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何新读史札记(2)   

2014-10-28 08:1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新读史札记(2)

(2001年9月12日)


说明:老何的历史笔记20多册,近百万字。原来是老何为重新撰写通史作的准备。但由于身体原因,这个宏大的计划老何已难以完成。

本博将独家选发已整理好的何新读史札记中的若干。这种笔记,只有少数专业人士能知其中奥义,虽仅只言片语,但往往发千古之覆。

我问老何这些思绪发表了会不会怕被人剽窃?老何说:我自己已没力量做进一步的研究,给别人使用也好。


目录

1帝尧与伏羲

2“九歌”释名

3“部落”语源

4“律历”记物生

5易数本于历数

6雷电古同名

7郡县

8关于井田制

9共耕制的集体公社经济

10村社

11秦汉农奴

12宗法与宗社

13均田制即分田制

14释“即”

15洪水及火山神话

16动乱——“恶”的积极意义

17太史令之职司

18侯与万户侯

19书社

20兵制

21圭田与井田

22府兵释名

23干支起源

24朱明即句芒

25四进位与十六进位

26十进位

27司空即司工

28郎即良人

29古税名

30初税亩

31赋税为晚周新制

32“赋”本义军费

33武士本为专业

34大石棚即古社

35两昊之虚

36战国初叶形势及改革

37商鞅改革军制

38单于即天王语转

39黍非高梁及五谷起源

40“通古斯”语源

41麒麟即白鹿

42华夏民族的起源

43法国发现史前的人吃人证据

44九首乃误字

45雄虺

46无余即虎

47禹本戎族

48十月历

49巫术

50游牧文化

51黄帝既是天神亦是地神


(2001年9月12日)


     1、帝尧与伏羲

战国秦汉以下,传说皆以伏羲女娲为华夏神祖,且为开辟鸿蒙、启迪文明之祖神。但是《尚书》及《史记》“五帝本纪”皆不言伏羲女娲。古史辩者疑古,以为伏羲乃战国后之杜撰。


《尚书》始于尧典。尧者,帝尧。但是尧非人名,而为谥号。孙星衍注引《左传》说:“尧者,高也,饶也。”马融曰:“尧,谥也,翼善传圣曰尧。”

    疏谓:“大传说见《风俗通》、《皇霸篇》引。《书大传》以尧为高者,《白虎通·号篇》云:“尧犹嶢嶢,至高之貌。”《说文》云:“尧,高也。”

    何按:故尧本名非尧,尧乃高美之谥号。《五帝本纪》“帝尧者名放勋。”以知尧本名“放勋”。


案放勋语通伏羲、风羲(放、伏通,勋、羲通,皆双声),故放勋实即伏牺之语转。尧即伏羲也。伏羲与风羲,方相之语通。方相,大物名也。又伏羲即大蜥(龙)、大易(蜥蜴)之语转。则伏羲本为图腾神之名,传说中神人也。

再按:伏羲号太昊,大皋。太昊即尧之切音也。别字又记名“大桡”,桡”亦尧之变文也。汉书谓“大桡作甲子”。甲子即干支,历法符号也。

伏羲(字或作牺),乃《易传》传说之文明肇建者,而《尚书》以“尧典”为始。

说文》:“夏书曰东至于陶丘。陶丘有尧城,尧尝所居,故尧号陶唐氏。”夏书,古尚书之轶篇,许慎时代仍可见。


   2、 “九歌”释名

屈原名著有“九歌”,内涵诗歌11篇。自古疑之,九歌何以非为九篇?

