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何新:论泛演化逻辑   

2016-05-27 09:1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新:论泛演化逻辑
【附注】本文摘录自何新《思考:我的哲学与宗教观》一书,出版于2000年,时事出版社。
 
1、缘起与历史
1966年春,毛泽东在杭州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中曾谈到,关于辩证法的规律还没有确定。
这个问题他在六十年代曾反复思考和谈论。 
他说:
“辩证法的核心是对立统一规律,其他范畴如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联系发展等等,都可以在核心规律中予以说明。盖所谓联系就是诸对立物在时空中相互 联系,所谓发展就是诸对立物斗争的结果。”(1965年毛泽东读李达《哲学大纲》批注)。 
毛泽东还说他不相信恩格斯关于辩证法所讲过的三个规律(即质量互变规律、对立统一规律和否定之否定规律)。 他说对马列老祖宗讲的话也不能迷信。他说他认为,宇宙中只有一个最基本的哲学规律,这就是矛盾规律,即对立统一的规律。 
这个杭州讲话,虽然一直没有正式发表,但通过文革时代印发的毛泽东内部讲话,流传很广。我在文革期间也读到了这个讲话。


2、《矛盾论》的一个问题
毛泽东极其重视哲学问题。毛泽东、列宁和马克思、恩格斯,他们都不仅是政治家、革命家也是伟大的思想家和深刻的哲学家。
文革时期,毛泽东多次号召人们学习哲学。我对哲学的兴趣就是这样产生的,
当时我首先认真学习《矛盾论》。《矛盾论》是一部好书。特别是关于事物的本质决定于主要矛盾的主要(主导)方面的论述,发人深省。
但《矛盾论》开头的两句话,讲辩证法与形而上学是两种对立的宇宙观,这是承袭苏联哲学家(德波林)的观点,应该说在理论和语义上都是有问题的。 
我在80年代曾写过一篇辩析的论文《论'辩证法'与'形而上学'的本来涵义》就是研究这个问题。(《何新集》,第61页,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在实践上,毛泽东很善于运用“对立统一规律”,“设置对立面”,“分析矛盾、利用矛盾”,“辨证”地即从矛盾的角度观察和处理各种实际问题。毛泽东是实践的辩证法大家。但在理论上,对于矛盾这个概念,在《矛盾论》中则并没有给予明晰的定义和解释。
我也读了许多诠释《矛盾论》的文章。他们从表象和直观的角度解释,矛盾似乎就是冲突和斗争。但是他们又说矛盾无所不在,一张桌子,静止在地上,貌似内部没有矛盾、斗争关系,但是它总包涵上下的方位、碳和空气等化学元素,这些也是它的内部矛盾,包涵对立统一规律。但是,我发现这些说法经不起深入辨析,显然是偷换概念的强词夺理。
毛泽东是实践的辩证法家,但对于理论的辩证法则研究不够全面深入。不了解关于火的物理规律的人仍然可以利用火,人类在实践中用火已有几百万年的历史。感性的经验体认与理性的概念把握并不是一回事。
毛泽东在纯理论的哲学研究领域提出了许多深刻的问题,包括对于辩证法及对立统一规 律,但是他并没有最终解决它们。 这不能苛求于他。毛泽东毕生主要的事业是政治活动、军事活动。
他首先是一位伟大的领袖,是一位伟大的战略家。他从来不是一位象牙塔中的书斋学者。无可否认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中一位伟大的哲人、伟大的智者,但毛泽东并非职业哲学家。 
毛泽东生前极为关注哲学问题,也关注逻辑问题。50-60年代,他曾经召集周谷城等人,发起讨论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问题。他在50年代后期、60年代曾经发起一次逻辑问题的大讨论,当时发表了几千篇论文,也翻译了 苏联、东欧学者的许多论文。毛泽东发起的这次逻辑问题讨论,试图解决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的关系。试图澄清形式逻辑的同一律、不容矛盾律与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和矛盾律的关系。但是这个讨论虽然众说纷纭却毫无结果,群众运动无法解决理论问题。热闹一场后,对辩证法的逻辑问题仍然始终没有搞清楚。
这是当时中国哲学思维整体的落后状态所决定的。

3、列宁的《哲学笔记》
我在研究《矛盾论》时了解到,矛盾作为哲学范畴,来自列宁的一篇著名文章《谈谈辩证法问题》,这篇文章收入在《哲学笔记》中。
为了理解什么是矛盾的概念以及对立统一规律,我研究了列宁的《哲学笔记》。列宁的《哲学笔记》主要包括列宁1905年流亡瑞士时候研读黑格尔的《逻辑学》和黑格尔的《哲学史》等著作时候写作的札记,里面包含了他对于辩证法问题、逻辑问题的一些深刻思考。这些思考的结论汇聚在《谈谈辩证法问题》这篇短文中:



列宁:谈谈辩证法问题
   
 统一物之分为两个部分以及对它的矛盾着的部分的认识(参拉萨尔所著《赫拉克利特的哲学》一书第三篇(《论认识》)开头所引用的斐洛关于赫拉克利特的二段话,是辩证法的实质(是辩证法的本质之一,是它的主要的特点或特征之一,甚至是它的最主要的特点或特征)。黑格尔也正是这样提问题的(亚里士多德在其著作《形而上学》中经常在这周围兜圈子,并跟赫拉克利特即跟赫拉克利特的思想作斗争)。 
  辩证法内容的这一方面的正确性必须由科学史来检验。对于辩证法的这一方面,通常(例如普列汉诺夫)没有予以足够的注意:对立面的同一被当做实例的总和[“例如种子例如原始共产主义。恩格斯也这样做过。但这是:为了通俗化’……而不是被当做认识的规律(以及客观世界的规律)。
 
  在数学中,正和负,微分和积分。
 
  在力学中,作用和反作用。
 
  在物理学中,阳电和阴电。
 
  在化学中,原子的化合和分解。
 
  在社会科学中,阶级斗争。
 
  对立面的同一(它们的统一、也许这样说更正确些吧?虽然同一和统一这两个名词在这里并没有特别重大的差别。在一定的意义上两个名词都是正确的),就是承认(发现)自然界的(也包括精神的和社会的)一切现象和过程具有矛盾着的、相互排斥的、对立的倾向。要认识世界上一切过程的自己运动、自生的发展和蓬勃的生活,就要把这些过程当做对立面的统一来认识。发展是对立面的斗争。有两种基本的(或两种可能的?或两种在历史上常见的?)发展(进化)观点:认为发展是减少和增加,是重复;以及认为发展是对立面的统一(统一物之分为两个互相排斥的对立面以及它们之间的互相关联)。
 
