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何新札记:政治局会议毛泽东斥江青混蛋!   

2016-01-17 09:0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新读史札记·文革重要史料

1975·5·3政治局会议:毛泽东斥江青混蛋!

  

【何新按语】

 1975年5月3日晚10时45分至次日晨1时,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周恩来从医院抱病出席会议。此时毛泽东刚刚自南方回京(4月14日)。此会乃是毛泽东生前主持的最后一次政治局会议。

这个会议的主题是毛泽东因担心10大新形成的政治局发生分裂,批评张春桥和江青挑起争论,也顺带涉及王洪文和姚文元,毛泽东对政治局委员公开批评他所说的“上海帮”或者“四人帮”。

这是文革后期具有转折点意义的一次极其重要的会议。但是,关于此会,官方迄今没有公布会议记录的完整版。

这里兹将我收集的有关资料汇聚、整理如次。由此可以窥见及理解毛泽东真正的晚年心境、病情,他对于“四人帮”的失望和疏离、以及对于文革的矛盾心情,遗憾和内疚。

【说明 】  

1975年5月3日夜22时,毛泽东召集在京中央政治局委员到中南海他的游泳池住所开会。周恩来抱病从医院赶来出席。除在京的全体中央政治局委员外,参加这次会议的,还有列席的王海容、谢静宜、唐闻生等人。

    此会的背景是:1975年4月14日毛泽东从南方回到北京。4月18日,毛泽东由邓小平陪同会见外宾。外宾走后,邓小平向毛泽东反映了江青、张春桥等最近提出当前重点要反经验主义的问题,表示不同意关于“经验主义是当前主要危险”的提法。 毛泽东表示赞同邓小平。

    三天后,23日毛泽东在姚文元报送的新华社《关于报道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的请示报告》上批示:“提法似应提反对修正主义,包括反对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二者都是修正马列主义的,不要只提一项,放过另一项。”“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有些人自以为懂了,其实不大懂,自以为是,动不动就训人,这也是不懂马列的一种表现。此问题请提政治局一议。为盼。” 

    对于毛泽东的这个批示,邓小平、叶剑英在4月27日的政治局会议上要求作为中央文件发下去,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等则坚决反对,为此政治局发生激烈争论。 

    毛泽东得知4月27日政治局会议上的争论后,为防止政治局发生对峙和分裂,1975年5月3日晚10时,在中南海住所召开政治局会议。这也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


     开会前,毛泽东同到会者一一握手。

    【此时毛泽东已经几乎双目失明,看不清楚来访者,只能听声音分辨以及通过秘书张玉凤的介绍。】

    

     毛泽东与周恩来握手。

     周说:快一年没有见到主席了,想念主席。

    毛问:怎么样?还好吗?

    周说:开了三刀,消化还可以。前天向主席报告了。 

    

    在同叶剑英握手时,毛泽东说:叶帅呀。

    在与邓小平握手时说:小平呀。

    在与陈锡联握手时说:你要挂帅呀。

 

    在与纪登奎握手时,纪说:最近刚见过主席。

 

    在与吴德握手时说:吴德,有德呀。 

    

    在与吴桂贤握手时,吴说:主席好,我是吴桂贤。 

    毛说:我以前不认识你啊。 

    吴说:我64年见过毛主席,国庆节参加观礼的时候。 

    毛说:不知道。 

    吴说:延安儿女问候你。 

    毛问:你是延安人哪? 

(周恩来插话:她是河南人,陕西西安的纺织女工。刚到延安去看了。) 

    在与苏振华握手时,毛说:管海军靠你呀,海军要搞好,使敌人怕,我们海军只有这样大(伸出小指)。 

    苏说:现在大了一点了,现在这么大(用无名指作比)。 

    在与谢静宜握手时,说:你当了大官了,要谨慎呀。

    谢答:我不想当大官,但是现在官做得越来越大。

    毛说:试试看吧,不行就(摆手指作手势),搞不好就卷铺盖卷。 


    毛泽东对政治局委员说:

   多久不见了。有一个问题,我与你们商量。一些人思想不一致,个别的人。

  我自己也犯了错误,春桥那篇文章我没有看出来,只听了一遍,我是没有看。我也不能看书。讲了经验主义的问题我放过了。新华社的文件,文元给我看了,对不起春桥。还有上海机床厂的十条经验,都说了经验主义,一个马克思主义都没有(说),也没有说教条主义。