其实九歌一体,非屈原所创。

九字通艽、醮、郊。醮、郊乃古代祭天仪式之名。祭天必有音乐及歌舞。醮歌、郊歌,皆为古祭歌也,汉武帝时祭祀五方天地之神有“郊祀歌”,亦即“郊歌”也。

醮、郊字通。而醮异体作梄(即酒之别体)。古祭神仪式亦曰醮神。宋玉《高唐赋》:“醮诸神,礼太一。”李注:“醮,祭(祀)也。”

故郊歌,即九歌本名,祭祀诸天神之歌也。屈原之九歌祭祀十位神明,有主神有配偶,即五行五方之神也。

      

  3、  “部落”语源

    《后汉书·西羌传》:“强则分种为酋豪,弱则为人附落。”

    何按:此言附落,应即“部落”之语源。核心族与分枝族的关系,即宗族本体与枝丫部族的关系,所谓部落,即附络,附联之义也。



   4、 “律历”记物生

    《后汉》律历:“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滋者,增也,增长者,量变也。数者,品数也。品数增加也。

    又云“物生于无象”。(万物生于无)无象者,有信也。(信者,信息也。)

    

    5、易数本于历数

    《后汉书》律历志:

“宓羲作易,纪阳气之初,以为律法。

建日,冬至之声。以黄钟为宫,太蔟为商,姑洗为角,林钟为,南吕为羽,应钟为变宫,而商以类从焉。

    以六十律分期之日,黄钟自冬至始,及冬至而复,阴阳寒燠风雨之占生焉(六气)。”

       冬至,建日,即乾卦。马王堆帛书《易》乾做建也。

    

    6、雷电古同名

    雷电同物,其光曰电,亦曰霆,其声曰震。(雷即《易》之离卦,兼具阴阳也。)

    电震(辰)古音通。田、陈古音亦同。《说文》:“田,陈也。”徐仲舒云:“田、陈同音。陈敬仲之后为田氏,维禹甸之,韩诗作陈,字通用。”

    又按:行车曰陈(辰)。车震震,如雷也。陈东同源字。东者,鼓也。乃车之讹形。

    

    7、郡县

    邑,村寨。从口、巴。

    邑从巴,与已、卩当为同源字。

邑,象人穴居跽坐形。口,穴口也。印/尹/邑语通,邑长即君长。

先秦制度,大邑曰郡。编内之邑曰里。编外之新邑曰县。

县,悬也。因此,在邑曰郡,隶属之邑曰县。

编内即畿内。

畿,疆也。疆,墙也,垣也,岳也。

    流动的血缘集团,向地域的占领者(封建)过渡的标志,即据土地而建堡邑。

占领土地、地域的需要来自农业垦殖。

“口”即国,域、囿、国,城。


    

    8、关于井田制

    井田制是一种公有制的集体经济:

    (1)共耕制(耦耕)

(2)土地王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3)区分公田与私田、爰田,公田所获归王家。私田所获归诸侯。爰田即苑田、苑囿,新垦之无主荒地也。

    (4)私田产品在缴纳诸侯领主之贡赋后为农户共有,按户分配。

    (5)农民承担徭役(助)

    (6)地域性社区组织:井/里/乡

    

    9、共耕制的集体公社经济

    井田制的基础是公社。实质是方田授田制。方田便于计量。田(土地)为王(国家)有。王分封给公侯。诸侯建立乡邑,乡邑居住着附属的公社成员(农奴),进行耕作。

    乡田分为二部,一为公(王)田,其收获归公(王)侯。一为私田,其收获于缴赋税后,由公社分配给社员(私古音与我近。私/似,以/我。私田,我田园。)。公族之长为田君。又称三老,长老。

    集体劳动,集体耕作,集体分配。

    

   10、 村社

村社为井田制下的社会最小单位。社即墠,单。

社由家庭组成。家庭不是独立的社会单位,隶属于公社。只是公社的附属细胞,私家离开公社不能生存。

    春秋以后,私家兴起,公社遂瓦解。至战国,自耕农家户已成为社会的独立单位。井田制遂废坏。

    卿大夫贵族取代公侯,破坏公社,兼并自耕农户,私门势力兴起。

    自耕农户本为卿大夫的依附农奴。承担沉重之徭、役、赋、税。

    秦的统一战争,是对卿大夫势力的摧毁之战。使小农解放而直接隶属于统一国家,减少了剥削,代表了历史之趋势。因此势如破竹。但秦立国后,对非秦地农民实行苛暴之政,役赋更加沉重,遂引起全国性大起义。

    