  根据第一种运动观点,自己运动,它的动力、泉源、动因都被忽视了(或者这个泉源被移到外部——移到神、主体等等那里去了);根据第二种观点,主要的注意力正是放在认识自己运动的泉源上。
 
  第一种观点是死板的、贫乏的、枯竭的。第二种观点是活生生的。只有第二种观点才提供理解一切现存事物的 自己运动的钥匙,才提供理解飞跃渐进过程的中断向对立面的转化、旧东西的消灭和新东西的产生的钥匙。
 
  对立面的统一(一致、同一、均势)是有条件的、暂时的、易逝的、相对的。相互排斥的对立面的斗争则是绝对的,正如发展、运动是绝对的一样。
 
  注意:顺便说一下,主观主义(怀疑论和诡辩等等)和辩证法的区别于:在(客观的)辩证法中,相对和绝对的差别也是相对的。对于客观的辩证法说来,相对中有绝对。对于主观主义诡辩说来,相对只是相对的,是排斥绝对的。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首先分析资产阶级社会(商品社会)里最简单、最普通、最基本、最常见、最平凡、碰到过亿万次的关系——商品交换。这一分析从这个最简单的现象中(资产阶级社会的
 
  这个细胞中)揭示出现代社会的一切矛盾(或一切矛盾的胚芽)。往后的叙述向我们表明这些矛盾和这个社会的发展,在这个社会的各个部分总和中的、从这个社会的开始到终结的发展(既是生长又是运动)。
 
  一般辩证法的叙述(以及研究)方法也应当如此(因为资产阶级社会的辩证法在马克思看来只是辩证法的局部情况)。从最简单、最普通、最常见的等等东西开始;从任何一个命题开始,如树叶是绿的,伊万是人,哈巴狗是狗等等。在这里(正如黑格尔天才地指出过的)就已经有辩证法:个别就是一般(参看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施维格勒译,第二卷第40页,第3篇第4章第89节:因为当然不能设想:在个别的房屋之外)还存在着一般的房屋)。这就是说,对立面(个别跟一般相对立)是同一的:个别一定与一般相联而存在。一般只能在个别中存在,只能通过个别而存在。任何个别(不论怎样)都是一般。任何一般都是个别的(一部分,或一方面,或本质)。任何一般只是大致地包括一切个别事物。任何个别都不能完全地包括在一般之中,如此等等。任何个别经过千万次的转化而与另一类的个别(事物、现象、过程)相联系,如此等等。在这里已经有自然界的必然性、客观联系等等的因素、萌芽、概念了。这里已经有偶然和必然、现象和本质,因为当我们说伊万是人,哈巴狗是狗,这是树叶等等时,我们就把许多特征作为偶然的东西抛掉,把本质和现象分开,并把二者对立起来。
 
  可见,在任何一个命题中,好象在一个单位细胞)中一样,都可以(而且应当)发现辩证法一切要素的萌芽,这就表明辩证法是人类的全部认识所固有的。而自然科学则向我们揭明(这又是要用任何极简单的实例来揭明)客观自然界也具有同样的性质,揭明个别向一般的转变,偶然向必然的转变,对立面的转化、转换、相互联系。辩证法也就是(黑格尔和)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正是问题的这一方面(这不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而是问题的本质)普列汉诺夫没有注意到,至于其他的马克思主义者就更不用说了。
 
  不论是黑格尔(见《逻辑学》),不论是自然科学中现代的认识论者、折衷主义者、黑格尔主义的敌人(他不懂黑格尔主义!)保尔?福尔克曼都把认识看做一串圆圈。
 
  辩证法是活生生的、多方面的(方面的数目永远增加着的)认识,其中包含着无数的各式各样观察现实、接近现实的成分(包含着从每个成分发展成的整个哲学体系),——这就是它比起形而上学的唯物主义来所具有的无比丰富的内容,而形而上学的唯物主义的根本缺陷就是不能把辩证法应用于反映论,应用于认识的过程和发展。
 
  从粗陋的、简单的、形而上学的唯物主义的观点看来,哲学唯心主义不过是胡说。相反地,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看来,哲学唯心义是把认识的某一个特征、方面、部分片面地、夸大地、脱离了自然的、神化了的绝对。唯心主义就是僧侣主义。这是对的。但(更确切些除此而外哲学唯心主义是经过人的无限复(辩证的)认识的一个成分而通向僧侣主义的道路。
 
  人的认识不是直线(也就是说,不是沿着直线进行的),而是无限地近似于一串圆圈、近似于螺旋的曲线。这一曲线的任何一个片断、碎片、小段都能被变成(被片面地变成)独立的完整的直线,而这条直线能把人们(如果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话)引到泥坑里去,引到僧侣主义那里去(在那里统治阶级的阶级利益就会把它巩固起来)。直线性和片面性,死板和僵化,主观主义和主观盲目性就是唯心主义的认识论根源。而僧侣主义(=哲学唯心主义)当然有认识论的根源,它不是没有根基的,它无疑地是一朵不结果实的花,然而却是生长在活生生的、结果实的、真实的、强大的、全能的、客观的、绝对的人类认识这棵活生生的树上的一朵不结果实的花。


这篇短文十分精彩而且重要,其意义超过20世纪西方哲学的任何著作。这篇短文对恩格斯的哲学名著《反杜林论》提出了质疑。恩格斯曾经论述自然辩证法有三个规律:质量互变,对立统一规律,否定之否定等。这三个所谓规律其实都来自于黑格尔的《逻辑学》。列宁怀疑恩格斯的说法,认为根本规律是对立统一规律,这个看法毛泽东也赞同。