【何新按:此应指姚文元的《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一文,文中论及当前主要危险和敌人是所谓“经验主义”。张春桥的文章《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一文则未谈这个问题。毛泽东在此记忆有误。但是张春桥没有辩解。】

张春桥的文章要批经验主义。江青、张春桥在上海机床厂搞的10条经验,也是批经验主义,这是错误的。错误就在于没有批教条主义。因此,这样搞,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经验主义、教条主义,都是修正主义。为什么只批经验主义?不要看低教条主义。办了一个大学,很多知识分子,他们觉得外国月亮比中国的好。

【何新按:所谓批经验主义,确实是张春桥的鬼点子,此举有一箭双雕之意。第一,经验主义指周恩来。毛泽东在延安整风时候批判周恩来,曾经指责其为经验主义。第二,指邓小平等老干部。当时大批老干部已经复出,邓小平为首,试图恢复和重建被文革打破打乱的社会秩序。因此四人帮提出当前危险和重点是反对经验主义,是深文周纳,用心很深的。】


要安定,要团结。无论什么问题,无论经验主义也好,教条主义也好,都是修正马列主义,都要用教育的方法。

现在要安定团结。 

现在我们的一部分同志犯了错误要批评。三箭齐发,批林,批孔,批走后门。

批林批孔都要这些人(何按:似指走后门的老干部)来干,没有这些人批林批孔就不行。

走后门这样的人有成百万。包括你们在内(指王海容、唐闻生),也包括江青、张春桥你们自己在内,我也算一个。我也是一个。我送了几个女孩子到北大上学,我没办法。我说你们去上学,她们当了五年工人,现在送她们上大学了,我送去的,也是走后门。我也有资产阶级法权,我送去,小谢不得不收,这些人不是坏人。 

在这里我同小平同志谈过一次(何按:指4月18日邓小平的汇报)。 你们只恨经验主义,不恨教条主义,二十八个半统治了四年之久?打着共产国际的旗帜,吓唬中国党,凡不赞成的就要打,俘虏了一批经验主义。你[周恩来]一个,朱德一个,还有别的人,主要是林彪、彭德怀。我讲恩来、朱德不够,没有林彪、彭德怀还没有力量。

林彪写了短促突击,称赞华夫文章,反对邓、毛、谢、古。邓是你(指小平),毛是毛泽覃,谢是谢唯俊,古是古柏,其他的人(除邓以外)都牺牲了,我只见过你一面(指邓小平),你就是毛派的代表。

教育界、科学界、新闻界、文化艺术界,还有好多了——还有医学界,外国人放个屁都是香的。害得我有两年不能吃鸡蛋,因苏联人发表了一篇文章,说里面有胆固醇。后来又一篇文章说胆固醇不要紧,又说可以吃啦。月亮也是外国的好,不要看低教条主义。

有经验主义的人多,无非是不认识几个字,马列也不能看,他们只好凭经验办事。历来对经验主义是没有办法,我是没有办法,慢慢来,还要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可以好一些。太急了不好,不要急,一些观念连不起来。

我要负责任,我犯了错误。春桥的文章,我没有看出来。春桥的文章是有理由的,因为1958年就写了文章。那时代还不认识他,好象不认识。(张春桥回应说:见过一面。)没有印象。

[新近在香港出版的《张春桥家书》中,张春桥在1992年12月29日给其女儿的信中回忆称:“1939年初,我在陕北公学当宣传科长,他(指毛泽东)到学校做报告,事先向我调查学生的思想情况。谈了些什么,一点也不记得。当时他写了一些字,这张题词,我带到敌后,在一次扫荡中被日本人抢走了。”据此可见,纯属谎言。]


那篇文章我写了一个按语,人民日报登了。人民日报那时候是邓拓管的吧? (张春桥:是吴冷西。)只有两篇文章是拥护的,其他的都是反对的,所以他有气。

我看批判经验主义的人,自己就是经验主义,马列主义不多。有一些,不多……不作自我批评不好,要人家作,自己不作。中国与俄国的经验批判主义,列宁说:那些人是大知识分子,完全是巴克莱学说。巴克莱是英国的一个大主教,你们去把列宁的书看一看。


这时江青搭话,说:主席是不是说看《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

    毛说:嗯。 

    毛说:那是谁?