   11、 秦汉农奴

秦汉是农奴制帝国。实行绝对皇家集权制下的土地国有制。小农直接隶属于土地,为国家及贵族服徭役(无偿劳作)。公社原为血缘族、田、农户的统一体。春秋时血缘族与土地相分离,个体农(小农户)形成。


12、宗法与宗社

    周代是宗法制度,与汉代的宗社制度不同。

周代结构是国家对公社的关系,即宗法制。汉代的宗社制度,宗社仍是编户单位,但已不是土地及收获物的分配者。

    秦汉是国家对小农的关系。宗法弱化,宗社作为宗族,只是一种血缘或准血缘联系的纽带。

    秦汉国家农奴制核心仍是授田制,授田者是国家而非公社。一夫(一家)授田百亩,不得迁徙,并须对国家承担徭役及赋税。

秦汉的制度在于,将卿大夫通过乡族组织掌控土地资源的社会转变成了国家统一掌控土地资源并授田(一夫/家百亩)给农民的小农为基础的社会。乡族邑社经济演进为自耕小农经济。


13、均田制即分田制

    山东银雀山竹简田法:

    “循行立稼之来,而谨口口美恶之所在,以为均地之岁……考参以为岁均计,二岁而均计定,三岁而壹更赋田。十岁而民毕易田,令皆受地美恶口均之数也。”

    (1)有说“均田”即辕田、爰田、易田,“换土易居”也。均田制即辕田制,即公共土地制。

    (2)赋,份也,分配,口份。赋,分,予也。赋田,分地。

    (3)共耕(千耦其耘)转变为家庭承包私有制。

    (4)族社变为乡社(血缘转地缘,行政)。

    (5)众公子(群体)分化为嫡、庶子(多子族转为士、游士)。

    

    14、释“即”

    执虎鼎(《考古》,1985年(3期),平顶山出土)铭文:

“执虎乍即鼎其迈年永宝用。”乍,作。即,今语这也。

“即”本义为“食”。单人自食曰“即”(吃),双人对食曰“卿”/乡(享、饷),所谓“共享”。

    

    15、洪水及火山神话

    广泛流行的洪水神话是对第四纪冰山后期冰层融解,洪水泛滥的远古记忆。

    女娲炼石补天是火山大爆发时期岩浆横流之意象记忆。

    

    16、动乱——“恶”的积极意义

    历史中的动乱(作乱,恶)是一种解放的力量,具有破坏性的解放意义。扫荡和破坏不合理的制度与结构,使高度爆炸性的社会矛盾即破坏性能量得以释放。动乱的极端形式是战乱与战争。

    无论五胡十六国、农民起义或异族入侵,都具有这种解放性意义。

    金元入侵,彻底扫荡摧毁了两宋的大地主田庄制度,实现了无主土地的重新分配。

    政治经济之腐败化,是销蚀不合理之过时经济政治及分配制度的内在瓦解性力量。腐败所导致的群情不满,鼓动着革命、变革之发生。

    在高度尖锐的社会矛盾状态下,人民不乐于为国家所用,不乐于为国家付出和牺牲,是动乱、外敌入侵能够顺利的基本原因。

    

    17、太史令之职司

    东汉张衡两度为太史令,任时最久。“太史令之职,乃掌天时星历,”每年年底奏新年历,“掌奏择吉日及时节禁忌。凡国有瑞应灾异则掌记之。复有明堂、灵台两丞,掌候日月星气。”(《后汉百官志》)

    

    18、侯与万户侯

    汉以前无万户侯。周代之封侯,以邑社为单位。

邑社亦称书社。《商君书》刑赏:“武王……卒裂土封诸侯。士卒坐陈者,里有书社。”

《吕氏》慎大:“武王胜殷,与谋之士,封为诸侯,诸大夫赏以书社。”

《晏子》内杂:“桓公以书社五百封管仲。”

书社简称社:“景公与鲁君地,山阴数百社。”

农民作为书社的分子,隶属书社之组织,以整体隶属于封建主。公社之剩余品,收益品,转移于封建主。而其中仍有相当部分献贡国王。(夏官,司勋:“凡颁赏地,三之一食。”孙注:“此赏地三分,受食者其一,其不食者二分入于王。”)