列宁的这篇短文启发了毛泽东30年代在延安讲述的《矛盾论》(最终定稿在50年代初期)。但是,《谈谈辩证法问题》这篇文章作为列宁的一篇笔记随笔,并不严谨,而且留下了很多问题。列宁认为对立统一规律是辩证法的实质和核心,统一物之分为两个部分以及对它的矛盾着的部分的认识,是辩证法的实质。对立统一规律既是普遍的存在规律,也是认识规律;对立面的统一和斗争是事物运动发展的根本原因。但是以他所列举的那些例子来说,理由是不充足的。

 事实上,关于对立统一规律,列宁在《哲学笔记》中这样说过:“没有一个哲学家真正懂得黑格尔的《逻辑学》”。我在70年代对于黑格尔的逻辑和哲学进行了深刻的思考和研究,逐渐搞懂了黑格尔逻辑的真义。

6、从语根找哲学
辩证法'的本来意义是论说术,在国内还是我最早指出这一点的。1981年,我曾在《学术研究》杂志发表论文,指出当时的《辞海》中关于辩证法、形而上学的辞条释义是错误的(《辞海》的释义出自苏联哲学家编制的《哲学小辞典》)。 在旧版的《辞海》中,形而上学被解释为一种静止的宇宙观(源自恩格斯的说法),辩证法被解释为一种发展的宇宙观。这是沿袭于30年代苏联体系的哲学教科书中关于哲学上两军对战的说法,是不对的。 我的论文发表出来后,《辞海》的一位编委表示不服,写文章与我辩论。争论进行了几个回合,事实终归是事实。新版《辞海》已经修正了这一条目的解释。我这篇论文中发表的观点,正是我在70年代的研究中得到的认识。
我当时发表这篇论文的真意,是试图从这两个哲学基本观念入手,打破当时那种比较僵化和教条化的苏联化的中国哲学概念体系。这是一次重要的尝试。 你如果读过艾思奇的书,会知道他有一个著名的两军对战理论。对整个哲学史,他都采用30年代苏联哲学的观点,把一部哲学史,机械性地看成是唯物论与唯心论,辩证法与形而上学两军对战的历史。
对哲学和哲学史的这种机械性分类的观点,渊源于三十年代苏联机械论哲学体系。这一体系在建国以后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主流哲学意识形态。这种哲学思想的二分法同时也是一种政治思想性的分类。也就是说: 唯物论+辩论法=革命、进步、左派 唯心论+形而上学=反动、倒退、右派 我之所以要对辩证法作溯本寻源的语源学研究,潜在意图是想指出上述的政治分类所依据的哲学理念基础是靠不住的,是十分可疑的,因此可以打破。 事实上,我当时认为必须打破这个枷锁,哲学思想才能得到解放和发展。
那么,你是用语义学寻求对哲学的重新解释。1984年,我曾到南沙沟公寓拜访钱钟书先生。那次钱先生和我纵谈了整整一下午。钱钟书先生说,我在哲学及训诂学(即语源学)方面作的考证工作,有点像海德格尔式的研究,类似海氏在《林中路》等著作中的工作,是'从语根上找哲学'。 我对海德格尔哲学的评价并不高(我认为它是一个充满神秘主义的晦涩而思想却很浅薄的体系)。但所谓'从语根上找哲学',这却是深获我心的精辟之论。

7、两种对立与两种矛盾
对立统一规律,是黑格尔最早提出来的。在他的辩证逻辑学中这一规律被认为是宇宙的一个普遍性规律。是一个本体论规律,也是一个逻辑学规律。 
但是,就'对立'这个概念而言,过去的哲学家就没有搞懂黑格尔的真实意涵。例如我们读艾思奇、杨献珍关于辨证法的书,可以发现这些哲学家所讲的对立,只是 现实中一些对立物的反对关系。例如阴电与阳电,男与女,以及东与西、南与北那种对立(列宁也是这样讲的)。但这种对立面,并不是逻辑的对立,也不是黑格尔 逻辑中所意指的那种对立。
黑格尔讲的对立是逻辑关系的对立,也是变异形态下的自我对立。
什么是'变异形态下的自我对立'?
举个例子吧。一只鸡蛋,孵化变成一只小鸡。蛋和鸡,在逻辑关系上是两个不同的、对立关系中的概念。从形式逻辑的立场看,蛋不是鸡,鸡不是蛋。但从黑格尔逻辑的观点看,鸡正是蛋的动态变相。 这一组对立的概念不仅兼容而且具有同一性关系。 这就是所谓对立形态以及对立概念的同一性关系,就是黑格尔所谓'对立统一/同一规律'。黑格尔所以提出这样一个规律,所直接针对的就是形式逻辑中的'同一律'(A=A)。
有意思的是,对于这两种对立的差异,中国古人,特别是古代《易经》的一些研究者,已经意识到。康熙皇帝在其御著的《周易折中》中说: '一阴一阳,兼对立与迭运二义。对立者,天地,日月之类是也,即前所谓刚柔也。迭运者,寒暑往来之类是也,即前所谓变化也。' 康熙不仅是一位伟大的帝王,而且是一位高超的智者。他已意识到两种对立观念的不同。一种是并列、对峙而存在的对立。另一种是在时间流中通过演化和自我更迭而生成的自我多相的对立。 这是两种不同的对立性关系。前者是空间中并存的对立,后者是时间中保持着同一性,即连续性的对立。其实只有后者才是逻辑性的真对立。 应该说,康熙皇帝对对立问题的看法,是颇为深刻的。比我们现代的一些哲学家还要深刻得多!
有两种逻辑对立,也有两种矛盾。
正如对立这个辞有歧义一样,矛盾这个辞也是有歧义的。两种矛盾,一种是逻辑矛盾,概念的自相矛盾。这是黑格尔讲的矛盾。另一种是现实矛盾,例如无产阶 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讲的矛盾都是现实矛盾。例如马克思说:'无产阶级和富有者是两个对立面,它们本身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哲学的贫困》) 但是黑格尔讲的矛盾,不是这种现实中的矛盾,而是存在物自身分裂为两个概念(实在概念与潜在概念)而形成的自我矛盾。对于这一对范畴意义的矛盾,在亚里士 多德哲学中已经提出,即'潜能'(隐德来希)与'现实'。这两种矛盾在逻辑意义上是完全不同的。

