,得五色笔一,以授之。尔后为诗绝无美句,时人谓之才尽。”

干气象:杜甫乃回忆自己曾于天宝十载上《三大礼》赋,得唐玄宗赞赏。干,烘托也。

8、白头:指年老。望:回望京华往事也。


【解译附记】

前人多曾指出,《秋兴八首》不仅是杜甫诗作的一座高峰,也是他对自己一生的回首与总结,身在江湖,心系魏阙之作也。

如清儒黄生《杜诗说》:“杜公七律,当以《秋兴》为裘领,乃公一生心神结聚之所作也。”李攀龙、袁宏道 《唐诗训解》:“《秋兴》八首是杜律中最有力量者,其声响自别。”王嗣奭《杜臆》:“《秋兴》八章,以第一首起兴,而后七首俱发中怀,或承上,或起下,或互相发,或遥相应,总是一篇文字,拆去一章不得,单选一章不得。”

但是,《秋兴八首》用典奥多,词义晦涩,千年以来亦皆认为难读。

本文是作者20余年前读杜甫随笔的旧日杂记,所作译文则为新译。可以说基本上扫除了阅读理解此组诗篇的障碍,亦澄清了一些误解,例如关于“丛菊两开”的所指,南斗北斗的误置等等。

《胡适之晚年谈话录》中有评论说及《秋兴八首》,云:“像杜甫的《秋兴》八首。我总背了几千遍,总觉得有些句子是不通的。律诗就和小脚一样,过去总觉得小脚好看,但说穿了小脚并不好看”。

胡适又说到《秋兴》的第七首昆明池:“昆明池水汉时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织女机丝虚夜月, 石鲸鳞甲动秋风。 波漂菰米沉云黑, 露冷莲房坠粉红。关塞极天惟鸟道,江湖满地一渔翁”。

据《谈话录》记述:

“七十岁的胡适老先生悄悄告诉论者:‘钱玄同是章太炎的学生,太炎先生对他说,这首诗写什么,我看不懂,好象是写女人的....。’呵呵,这让我想起我们学生时代提到过唐诗有两处最容易引起人的绮念:一处是老杜的: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一处是韦苏州的:野渡无人舟自横,春潮带雨晚来急。一笑。”

章太炎钱玄同都是文字学家,未必懂诗。是否有过上述谈论,辗转耳闻之言,固不足深道也。但胡适此公读不懂此诗,确实徒有虚名。且联想竟在女人之身下物,则殊可笑也。我一向认为胡适大师徒有虚名,无学问而庸俗,于其论《秋兴》此二论略可见一斑。也一笑耳。(何新附记 2016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15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