    此剩余的或收益的,即卿大夫所受之“禄”(粮)。

    至汉则不同,所封赏者不以社为单位,而以农户为单位,遂有万户侯矣。

    

    19、书社

    书,古音从聿,语转为里,为闾。书社即闾社、里礼。

书社是一个祭祀单位,也是一个编族单位。春秋前以百家为社。后以二十五家为社。社之户口书于版图,故称书社。(《荀子》仲尼杨注)

    书社中土地共有,草地森林牧场亦为公用。耕地由社分配至各家,只是暂时为其耕作。“田里不鬻”。(“王制”)

    王仲縈以为:

    “公社的变化是先有以血缘为单位的氏族公社,后有以地域为范围的村公社。”书社的两个阶段,先以“百家为族”,后以“二十五家为社。”

    书社遂分解为里社、私社。

    村社瓦解之因:

    1.人口增殖,田不够分,虽生流民、客户。

    2.土地占有(份地)长期化,世代化。

    3.共耕制的破坏(个体生产力之发展。《吕》审分:今以众地者,公作则迟,有所匿其力也。分地则速,无所匿迟(隐)也。

    4.货币经济

    赋税,货币地租出现,农民借债以偿赋,宗家商人收取土地为质押。

    但在书社瓦解之后(秦汉),其作为宗教共同体的血缘认同组织(祭祀)的形式仍存在,并且成为行政组织的雏型。只是不再作为经济共同体。人民仍聚会于社,“社会”一词由此而来。

    

    20、兵制

    古兵制包括:族兵,乡兵,国兵,农兵,武士(甲士),

    募兵(雇佣兵)、义兵(自愿兵),

    良家子(武士),部曲,府兵。

    西周春秋的武士制度(贵族兵、车兵),

    部族战争(夏、商)。

    族兵之制见于司马法。《诗·信南山》疏引司马:“[四井为邑]。四邑为丘。有戎马一匹,牛三头,是曰匹马丘牛。四丘为甸,甸(陈)六十四井,出长彀一乘,马四匹,牛十二头,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戈盾具备,谓之乘马。”

    车战(贵族战争,甲士之战)

    步战及野战(农兵及募兵)

    骑兵战(良家子,武士)

    骑步战(部曲)

    府兵(军农合一区制)

    

    21、圭田与井田

    夏代后期,井田已存在。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八家各私百亩,中间百亩是公田。(圭田又称阡陌。阡陌本义是围墙及田边径路。)

    《周礼》乃汉儒博士根据古代文献所纂辑之礼志大全,是当时一部百科全书。或说为武帝时儒者纂辑所制。犹如康熙四库、永乐大典,不是伪书)

    井田是方田(六尺为步、步百为亩)《司马法》)圭田,圭、角也,挂也,即边角之田。(《九章·方田》:圭田乃三角形田。)王制云:“圭田无征。”郑注:征,税也。

    

    22、府兵释名

府兵,谷霁光谓“某将军府的兵简称府兵”。即军府之兵。(唐长孺亦有类似考证)。此说可疑。

按府,附也,部也。府兵本来只源于部曲兵,附属私部之兵。

府兵是一种私家农奴。军府之户,世执兵役,从事于一姓,称府(附)户,或兵户。其地位不同于自耕小农,类似屯户、客户、僮户。“隶”也,人身依附性很强。其源为罪徒或俘虏(生口)。

    在唐代,府兵演变为社会制度,成为一种农军合一的军区组织。

    

    23、干支起源

    《后汉》律历:大桡作甲子,隶首作数。

    《后汉书》刘昭注引《吕》:黄帝师大桡。(何按:大挠疑即大尧。大皋、大皓、大昊、大喾即伏羲。)

    又引《月令》章句:“大桡探五行之情,占斗纲所建,于是始作甲乙以名日,谓之干。作子丑以名月,谓之枝。枝干相配,以成六旬。”

    日名曰干,月名曰枝(支)。作之者大桡(尧),即伏羲也。(又,宗法制中,大宗为干。小宗为支。支即庶、诸也。干,公也。)