8、黑格尔逻辑学的来源
黑格尔的辩证法,黑格尔辩证逻辑思想的来源在哪里?
黑格尔逻辑思想的来源,包括他关于矛盾和对立同一规律的思想的来源,并不是从天上突然地掉下来的。实际是来自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和逻辑思想中。
人们通常只说亚里士多德是形式逻辑的创立者。
黑格尔在《哲学史讲演录》中指出,亚氏也是古希腊辩证法、思辩逻辑的创立者。黑格尔给予他以极高的推崇;但他又指出,亚氏哲学遭到了千年误解: '亚里士多德乃是从来最多才最渊博(最深刻)的科学天才之一,--他是一个在历史上无与伦比的人。当他把科学这样地分成为一定概念的一系列理智范畴的时 候,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同时也包含着最深刻的思辩的概念。没有人像他那样渊博而富于思辩。他许多世纪以来乃是一切哲学家的老师,但却从没有一个哲学家曾被完 全没有思想的传统这样多地歪曲过,人们把与他的哲学完全相反的观点归之于他。'(《哲学史讲演录》,第2卷第269-270页。) 对亚里士多德的重大误解之一就是:人们只知道亚里士多德建立了形式逻辑,不知道他还有一种'思辩'(辩证)的逻辑。只知道他提出了同一律为基础的思维/存 在三规律。不知道他还提出了对立同一的规律。
亚里士多德提出了对立同一规律。
亚氏是在对“运动”的分析中发现了这一规律。所谓运动,有两种。一种是空间中的运动,人们通常所了解的可以直观的物理运动。还有一种是时间中 的运动,这就是'变化'、'变易'的运动,'对象自身的运动'(黑格尔)。 亚里士多德认为,运动不仅包括位移的两个位置,而且包括'生成'和'毁灭'这两个实体的特征,'增长'和'减少'的两个尺度(量变),变化的两个性质(质 变)。运动是'潜在东西本身的现实化'。就是说,如果有某种东西,它现实地是X而潜在地是Y,那么运动就是使这个东西的Y性质变成现实 的。(②ARISTOTLE,BY Willi am David Ross,Mothuen Co.Lid 1960,P.82。) 
亚里士多德在对变易性运动的分析中,极其深刻地阐述了作为本体论的客观辩证法。他指出: '运动的一部分实质恰恰就是潜在之物尚未完全丧失其潜能并且尚未变成现实;这是运动和实现之间的区别。在实现的每一时刻,潜能完全消除并被转变成现实性; 在运动中,这种转变直到运动终止才能完成。运动是未完成的实现,实现是完成的运动。运动不能绝对地分成潜能或实现。它是一种现实化,但是这种现实化蕴含其 自身的未完成性和潜能的持续出现。②对这一过程的概念性分析后来导致我对一种新逻辑——泛演化逻辑的构想。
亚里士多德认为: '变化总是在对立物之间,或一对立物和一中介(后者则代表另一对立物)之间,或矛盾物之间。 因此,运动本身必然是: (1)从一肯定语词到一肯定语词(其反对), (2)从一肯定语词到其矛盾, (3)从一否定语词到其矛盾,或者 (4)从一否定语词到一否定语词。'(ARISTOTLE,BY Willi am David Ross,Mothuen Co.Lid 1960,P.82。) 在这里我们看到,亚里士多德的分析由客观辩证法直接转向于辩证思维、辩证逻辑。 亚里士多德认为存在三种运动: (1)关于性质(质变) (2)关于数量(量变) (3)关于位置(A→B,有→无) 在这三种运动中,都要有对立物。(ARISTOTLE,BY Willi am David Ross,Mothuen Co.Lid 1960,P.83。)
在亚里士多德哲学中蕴涵了黑格尔关于演化逻辑的雏型理论。
但是,正如亚里士多德传记的作者WD罗斯所指出的: “尽管亚里士多德指出这些关系,他却从未尝试把一种变化化归为另一种变化;范畴的差异不允许做任何这样的尝试。”

9、思维与存在的同一性
同一性在传统逻辑中就是同一律、以及传统逻辑讲的'××是××'这种关系。现代逻辑称之为所谓蕴涵关系。 黑格尔认为,存在本身是处在绝对运动中的。运动的本质是'一切都是从一种存在物产生--这就是同一性'。(《哲学史讲演录》第二卷,第293页。)这种运 动的过程,就是主体的自我矛盾思维和论辩。因此,如果以存在物(同一性)为主词,则由于其运动,对它来说,矛盾的述词不可避免。这种矛盾论辩的原理,即古 希腊人、也即黑格尔所说的矛盾论辩方式--辩证法。
列宁在《哲学笔记》中对上述思想极为赞赏,并以下列图式作了概括性的表述: 辩证法是什么:=(等于) 概念的相互依赖 一切概念的毫无例外的相互依赖 一个概念及另一个要素的转化 概念之间对立的相对性 概念之间对立性的同一。

形式逻辑提出三大思维规律:1、同一律(A=A);2、不矛盾律(A≠非A);3、排中律(A或非A)。 同一律和不矛盾律,就是认为在思维和论辩中,概念和判断(命题)必须坚持同一性,不能自相矛盾。如果发生自相矛盾的说词和命题,就意味着发生了逻辑谬误。 排中律又称作'对立律'。这个规律认为,在两个相反的概念或判断之间,正确的选择只能是其中一个,不可能同时选择两个。这就叫排中。 传统逻辑认为,这三大规律是一切思维和论辩必须遵守的基本逻辑规律。其基础是来自事物存在自身的确定性,不矛盾性和排他性。因此逻辑规律既是思维的规则, 也是反映现实世界的(本体论)规律。 承认思维规律、逻辑规律也是现实规律、存在的规律,这就是相信思想与本体,即思维与存在具有同一性。
关于思维与存在的同一性,包涵两个层面的意义。第一层意义是思维性与存在性,在本体上是否是相同的?也就是说,宇宙存在的过程,是否就是某种理念的 思维性过程。 黑格尔在分析亚里士多德哲学时指出:亚氏哲学的根本点是思维与存在的同一性。'思维与思维对象的同一,客观的东西和思维(潜能)乃是同一个东西。'(《哲 学史讲演录》第二卷第299页。亚里士多德认为,有两种理性,主动的理性与被动的理性。前者是神即大自然,后者是人。) 这种观点,意味着理念主义的本体论,一种唯心主义。第二层意义是思维能否把握存在?即在思维中,能否逻辑地同时也是现实地认知存在?
我赞成黑格尔的观点,也就是说,思维与存在在本质上是同一性的。

