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何新:毛泽东晚年所患为“渐冻人病”   

2016-01-09 08:4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新读史札记
毛泽东晚年所患病为可怖的MND——渐冻人病
【提要】
     为毛泽东最早诊断此病的王新德医生保密至死,本文可以算是第一次揭秘此病。

人们对于1971年以后文革后期中国发生的复杂矛盾政治情况感到困惑。事实上毛泽东晚期的许多举措自相矛盾,难以理解。但是研究者往往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情况,即毛泽东晚年患有一种极其严重的不治之症——医学上称为MND的渐冻人病。

自1971年的913林彪事件后,毛泽东身心遭受沉重打击,身体状况急剧恶化。期间发生心力衰竭等危象,后来因肺部感染发生呼吸困难。但是,毛泽东一直拒绝接受全面体检和治疗。据张玉凤回忆,1972年初毛泽东已经出现行走困难的症状。

【“毛主席晚年身体不好,他的腿走路很困难。1971年去参加陈毅的追悼会,上汽车时,毛主席几次想踏着车门台阶上去,但就是上不去。后来还是我扶他上了汽车。他的腿困难到这种程度,令人惊讶。”(何按:应为1972年1月。)】

1974年初,毛泽东患老年白内障,发展快速,几个月后双目已接近失明。但是,毛泽东一直不同意接受治疗,直到1975年7月,毛泽东才最终接受中医金针拨障术的第一次治疗,但仅治愈左眼,恢复了部分视力。原计划第二年做第二次治疗,但未等实施,毛泽东已经去世。

毛泽东与周恩来最后一张握手照片(1974.5.29)
何新:毛泽东晚年所患为“渐冻人病”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此时毛泽东双目已经基本失明。
此照片或被传为毛周的最后会面,这是错误的。
事实上毛周最后会面是在1975年7月。周恩来重病中
        仍然来到中南海毛泽东住处关照毛泽东的白内障复明手术。

  
更严重的是,1974年夏毛泽东已经出现肺心综合症状,行走困难,四肢无力,发生语言障碍,说话吐字不清等病症。于是毛泽东终于同意医生建议,由汪东兴亲自安排,接受一次调集国内多位医学专家的全面体检。

根据有关医生和有关人士的回忆录,这次诊断最终确定,毛泽东的病非西方所猜测的帕金森氏综合症(另称震颤性麻痹 ),而是一种罕见而又无法治疗的运动神经元病(MND,医学称内侧纵索硬化症)。运动神经元疾病(Motor neurone disease),俗称“渐冻人病”。

据有关医学资料,这种病先是肌肉萎缩,最后在病人有意识的情况下,即患者的脑子非常清楚的情况下,全身运动细胞开始逐渐死亡,最后因无力呼吸而死。也就是脑延髓脊髓内,主宰喉、咽、舌、右手、右腿运动的神经细胞逐渐变质死亡。运动神经元病人最早表现的症状为肢体的非对称性无力,或构音不清,持物无力,病人由于单侧足下垂跛行或由于无力难以站立。 患上运动神经元病,有的数月就死亡,有的维持2——3年的生命。

在国外文献报告上的统计,这种病如已侵犯到喉、咽、舌的运动神经细胞,最多只能活两年。因为 ,喉、舌瘫痪,会引起肺部的反复感染,逐渐不能吞咽,语言障碍,不能正常饮食, 必须经鼻道装胃管饲食。受影响的肌肉组织失去功用,呼吸困难,最终死亡。此病直到现今仍无有效的治疗方法。