    

    24、朱明即句芒

    朱明,即句芒语转(朱、句语通,明芒通),即祝融/俊(朱明切语)。

    鸟神,大火之星,以及太阳之神。

    大火星的象征是一只人面鸟身的鹗——猫头鹰。

    太阳神的象征是一只乌鸦。

    朱明又即邹牟、东明,乃东夷太阳神。

    

    25、四进位与十六进位

    《周易》六十四卦实源于四进位制,此先周之制也。

    古代以方位(四方)为计地及分族之单位,故以四为进。

    《周礼·小司徒》:“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四甸为县,四县为都。”

    “四邑为丘,……四丘为甸,甸六十四井。”(《诗·信南山》贾疏引《司马法》)

    由四进而有八进。《说文》:“咫,中妇人手长八寸谓之咫,周尺也。

    仞:仲臂,一寻八尺。(《周语》韦注:“八尺为寻,倍寻为常(长)。”)

    又以四进十进相并为计:

    《左传》昭三年:“齐旧四量、立、区、釜钟。四升曰豆(斗),各自其四,以登于釜,釜十则钟。”

    “十斗曰斛(斤),十六斗曰籔,十籔曰秉。二百四十斗,四秉曰笞,十笞曰稯,十稷曰秅,四百秉为一秅。”(《仪礼·聘礼》记)又一斛(斤)为十六两。


    26、十进位

    或说商制以十为进,周制以伍为进。

    “五人为伍,五伍为两,四两为卒,五卒为旅,五旅为师,五师为军。”(《小司徒》)

    又:五家为比,五比为闾(里),四闾为族,五族为党,五党为卅,五卅为乡。(同上)

    五家为比,十家为联,五人为伍,十人为联,四闾为族,八闾为联。(族师)

    

    27、司空即司工

    周代三卿中的司空,其职务是负责道路、城郭及水利的修筑工程。《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司空以时平易道路。”

《国语·周语》:“司空视涂。”

更重要的是管理水利工程。《礼记·月令·季春令》:“是月也,命司空曰:时雨将降,下水上腾,循行国邑,周视原野,修利堤防,道达沟渎,开通道路,毋有障塞。”《荀子·王制》:“修堤梁,通沟浍,行水潦,安水藏,以时决塞,岁虽凶败水旱,使民有所耕艾,司空之事也。”

    清儒江永据经传所记职官,推测司空之下有:匠师、梓师、豕人、啬夫、司里、水师、玉人、雕氏、漆氏、陶正、圬人、舟牧、轮人、车人、刍人。总之周代的司空位列三公,管理公共工程。

    

    28、郎即良人

    《齐语》:

    “制国,五家为轨,轨为之长。十轨为里,里有司。四里为连,连为之长。十连为乡,乡有良人焉,以为军令。”

    “良人”为周代一乡之行政长官,又为军官之称:

    “五家为轨,故五人为伍,轨长率之。十轨为里,故五十人为小戎,里有司帅之。四里为连,故二百人为举,连长帅之。十连为乡,故二千人为旅,乡良人帅之。五乡一师,故万人为一军,五乡之八中帅之。”(同上)

    乡良人帅一旅,二千人。良、郎字通,良人即汉之郎官也。故“郎”亦爵名。

    良人为乡官之称,一乡所聚一族也。所谓良家子者,即乡官世家子弟,非今义所谓善良(道德)家子也。

    郎在秦制为官名,即郎官。两汉承之,为郎中,中郎。

    五等爵,周制。四等爵,商制。(徐中舒说)四爵,即侯、甸、男、卫四部(服)。

    

    29、古税名

    古税赋五种:

    上贡(公)(物产),彻(抽头,所得税)、助(力役)、赋(武费)、税(人头货币),计亩、计口不管收获量。资源税。

贡,夏制。助,商制。彻,周制。彻者,十一之税,即抽也,抽头曰彻。助者,助耕也。“清野九一而助。”(孟子)