10、逻辑理性主义之深刻
黑格尔认为概念、理性乃是宇宙的本体,现实是在概念、理性中存在的。 马克思则认为,概念乃是现实世界在人类头脑、理性中的反映、映象。因此马克思认为,黑格尔的认识论颠倒了这一观点。 马克思认为,必须把黑格尔的哲学颠倒过来。
我认为在本体论问题上,实际是黑格尔的观点更见深刻。因为人类面对的现实本身并非绝对的。人类并非生活在固定的物质中,而是生活在流态的宇宙中。 历史是一系列的事件,事件的载体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万物。而人类与万物作为事件并非实体(或'实在'),而只是形态(或'现象')。而形态(现象)是处在不 断蜕变过程中的。 万物所留下的,人生所留下的,最终只是信息,而信息也就是抽象性的'概念',理念。宇宙在本原和终极意义上,是、也仅是一系列有组织联系的'信息'或理 念。所谓'Idea'。 因此,事实上绝对真实的现实只在理念和理性的意义中存在。这个宇宙的存在之流,仿佛是以光及影为符号在时空结构中的源源不断的一种陈述。 谁是陈述者、即陈述的主体呢?那就是宇宙本身。海德格尔有一句名言:在只是言说。这是他比较深刻的一个观点。古希腊赫拉克利特说宇宙的本质是'逻格斯' (即言说)。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黑格尔称之为'宇宙的辩证法',其意义其实都差不多。 黑格尔的辩证法不仅是思维逻辑,而且包括了关于存在本体自身的演化进程的陈述逻辑。这种逻辑学与古典逻辑的不同点,主要是黑格尔引入了动态的时序观念,是 一种从发生和流变的状态中,观察和陈述存在形态的逻辑。 在这种逻辑中,存在的连续性表现为流动、多元和融合的大同一性。这种同一性,也可以称作多元的统一性,因此对一个处在变异中的主体,它是可以兼容矛盾的概 念和陈述(命题)的。这种多元的统一性,也就是黑格尔所说的'对立同一'。

11、创立一种新的逻辑理念
让我用一个具体的事例解释一下。例如,我们面前有一条小狗。如果我陈述说这个对象是一只狗,那么假如我又说这个对象也是一条鱼,那我就违背了 关于对象自身同一性的逻辑规律,一个对象不可能既是一条狗同时又不是,而是一条鱼。这两个陈述(谓词)是相矛盾的,如果其中一个成立,那么另一个肯定就应 该放弃。
从静态的观点,或者从现象的观点看,关于存在自身的 同一性似乎是无可置疑的。但是实际上,宇宙的本质不是静态的。因此宇宙的同一性是一种演进过程中的同一性,是多形态的同一性,是一种实现在连续的非同一形态过程中的同一性。 从动态的逻辑观点看,形成以下的矛盾命题并不是谬误。我们以字母'A'表示某种连续的生物对象,则:A是鱼,并且A是狗(A是鱼,A是狗,鱼→狗)(我们用'→'代表动态,表示进程)。 这个'A',就是指那种生命原体。这种生命原体既可以设定为鱼,也可以设定为狗,甚至可以设定为人。 从逻辑的意义上分析,也就是说,现状态被判断为是鱼的东西,自身中潜在地同时具有非鱼的状态,并且必然会生成为非鱼的新谓词、新命题、新判断。
同一性实质就是一种抽象。变异的过程就是在作客观性的抽象。一切抽象的东西都是矛盾的。 抽象就是建立一个集合,进入这个集中的各个元素,本身具有不同的规定性,但仅仅在某一特殊性上的联系使之组合。'差异就是矛盾。'(毛泽东)而存在本身的 动态过程,不断地演变出同一性存在体的不同形态,这个过程,可以看作一种自我分类,自我差异化,即进行自我抽象的进程。
存在的过程也是抽象。处在时空区内的一切存在物,随着每一个时间瞬间的消逝,而改变着自己的形态,也就是说,作为一种状态的存在物,在每一个瞬间之后,都呈现新的状态,而旧的状态随时间的消逝则不复存在。宇宙的存在,是连续性的变化的进程。 这种连续性,实质就是同一性。而同一性就是自我抽象过程。黑格尔说:抽象就是思维。所以存在之流可以被看作一个理念发展的流程,一个存在体自我思维的过程。(参看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 要把握(认识)这种连续的变化进程,就需要持一种动态的新逻辑观。而黑格尔的逻辑就正是这样一种动态逻辑,它提供了一种崭新的逻辑实在的观点。
这种逻辑与进化论一致。进化论告诉人们,一切生物(包括狗、鱼)均起源于同一个原始物种,是同一个原始物种进化历程中的种类分化。 尽管现代生物科学在理论上已经发展,达尔文的进化论在许多方面被修正了。但是,进化分类学所确定的大物种演化序列这个观点不会过时。 什么是物种?物种的分类体系就是一个大的概念体系。或者说是一群子集的大集合。在进化分类学中,已经呈现出一种流动的、多元性的同一性,或者说对立性概念的同一性。 但是,由于受囿于弗雷泽、罗素等人的狭隘数学逻辑观点,生物进化分类学概念系统所显示的新逻辑结构,至今仍未进入逻辑学家们的视野。