【有关资料:从1974年3月开始,缘于毛泽东的病情变化,疾病的逐步加重,在中央办公厅的直接安排下,会合了全国各专科的众多知名专家会诊。当时,毛泽东的病情变化首先表现在两方面,第一是视力已看不清东西了;第二是虽思维清晰,但说话表达欠灵,四肢乏力,手掌和小腿肌肉逐步萎缩。
《毛泽东传》:1974年6月中旬,毛泽东的健康状况再度出现明显问题。经神经科和内科专家会诊后提议,中共中央决定第二次为毛泽东专门成立医疗组,成员包括心血管内科、神经内科、麻醉科、耳鼻喉科、呼吸管理、外科、重病护理等方面专家。这个医疗组存在的时间持续了两年多,直到毛泽东去世为止。 
    眼科专家的诊断明确,毛泽东失明原因为老年常见病“白内障”。但是针对后一种症状,实际上,北京的王新德和黄克维医生首次会诊就已有了初步诊断,这个诊断属于“不治之症”。为妥善起见,又请了上海的神经内科专家张沅昌教授会诊,最后统一意见,确诊为一种罕见的不治之症——运动神经元疾病范畴的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根据主席吞咽困难和可能造成窒息症状的需要,又调北京同仁医院鼻喉科专家徐荫祥院长和耳鼻喉科主任李春福加入医疗小组工作。】


【王新德是1974年夏抽调为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的。1974年冬日的一天,王新德接到电话通知有特殊任务,后来才知道是去给毛泽东看病。“初次见到主席,很紧张。“第二次去主席那儿,有李志绥(中南海门诊大夫)、胡旭东(原为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内科主任,后调中南海保健处作保健医生)陪同我一块去。当时主席说话不畅,我检查了他的神经系统。之后,解放军总医院黄克维、上海第一医院张沅昌、上海第二医院徐德隆一起进行了会诊。”  “主席躺着,我仔细地作检查。我伸出手来,脱去主席的袜子,拿棉花棒划他的脚底,主席有腱反射亢进。随后,我又检查了主席的舌头。舌头有萎缩,有纤维颤动。根据症状,我已经作出了自己的判断。接着,整个医疗小组进行了讨论,综合大家的意见,再向中央政治局汇报。有关情况大家要绝对保密。”  记者探问主席究竟是因什么病病逝的,王新德坚持自己的原则:“中央没说,我说干嘛?中央没公布,我不去说。外国同行也曾向我打听过,我从没讲,也没什么好讲的。你不要乱猜,我不会告诉你的。”并说,像邓小平逝世公布了他的病种,主席的病可没公布,叶剑英、陈云、邓大姐都没公布,当然我都晓得,中央不讲,我也不讲。记者一再引导他,希望他给公众解一个谜,然而他一再表示:“对于主席的病,有说是帕金森病的,其实那是对表面情况的一些猜测。我知道,我是神经科保健专家,让我们去,就是要作出诊断,订治疗方案。今天我不会讲,你不要再问了。”他说,保健大夫有一个医德,病人的情况不能公布给大家,如果他没有同意;现在毛主席没有同意,他本人也不可能再同意,你叫我怎么说?这是病人的隐私。  



但是,这个诊断结果当时作为国家最高机密,仅少数医生以及负责组织此次会诊检查的汪东兴知道。包括周恩来、邓小平、江青均知之不详(周恩来曾经指示调研国外有关病例资料)。多数政治局委员则不知详情,也不了解这种病的全面情况。

最可悲的是,此最终检查结果也无人敢直言告知毛泽东。而且,由于政治原因,毛泽东的病情诊断及治疗受到江青等人强大的政治干扰,一度医疗组的医生甚至被江青指责为“特务”。只是由于毛泽东的干预才幸免被捕。

因此,毛泽东一直并不知道自己所患病情的真相,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迫近死亡。他一直把自己身体出现的各种症状仅仅当做一般体能和体况的衰老所造成。所以,毛泽东生前对后事未做任何交代或安排。

运动神经元病后期所造成的身心痛苦是极大的。但是从毛泽东身边人的回忆看,毛泽东晚年以惊人的耐受力承受着精神与肉体的巨大痛苦,并且仍然遥控着主要的军国大事。以至1974年10月在长沙,在已经行走困难的情况下,毛泽东仍然不顾身边人的反对,坚持下水最后一次浮泳(非常危险)。