30、初税亩

《左传》宣十五年记鲁初税亩。量占田为税也,承认井田之破坏,废弃“助”法而计田也。


    31、赋税为晚周新制

    春秋以前,军农合一。公社成员负担田租,还负担军役和军备物资(赋)。《春秋》经记鲁始作丘甲。杜注谓:

    “旧制六十四井为一旬,里出战车一乘,戎马四匹,牛十二头,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

    作丘甲后,变十六井为一丘,武赋不变,则增四倍。西周军队有常备军:虎贲(郎、卫、士)和征召军(农夫)组成“三军”或“六师”。

    征召军由农夫组成。平日务农,立秋大狩,整武,阅兵。

    

    32、“赋”本义军费

    赋语通分、份。武备之资曰赋。周之军费曰赋。襄廿五年《左传》:“量入修赋。赋:车、籍、马,(及)车兵、徒兵、甲盾之数。”

赋从贝武。贝,钱币。武,武事也。又,赋,奉、俸通。


33、武士本为专业分工

    上古军制,武士乃征服者之专业,身份从征服种族而为贵族。被征服者无权利从军也。(故曰族兵。)

    [六朝时高欢语鲜卑:

    “汉民是汝奴,夫为汝耕,奴为汝织,输汝粟帛,令汝温饱,何为陵之?”语华人曰:“鲜卑是汝作客,得汝一斛粟,一匹绢,为汝击贼,令汝安宁,何为疾之?”]

    后征服族与被征服之族融为一国,武士遂成为专业之分工,所谓“士农工商”四业也。士为最高等,亦为武士之专名。武士子弟转为行政官吏,遂为文士,即所谓“仕”也。

    

    34、大石棚即古社

    先秦考古沿海各地多见垒大石为石棚者(浙江、江苏、山东、辽宁、河北等)。

    案石棚即社,其名亦曰“邦”(棚)、“封”。

    社古音从石,不从土,即“祏”,社之本字。土者,堆也,地也。垒石为社,即土。故土古音社、石。其字正象石棚。

    

    35、两昊之虚

    太昊之虚在陈。陈,震也,即震泽,今之淮阳。(河南)

    少昊之虚在曲阜。曲阜者,弯曲之山阜也,古称穷桑,即空桑(山东)。

    

    36、战国初叶形势及改革

    春秋最强之国为蛮夷之楚。越灭吴。楚灭越(-379—-329)。

    但楚并无力争夺中原。中原之最强者晋、齐也。

    三家分晋,公室沦于庶枝新贵,是为晚周历史之转折点。晋之公器在魏,魏承晋业。

魏、齐、秦庶枝贵族发动了改革运动。

楚国贵族拒绝改革。

    魏文侯之改革最早遵循于子夏、孔子之学说。孔学为庶民革新之学。

    齐国则由外来之陈姓庶族取代姬姜氏旧族。

    由此开始了齐魏之中原争霸。魏在文武侯时成为当时最强之国。至商鞅时秦国尚无力对抗强魏。

    (齐策:“卫鞅谋于秦王曰:夫魏氏其功大而令行于天下,其与必众。故以一秦而敌大魏恐不如。”)

    魏之衰落在于齐魏马陵之战(-341)。然此前自魏文侯始,魏执列国牛耳垂七十年。


37、商鞅改革军制

魏之军制仍沿周制而仍为专业武士制度。士兵乃贵族之族军。以战车为主力。由农夫为供养。(齐策:齐之技击难当魏之锐卒,魏之锐卒难当秦之武兵。)

    商鞅改革,废除了专业武士制度,以农夫编为军旅。改革车战为步战,建立步骑混合军种,遂得称雄天下。乃乘齐魏争霸两衰之势,击败魏国,争锋天下。

    

    38、单于即天王语转

    匈奴首领称单于。单于乃夏语龙名,即“蟾蜍”语转。单于即天王。周王称“天子”或“天王。”《左传》隐元年:“秋七月,天王使来。”唐代,外藩则称唐帝为“天皇”。

    