    张玉凤:江青同志。

   当着众人的面,毛泽东带着怒气斥责江青,说:“江青混蛋!”

   【据有关回忆:此时毛泽东说话已经口齿不清,说话需要通过张玉凤翻译。由于这话别人听不清,张玉凤害怕,改用比较婉转的意思表达出来——“江青不好”。

   毛泽东不满意,气愤地摆手,要求按原意思说。结果“江青混蛋”这话在会上当众翻译出来。听到这话,据说王洪文、姚文元脸都白了。但是江青本人和张春桥却脸不变色。】

[附注:此事可参看《中南海往事追踪报告》,徐焰 著,中央文献出版社。]

   毛:江青同志党的一大半(斗争)没有参加,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罗章龙、王明、张国焘,都没有参加斗争,没有参加长征,所以也难怪。

   我看江青就是一个小小的经验主义者,教条主义谈不上,她不像王明那样写了一篇文章《更加布尔什维克化》,也不会像张闻天那样写《机会主义的动摇》。

   不要随便,要有纪律,要谨慎,不要个人自作主张,要跟政治局讨论。印成文件发下去,要以中央的名义,不要用个人的名义,比如也不要以我的名义。

[何按:指江青1974年初擅自以代表毛泽东身份到处散发批林批孔学习材料事。]


   我是从来不送什么材料的。这一回跑了十个月,没有讲过什么话,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因为中央没有委托我。我在外面养病,我一面养病,一面听文件,每天都有飞机送。

    现在上帝还没要我去,我还能想,还能听,还能讲,讲不行,还能写。我能吃饭,能睡觉。

    我说的是安定团结,教条主义,经验主义,修正主义,又要批评资产阶级法权,不能过急,你们谁要过急就要摔下来。(打手势)

    教育界、科学界、文艺界、新闻界、医务界,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其中也有好的,有点马列的。你们外交部也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讲错了没有?你们两个(指王海容、唐闻生)是臭知识分子,你们自己承认,臭老九——老九不能走。 

    不要分裂,要团结。要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九大、十大都讲过这三条,但是,有的同志就不信这三条,就是不听我的,把这三条都忘记了。这三条大家再议一下。

    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为什么照样搞呀?为什么不和二百多个中央委员搞团结,搞少数人不好,历来不好。这次犯错误,还是自我批评。

这一次还是三条,其他的事你们去议,治病救人,不处分任何人。一次会议解决不了。

 我看问题不大,不要小题大做,但有问题要讲明白。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要守纪律,军队要谨慎,中央委员更要谨慎。

 你们不要搞四人帮。不要搞什么帮,什么广东帮、湖南帮,粤汉铁路长沙修理厂不收湖南人,只收广东人,广东帮。罢工的时候,还没有修这条铁路(京汉铁路)。

二零年、二一年、二二年,这三年我是在湖南搞工人运动,粤汉、安源煤矿,湖南一些工厂,株洲、萍乡、株萍路、水口山锡矿。

  毛泽东沉浸在回忆中,说:水口山锡矿,名曰锡矿,其实没有锡。

  无锡锡山山无锡,平湖湖水水平湖,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我说才饮长沙水,就是白沙井的水。武昌鱼不是今天的武昌,是古代的武昌,在现在的武昌到大冶之间,叫什么县我忘了,那里出鳊鱼。

  孙权要搬家,老百姓说,宁饮扬州水,不食武昌鱼。所以我说,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由此,毛泽东联想起三国的孙权,说:

   孙权后来搬到南京,把武昌的木料下运南京。孙权是个能干人。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当今惜无孙仲谋!