毛泽东此时仍然掌控着中国最高权力,这是很悲剧、很荒谬的一种事态。因为晚期MND病会导致思维障碍和智能的严重下降。

1976年1月周恩来去世时,毛泽东已经无力起身和行走。到5月,毛泽东不仅已经发生严重的语言障碍,甚至出现吞咽困难,要依靠流食喂食,后来是完全靠鼻饲(据张玉凤回忆录)。

除此之外,自1972年以来,毛泽东多次发生严重的肺心病症状。1976年5月中旬,毛泽东因张玉凤服务不周而恼怒,情绪激动爆发心肌梗死。6月26日发生第二次,9月2日发生第三次。

此时身边特别医疗组的医生们根据专业知识,基本都已经知道死神即将降临,但没有人敢做明言。



【毛泽东晚期国外一些来访者的回忆】
1
政治和文化背景阻碍了对毛泽东的疾病进行任何科学治疗的打算。毛泽东本人也拒绝治疗。他的医生诊断后要告诉他真相是不可能的。医生的政治上司要让其医疗的现实适应其政治的现实。当李医生向中办警卫局局长汪东兴报告神经内科专家张沅昌(1913~1980)诊断的病状时(MND),汪东兴说:“你们检查了半天,就是这么一个结果。怎么行呢?总要想想办法。”

然而对毛泽东的眼疾的治疗是成功的。张玉凤希望能用输葡萄糖的办法治好他的失明,但医生坚持连续的医治,或是施行白内障手术,或是传统中医针拨的方法。中西医结合的各种方案供毛泽东选择。1975年7月,经过12分钟的手术后,毛泽东久已失明的双眼中的左眼初步恢复视力。他自言自语地说:“我又见天日了,可是看不清楚。”

为了会见国外那些求见者,这位主席不得不被人从床上扶起来并穿好衣服。他下巴低垂,给人一种老态龙钟的感觉。他步履艰难,像是在踩高跷。他拖着疼痛的脚,摆动着不易察觉的僵硬胳膊,像是在活动人工假肢。然而,毛泽东并没有失去让外国人仰视他的能力。

1975年1月16日毛泽东会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督教社会联盟主席施特劳斯,谈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说:“我一身的病,腿也不行,肺也有病,眼睛也有病,讲话也不清楚。”施特劳斯说:你的一生是劳累的一生,充满了伟大的业绩、伟大的探索及成功。我从你的语言中可以看到,你的头脑百分之百的健康。毛泽东说:“还可以,可以吃饭、睡觉”。

1975年4月20日毛泽东在北京会见比利时首相廷德曼斯。谈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时,毛泽东说:“我还能想,能吃饭,能睡觉,就是说话不行,走路不行了,还有眼睛也不好。我已经八十二了,上帝要叫我去呢。很对不起,不能跟你长谈了。”

泰国总理克立于1975年7月1日与毛泽东会晤,与毛泽东进行了58分钟的谈话。之后写道:“他的嘴似乎跟不上他要讲的话,有时根本听不见他说了什么。”
克立走进毛泽东的书房时,“毛高声呼唤……他同我握手后嗓门更高了,直到女翻译、护士和所有的人都跑过来。”毛泽东的许多话连翻译都听不懂,他们转而求助于护士,有时护士也听不懂。“这时,就会找来毛泽东的生活秘书张玉凤来听清他所说的话。

当克立礼貌地祝他长寿时,他若有所思地说:“有什么用呢?”克立总理总结道:“他是一位仍坚信自己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老人。但如果有人在他的房屋领地之外以他的名义发号施令,他根本不会知道。”

约瑟夫·艾尔索帕写道,克立总理曾弯腰给毛泽东按摩小腿和踝骨。不过这件事也许是克立的敌人编造的,克立对我矢口否认这件事。尽管如此,这位泰国领导人说:“跟他讲话,我就像他儿辈或孙辈。”