12、我与罗素哲学的分歧:唯名论与唯实论
生物的分类,类名,不是人类赋予自然界的,是天然具有的,这是中世纪欧洲唯实论的观点。
这个问题,在中世纪哲学中曾经被西方哲学家研讨了几百年。也就是关于概念的唯名论和唯实论的辩论。它也曾经深深地困惑了18世纪的著名动物分类学家林奈。而在现代,这个问题正是认识论和逻辑基础研究的一个焦点。
在罗素一类逻辑主义者看来,这种分类(集合)纯粹是人为的。也就是说,概念、类、集合只是人类直观的创造。这是现代的唯名论,但它是谬误的。
为什么?人类用以认知世界的理性工具是思维。思维是一个符号系统和信息系统。这个符号/信息系统有两种功能。第一是传递信息的工具,即作为语言。第二是在系 统自身中进行信息处理和交换,这种信息处理和交换,可以被看作一种'演算'。作为这种信息演算工具的规则,就是逻辑。 人类理性的这两种功能--语言和逻辑,在自然语言中使用的是同一套符号。这套符号的基本元素就是语词及概念。 语词不是概念。但是概念是通过语词而存在的。语词是人为的,人造的符号。
概念不是人造的符号。
概念是实体。不仅是语词(类名)的实体,而且也是作为客体的实体。 麻烦和问题就出在这里。概念在语言中以语词为符号形式而存在。因此中国古代学者对概念与词同样称之为'名'或'类名'。这个名/类名,记号似乎是人造的。 但柏拉图等古代哲学家早就意识到,概念自身具有客观的实在性,它是实体。因此分类并非人为地作出的。这种概念论就是西方哲学史上的'实在论',也就是中国古代佛学哲学中的所谓'真如'论。

13、例如生物分类是大自然作出的
 事实上,我们观察人类思维中的概念系统,可以发现存在两种类型的分类概念系统。 例如,对图书馆书架上的书,我们可以根据书的内容(哲学/历史/经济之类)、作者的姓名(以字母排列)、出版年代、包装形式(精装或平装)……等等,以任 意的一种特征为标准进行分类处理,并且将其联结而构造成一个分类的系统。 这样建成的分类系统,它的抽象依据,显然纯粹是人为的。传统形式逻辑以及现代的集合论,它们所面对的分类概念以及所谓'集合',都是指的这种分类。这种分 类的基础确实是一种人工抽象。
对。这种分类系统首先在生物学中出现,但实际上它是具有非常广泛的普遍性的。对它的研究将导致逻辑基础理论和人类认识论的根本革命。
非人工划分的分类和概念系统的特征。
近代生物分类学形成的起点是在John Ray(1672-1705)那里。他是著名分类学家林奈的先驱。他们当时面对着自然界中呈现为极其丰富的多样性的生物系统,Ray在确定生物分类的标准(抽象根据)时,提出了这样一个原则: '经过长期而大量的观察后,我相信在确定一个物种时,除了可以把通过种子繁殖而使之永远延续的特点作为标准外,没有其他更合适的标准了……'(转引自Magner:A History of the Life Sciences,第347页)。
这就是说,生物学家在建立生物分类的概念系统时,发现存在一种非人工的、存在于生物本身的分类根据。这就是联系在生物个体之间的遗传的连续性。这就是生物 自身的遗传性状。 在现实中,一头雄狮子只会和雌师,而不会和一只老虎交配。一对狮子也绝不可能生殖出一只猫。这就是大自然自身的客观分类。这种自然的分类,是人为分类即设 定概念/集合以及命名的客观基础。 美国分类学家T·Dobzhansky说:(T·杜布赞斯基《遗传学与物种起源》,第2-4页,科学出版社,1985。) 生物的多样性,多少是为每个人所熟识的、一种可以观察到的事实。它是在我们意识之外,不依赖于我们的意识作用而被我们所察觉到的东西。 生物界并不是一个单线的行列,并不是其中任何两个变异体都是被不断的中间类型连接起来的。而是一个含有或多或少明显地分离的多个行列的行列,且在行列与行 列之间没有或至少罕有中间类型。每一行列是多数具有一些共同特征的个体的集合体。一些小的集合体群结起来形成较大的次级集合体,较大的集合体又形成更大的 集合体。如此类推而发展成为一种自然阶梯性系统。生物学家就利用变异的不连续性来制订生物的科学分类。
为便利起见,就把分立的集合体称之为族、种、属、科等等。这样总结出来的分类,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人为的,因为这是为了方便和习惯起见而把某集合体称作 属、科、或目。但是这些集合体的本身和在它们之间所观察到的不连续性,却不能认为是分类学家的空想或杜撰。这种分类,反应了客观地可以探知的变异的不连续 性,并且在种、属以及其他范畴之间所作的分界,相当于生物的分立集合体之间的间隙;就这些方面而言,分类是自然的而不是人为的。

14、普遍概念具有实体性基础
在现代生物学看来,分类的集合概念,事实上在自然界中是确然具有实体性基础的。
生物物种是一个大概念(大集合)。而物种进化过程中发生的新种,就是新的概念,新的类属的子概念(小集合)。 进化的历史关系,把这些对立而不同的小物种概念,归类为一,统通归属于一个大生物的概念。 孤立看,狗的概念、鱼的概念,是对立不相容的两种概念。但是,它们都统一于'生物'这个大概念,都可以归入'生物'这个大集合中。 为什么?这不是人为分类和归并的结果,而是在自然中客观地发生和存在的物种连续性使然。因此物质(存在)的统一性,来源于它们历史上起源和演化的同一性。 正是同一种生物原体,在进化的某一形态上,形成了鱼,在进化的更高形态上,形成了狗,以至更高级的人类。 生物的自我繁殖所构成的个体之间的连续性,成为建立分类的客观基础。据此,林奈建立了如下的分类体系: 由个体组合为种群,由种群组合为亚种,由亚种组合为种,这样的组成,我们称之为物种的结构。 你应该注意到,这种分类方式,以及由这种分类所建立的物种'集合',与图书馆中对于图书的那种人工分类集合,意义迥然不同。
我再引用一位现代分类学家的话。美国分类学家T·Dobzhansky还指出: '自从达尔文时到现在,'自然分类'('natural classification')这个词一直意味着以生物由共同来源为基础的一种分类。联合在一个种、属、纲或门中的生物类型,被认为都是从一个共同的祖 先传递下来的。在分类 范围之间的分界线,至少在理论上是符合于系统树(phylogencic trees)的分支的。' 我在70年代通过研究黑格尔逻辑已经意识到,生物分类学家所说的这种'自然分类'系统,事实上在人类思维与概念中有极为普遍的和广泛的存在。任何一个具有 历史演化联系的、自我形成的概念系统,都具有这种作为'自然分类'系统的意义。我将这一类的概念系统命名为'历史概念系统',或借用集合论的术语,叫'历 史概念集合'。 我发现这一类概念系统具有某些非常独特的逻辑性质和逻辑规律。研究这种新的逻辑性质和规律,可以构造出一种新类型的逻辑,而亚里士多德那种逻辑,即建立在 人工分类基础上的古典形式逻辑,事实上只是这种新型逻辑的一个特殊形式。因此,这种新逻辑(作为客观逻辑)并不是现代逻辑(基本是主观逻辑)的一个分支, 而是全部传统逻辑赖以成立的客观本体基础。