【何新按:曹操当年说“生子当如孙仲谋”,是讲接班人——希望后代是像孙权这样的少年英雄。

  毛泽东1972年将王洪文调到中央,十大确立其为接班人,曾称其政治正确,年轻有为,寄予厚望。但在此忽然感叹“当今惜无孙仲谋”一一就是说当今并没有少年英俊像孙权,这明显意味着对于选拔王洪文做为接班人的悔意和不滿。但是木已成舟,无可奈何也。】


    毛泽东问叶剑英:你记得这首词吗?(指刚刚说到的辛弃疾的词《南乡子·何处望神州》)

    

    叶剑英背诵: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叶剑英背完后,毛泽东说:此人有些文化。他看不起吴法宪。曹、刘,曹是曹里怀,刘是刘震(均为空军副司令),就是吴法宪不行。

    [何按:1973年毛泽东曾批评叶剑英。叶剑英退居二线,由陈锡联主持军委日常工作。这次,毛泽东在政治局全体人员面前,夸奖叶剑英。]


    会议的紧张气氛,在毛泽东转入谈古论今以后,缓和了下来。

    周恩来说:今天就到这里结束吧,请主席休息。

    于是,毛泽东和到会的政治局委员又一一握手道别,这时已经是5月4日凌晨1时了。

     

    毛泽东与周恩来握别时,说:“还是三句话”。

    同王洪文握手时,王洪文表示:“按主席指示办”。  

    毛泽东说:你不要……,一边说着,一边作了个翻过来、翻过去的手势。

    在与陈永贵握手时,说:你的信好啊。三分之一在大寨,三分之一在全国,三分之一在中央。不要住在钓鱼台,那里没有鱼钓,你和吴桂贤都搬出来。不要住在钓鱼台。

    江青说:听主席的。 

    张春桥说:按主席的指示办。 

    姚文元说:照主席的指示办。 

    在与陈锡联握手时,毛说:司令官呢。 

    吴桂贤说:主席保重。

 

【会后余波】

   1975年5月4日上午,周恩来在医院同邓小平谈话,就贯彻落实毛泽东五月三日在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交换意见。当晚,周恩来前往人民大会堂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进一步研究在政治局范围内学习讨论毛泽东的讲话。

    5月21日 周恩来在同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商量后,致信在京中央政治局成员,说明前一时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提出反“经验主义”的经过,点明了即将召开的批评“四人帮”的政治局会议的主题,提出:“如大家同意,并请将此信转主席一阅。”

    22日,张春桥阅此信批注:“总理的信,有些话不确切。但我不反对报主席。”

    27日,周恩来又致信张春桥,详细叙述了张、姚等提出反对“经验主义”的经过。最后写道:“我这段回忆的文字,不知是否较为确切。如果仍不确切,请你以同志的坦率勾掉重改或者批回重写,我决不会介意,因为我们是遵守主席实事求是和‘三要三不要’的教导的。”

    当天,张春桥批注:“不再改了。”

    在接到退件后,周恩来将21日信的原件送毛泽东阅批。毛泽东未表态。

    5月27日、6月3日 邓小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毛泽东五月三日讲话,批评“四人帮”。

    邓小平在会上说:主席这篇讲话,对于我们党非常重要,因为主席是对政治局讲的。主席提出要政治局安定团结,“三要三不要”,联系批评宗派主义、“四人帮”。这是很重要的原则问题,需要好好讨论。

    谈到4月27日政治局会议,邓小平说:有人说这次会上的讲话“过了头”,还有人讲是“突然袭击”、是“围攻”。其实,百分之四十也没有讲到,有没有百分之二十也难讲。

    他强调有三件事需要讲清楚:一是前年十二月会议上提出“第十一次路线斗争”,二是批林批孔中又批“走后门”,三是学理论又提出批“经验主义”。倒是要问一问,这是为什么?不讲明白,没有好处。

    叶剑英就邓小平提出的三件事发言,批评“四人帮”。

    吴德、李先念、陈锡联等相继发言。王洪文、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被迫作了一些检讨。

    6月7日下午 毛泽东会见马科斯后,听取邓小平汇报中共中央政治局批评四人帮会议的情况。毛泽东说:我看有成绩,把问题摆开了。他们几个人现在不行了,反总理、反你、反叶帅。现在政治局的风向快要转了。你要把工作干起来!

邓小平回答:在这方面,我还有决心就是了。反对的人总有,一定会有。

毛泽东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张春桥文章的背景】

1974年12月,毛泽东让周恩来转告:

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要写文章。要告诉春桥、文元把列宁著作中好几处提到这个问题的找出来,印大字本送我。大家先读,然后写文章。要春桥写这类文章。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列宁说,“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工人阶级一部分,党员一部分也有这种情况。无产阶级中,机关工作人员中,都有发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

[毛泽东1974年关于理论问题的指示(见《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第383页,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9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761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