会谈结束时,克立总理赠送毛泽东一件礼物,毛泽东似乎对此无动于衷。“他像个孩子,摆弄着手中的香烟盒,直到有人把烟盒从他手中拿走,所有的机敏、知识和智慧,突然间都从他眼神中消失了。当我们握手时,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盯着我的头。”原来的毛泽东已不存在了。

新西兰总理马尔登夫妇见过毛泽东以后说:“当我们驱车驶入紫禁城门内并被带去见他时,对我和塔玛来说,那真是一个令人敬畏的时刻。

毛泽东向菲律宾第一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谈起个人悲剧,说官做大了就隐含着悲剧。他对这位马尼拉的铁女人说:“你官做得越大,别人向你甩的石头就越多。”

2
  美国罗斯·特里尔的新书《我与中国》书摘,其中有一段他在曼谷时,采访泰国前总理克立-巴莫。这位前总理这样回忆1975年与毛泽东见面时的情景:

“毛泽东说,蒋介石和西方国家把他叫做强盗、罪犯、凶手。”
毛泽东继续悲观地说,每个来见过他的人很快就倒台了:尼克松、希思、田中角荣、惠特拉姆。克立说自己倒是愿意冒这个险。
毛泽东接下来说自己快要不行了。“我告诉他”——克立对我说:'这不可能,因为世界不能没有你这个头号坏蛋。'毛泽东笑了,猛地拍一下沙发椅的扶手,跳起来,接着和每个人握手。”
这是原文,描写的情景很生动。

接下来他的一段回忆也很有趣:
“在与泰国的共产党人打交道方面,毛泽东给克立提了四条建议:“第一,不要对他们发动宣传攻势,他们都是厚脸皮,不会有什么感觉。第二,不要上去就杀人,他们会认为战死沙场是英雄。第三,别派军队到丛林里,共产党人会跑,你自己的部队就会分散。你一撤退,共产党又来了。第四,确保你自己的人民有饭吃,有衣穿,生活幸福,共产党人就不会闹事了。”

【《毛泽东年谱》1975年:
7月1日 
上午,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会见泰国总理克立,邓小平在座。当克立向毛泽东表示敬意时,毛泽东说:不要信那些说我伟大的话,你不要信,你会要上当。谈到中国同其他国家的共产党的关系时,毛泽东说:我们支持世界各国的共产党,但是不支持修正主义。我很赞成你在香港讲的那一篇话,国家是国家的关系,党是党的关系。有人要求我不要跟他们国家的共产党往来。我说,不行呢,哪里有共产党不支持共产党的!可是你们国家的共产党,我没有见过一个,不胜遗憾之至。至于你们怎么对付共产党,我们不干涉,无非是一骂、二打、三杀。我们不管,管不了啊,不能干涉别国的内政。共产党是骂出来的,是打出来的,是杀出来的。美国花了两千亿美元,派了五十万军队,去打越南、柬埔寨。不打还好,一打呢,美国滚走了。谈到尼克松时,毛泽东说:尼克松总统,他来了,尼克松不错,他是很有能力的总统。如果方便,请代我问他好。他得罪了东部大财团。我的朋友倒霉,尼克松、田中角荣、希思、蓬皮杜。毛泽东最后说:我现在八十二了,现在一些事要别人管,我管不了那么多了。邓小平是个好人。

    9月24日
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会见黎笋,邓小平在座。谈到自己身体状况时,毛泽东说:睡眠不大好,每天睡三次,一次睡两三个小时。还能吃饭。腿不好,讲话不好,肺不好。去年眼睛不好,现在做了白内障手术,我能看见你,三个月前看不见,连这个手都看不见。我们现在有领导危机。总理身体不好,一年开过四次刀,危险。康生身体也不好,叶剑英身体也不好,第四是我。我八十二了!(指邓小平)只有他算一个壮丁。】
  评论这张
 
阅读(939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