15、思辨逻辑是形式逻辑的基础
让我再总结一下我的观点:在分类和概念的形成上,传统逻辑认为概念来自人类意识的主观分类。概括某些事物的共同点,加以抽象,形成一类事物的概念, 即命名。例如植物/动物/人类。 而黑格尔的逻辑则认为这些类群是在生物演变中自我区分(异化)和抽象出来的。演变就是一个自我分类的过程。 人的意识,只是用符号去模拟和记录这一过程的产物,这就是概念客观的形成过程。所以黑格尔的逻辑学中也包涵了认识论(即能够解释思维及概念的起源、本 质)。 这就是黑格尔所试图超越亚里士多德的传统逻辑而建立的一种新型逻辑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不仅可以兼容自相矛盾的命题和谓词,而且必然蕴涵矛盾、悖论。这种新 型的逻辑,黑格尔称之为'思辨逻辑',(Die Spekulatve Logik)是一种动态的历史逻辑,演化的逻辑,此即真正意义上的'辩证逻辑',实际这是一种完全新型的元逻辑。
黑格尔从认识论和本体论的角度,论述了这种新逻辑体系的若干基本原理。但黑格尔这个体系太晦涩。因此正如列宁所说,'从来没有被人们真正搞懂。' 我当年曾有志于建立它,但工作后来没有作完。1980-1982年我就这个论题在上海《学术月刊》、北京《自然辩证法通讯》、西安《人文杂志》等刊物上发表一系列论文后,我的工作就中断了。
当时中国改革进程中发生的激烈的思想和文化冲突与辩论吸引了我,我的研究重点转到了经济、政治、文化等问题上。 但是,我有关这个问题在80年代发表过的几篇论文,曾得到关注思维科学发展情况的钱学森(控制论、信息论领域的权威学者)以及生物分类学家陈世骧的关注和 高度评价。

16、钱学森所说的“何新树”
钱学森先生曾谈到'何新树'这个概念。什么是'何新树'?
钱老给我的来信中是这样讲的: 您的'历史概念集合'是一个创见,我赞成。 但我认为您应该把集合论的Venn图扩展到三维空间成为'何新树',也就是把一个时间的Venn图作为'树'的横断面,以时间顺序把横断面一层层架在时间 坐标上,再把外表联起来。当然这'树'可能不同于自然生长的树,不同'树'的'树枝'会在'上面'结合起来。这一设想得之于上述(二)之把形式逻辑用于事 物的某一瞬间的关系。 有了'树',数理的辩证逻辑学就可以利用数学中的拓朴学建立起来了。 因此我想您所开创的历史概念集合是有生命力的,将来一定会有更大的成就!(1982.4.17)(此信收入《何新批判》第331页,四川人民出版 社,1999年1月出版。) 钱学森指出:1、这种递归性的动态历史类集可以命名为'何新树'。2、吸纳符号逻辑和数学拓朴学的成果,可以使辩证逻辑理论形式化,可以将这种递归动态逻 辑建立成一个系统化的新逻辑体系。 钱老当时并不一定完全了解我的全部想法,但是他的洞察力是深刻惊人的。
在现代数学中,'树'是拓朴学和图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指用点和线连通而成的一种像'树'的图形。 概念的历史系统发生,可以在二维平面上描述成'树'的模型。事实上,历史概念系统,可以用拓朴树形图加以描述。(参看下页附图) 在这种历史系统树中,呈现出两种逻辑关系:纵向的抽象关系和横向的类群关系。 我们可以认为,纵向的系统关系是一种逻辑抽象或自我分类,体现着逻辑一般性。而横向的类群关系是一种个体集合,体现着逻辑的特殊性。更深刻的意义在于,认 识这种概念系统发生的逻辑基础,我们就可能构造一种新类型的逻辑系统。

17、发现人类思维的根本秘密
这个问题要讲深入就应该写成一本书。我在这里只能简单提示一下。 如果从逻辑角度剖析历史概念系统树的结构,我们可以发现这棵树实际就是一个客观的演绎推理树。 仍以生物的演化为例。如果我们把最初降生在地球海洋中的第一批生命元物质,看作关于生物起源的元概念,那么它在这棵概念发生树上的整个走向:产生新概念, 由个体而扩展为群落(A=A),然后通过遗传和变异首先是个体变异(A→A),进而是种群变异,形成新的类群(A→A∨A→A),即生成新的分类概念 (A→A∧A→A)……这既是一个历史过程也是一个逻辑过程。完全可以看成一个概念的自我发生、自我运动、自我扩展,自我异化和对立化的概念推演进程。 这正是黑格尔在《逻辑学》中所描述的'概念的自身运动'。更重要的是,对这个进程作更进一步的逻辑分析,就会发现这个树形系统自身具有构造演绎推理的能 力。事实上,它就是人类演绎推理这一逻辑过程所模拟的客观原型。 也就是说,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可以揭开人类思维之谜,逻辑结构的来源之谜。 你知道吗?一些西方古典哲学家,如休谟、康德,都曾提出一个人类理性之谜。
让我用现代语言来表述。他们问,人类以自己构造的一套符号系统在头脑中处理信息,但为什么竟会有客观的普遍性和必然性?例如,以关于气象的若干概念 (信息符号)逻辑地组织起来进行推演,其结果竟会与未来的自然气象真实情况相吻合?这表明思维、理性并不是一种被动的主观模拟,而具有普遍性与必然性。这 种客观必然性从何而来,根据何在?
如果我们知道人类进行信息/符号演算的逻辑构造与逻辑规律,恰恰就是客体自身存在、运动的普遍的逻辑结构和规律,那么这个问题就自然迎刃而解了。

18、关于钱学森的第二封信
钱学森先生后来给我转来中科院院士、数理逻辑学家胡世华先生写给他的一封信。他说: '何新的文章我没有看。 关于您说的:'把Venn图的概念扩大,加上时间坐标,……,再用拓朴学研究'树',是否可以把黑格尔的辩证逻辑数理化?是否有道理?' 我认为可以,是有道理的。但是实际这样做的人似已有了,只是他们没有说这是'把黑格尔的辩证逻辑数理化',应该进行的具体的数学研究也进行得还很不够就是了。 例如ANWhitehead在The Concept of ature(Cambridge,1926)就建立了以'event'为基本概念的理论,数理逻辑家R.C.arnap称之为Theory of events(Ereignistheorie)。采用了作者所说的method of extensive abstraction就把您要求的内容十分自然地包含进去了。更详细讨论这问题的是他的另一本书,The Principles of Natural Knowedge,an Engairy Concerning the Principles of Natural Knowledge,1925。'
钱学森先生在附信中告我: '胡世华同志还指出Carnap的又一本书Abribder Logistik也有应用逻辑部分,与我们的问题有关。但这部分学问懂的人少,搞不动,也就未受重视。' 他还谆谆地说: '何新同志:我想胡世华同志的这些意见很有用,看来您要做的工作已经有了开头,问题是吸取这些有用成果,把它们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结合起来,再一次把倒立着的东西顺过来!您要办的事是大有希望的! 但我也以为完成这项工作,光您一个人也难,不知您找到了同道没有?总要有几个人的研究小组才行。(1982.7.9)'
胡世华先生的信中所提到的两个人是什么人?
一个中文译名是怀特海(AWhitehead),与罗素合作《数学原理》,本来是罗素的老师。还有一个是卡尔纳普(carnap),数理哲学家, 维也纳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但是胡世华先生可能有点误会。这两个人都不懂黑格尔的思辨逻辑。对他们的论著和逻辑哲学思想,我早年也作过研究,他们是所谓'逻辑实在论者',对黑格尔的 哲学和逻辑,与罗素一样是蔑视和拒斥的。 从根本上来说,我所致力欲建立的'辩证逻辑',既不同于过去一些人所谈的哲学意义的辩证逻辑(实际属于本体论),也未容纳于现代数理逻辑的任何分支之下 (例如,根本不同于'时间逻辑'、'多值逻辑'、'认识论逻辑')。它是一种完全新型的逻辑。是逻辑的逻辑,是逻辑的基础,真正意义上的'元逻辑'。

19、探索新逻辑之路
黑格尔是18-19世纪之交的人,在他死后的100多年来,现代逻辑已取得了许多进展,出现了新的数理逻辑体系。
但是,现代逻辑学家仍然是在亚里士多德逻辑所基本设定的哲学背景和框架之下工作的,也就是说,他们尚没有摆脱静态的逻辑观点。只是应用数学集合论的 方法,建立了符号数理逻辑的体系。由于罗素、弗雷格、维特根斯坦根等近代逻辑学家根本搞不懂黑格尔逻辑,反而由于无知而对黑格尔持轻视的态度,因此他们对 黑格尔的动态逻辑原理可以说一无所知。现代虽然也有人提出了'时间逻辑'的概念,但其内容是空洞的。现代逻辑完全没有吸纳这种新逻辑的成果。 现代逻辑在形式化的道路上愈走愈远,现在已经陷入了死胡同。
死胡同的意思就是,现代逻辑正在变成一种主观和形式主义的东西。 在19世纪和20世纪,只有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对黑格尔的逻辑体系给予高度的重视。马克思认为自己在《资本论》中应用了黑格尔的逻辑方法(由正题、反题 走向合题的三段论)。 毛泽东在50年代曾在中国哲学界发起过一次关于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问题的大讨论,表明他当时也十分关注这个问题。 从1965年的杭州哲学谈话看,他到晚年仍然在思考逻辑和辩证法的若干原理性问题。但遗憾的是他没有找到最后的答案。他的《矛盾论》是一部哲学(本体论、 社会论)著作,而不是逻辑学著作。他所关注的矛盾问题,仍是现实社会关系中的具体矛盾,特别是政治矛盾、阶级矛盾。这种矛盾与逻辑理念中的矛盾有一些联 系,但本质是不同的。

20、世间最强大的力量就是智慧
正是在我流浪京华的那一年,即1971年。 到1972-1973年,我已开始尝试将我的心得写成一系列论文,题名为'辩证法批判',寄给《红旗》杂志,试图通过他们转呈到毛泽东手中。但是,一些编辑部把这些文稿一一退还给我。令我大失所望。 事实上,我的这几篇论文,直到10年以后(于80年代初)才在上海的《学术月刊》、北京的《自然辩证法通讯》、西安的《人文杂志》等刊物上陆续获得发表。 但遗憾的是,虽然我多年有夙志于此,这个工作却至今还未作。主要原因是自1980年以后,我的研究方向由于国内形势的转移而发生了重大的转变。
由关注哲学、认识论、方法论即逻辑问题,转向关注政治、历史、经济和社会问题,由形而上学走向了现实。 但对我来说,对这种新方法、新逻辑工具的掌握,可以说令我毕生受益无穷。我之所以能够经常具有前瞻性地预测一系列历史性事件,应该说正是受益于我所掌握和 运用的这种新逻辑工具。另一方面,也深深地得益于我早年所作的哲学研究。 你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记者:您认为呢? 
有人认为是金钱,有人认为是权力,有人认为是新技术或高技术武器,也有人认为是其他任何什么物质的东西。但这些所谓强大的东西,力量都是有限的。 真正无限的强大力量,是理性,是智慧(不仅是知识)。是精神的力量。智慧不仅可以左右金钱,左右权力,实际上左右一切,而且可以创造一切。
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上帝正是通过他的智慧而控制了人类和世界的。 这种有创造力的智慧,在佛家就是所谓''无上觉',所谓'大智慧'。而在黑格尔哲学中,则被称作'绝对理性'或'绝对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59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