    39、黍非高梁及五谷起源

    《管子》:“黍者谷之美也。”《吕氏春秋》:“饭之美者,阳山之稷。”稷,穄也。谷即稷。美稷曰黍,黄小米也。

    “禾”本为粟(黍音通,黍粒曰粟),稷之专名,后演为百谷之总名。

    古所言麦,皆指大麦。可越冬种,《管子》:“麦者谷之始也。”农历五六月“尝麦”。秋本为焦黄之意,当指麦黄,古农人以麦黄为“秋”。秋者,焦也。《吕·任地》:“孟夏之昔,杀三叶而获大麦。”

    大麦原产地在中国西部云南、西康、青海、蒙古。为山岳带抗寒及耐旱作物。

    麦种多,有大麦、燕麦、攸麦。荞麦、雀麦。黑麦、青稞。

    小麦即瑞麦。瑞,白玉曰瑞。白面也。瑞雪,如玉,白雪也。汉以后称小麦为“来”,大麦为“牟。”牟者,芒也。长芒曰牟,短芒曰麦。或云麦来自早周,或云来自张骞,世界之栽培小麦原产地在阿富汗。

    程瑶田《九谷考》谓黍、稷为高梁。高梁原产非洲,似在元明之际进入中国。或由印度、缅甸,或由郑和。

    

   40、 “通古斯”语源

    清书《朔方备乘》卷十七:

“(东胡)一作通古斯,亦曰喀木尼汉,即索伦别部也,其俗使鹿。”

通古斯,即东胡转音也。

    

    41、麒麟即白鹿

   清书《朔方备乘》卷十七:“俱畜鹿以供乘驭驼载。其鹿灰白色,形似驴骡,有角,名曰俄轮林。”(又称“鄂伦”)

    鄂伦又记作俄轮林,即麒麟转音。麒麟即驯鹿,可供骑乘。(其古音ji-e)

    驯鹿,即鹿种之“四不象”也。

    

    42、华夏民族的起源

    华夏民族形成于距今1万—5千年之间。它的血族来源包括:

    1.戎羌人(夏族,藏缅语系,来自中国西部)(夏族)(周族,秦族)

    2.狄人(塞种,阿尔泰突厥语系)(商族)

    3.东胡人(北亚人,阿尔泰通古斯语系)

4.蛮越人(海洋尼格罗东南亚小黑人,又称侏儒、佝偻,即,是史前期遍布中国沿海的原住民。今安达曼群岛的明尼可帕人,吕宋的埃塔人,澳、新的毛利人。身高在1.5—1.6m。山海经作“周侥”、“焦侥国”。)海洋俾格米人。

    华族主干是羌人。夏禹。炎帝,姜姓及狄人黄帝,(有熊)有易、狄。

    华北平原原为东胡所世居。羌夏族自西而来,戎狄人自北而来。遂将东胡人驱逐东移。

    今之华夏实即以羌夏为主体与戎狄一部(有易)、东胡遗部融合而成。(狩猎者:山戎。)

    商以前以黄河中原为中心。周秦汉西移,乃以渭河关中平原为中心。

    黄帝,有熊氏,东胡族。

    华夏文明即中原与渭河文明。自细石器时代,中原渭河文明已经形成,以细石器和彩陶为标志的大河农业文明。(仰韶,半坡)吸引着北部草原的游牧者和商人。

    

43、法国发现史前的人吃人证据

    (关于殷虚人肉宴参见王宇信书。)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等的科学家和法意科学家在法国东南部丰特布雷古阿史前期人的洞穴里发现了人吃人的具体证据。他们说洞穴里发现了六千年前新石器时期的人类骨头,和丢弃的食物垃圾堆在一起,上面有石头工具切割的痕迹和断裂点,清楚说明当时把人宰割,肉被作成食物吃掉,骨头则被丢弃,就象吃野兽和家畜一样。


44、九首乃误字

“雄虺九首”案九乃误字,当读魁,大也。


45、雄虺

    《尔雅释鱼》:“虺虫……首大如擘指。”

    郭注:“此自一种蛇,人自各为蝮虺。今蝮蛇细颈、大头、焦尾,色如艾,约文,文间有毛似猪鬣,鼻上有针。大者长七八尺,一名及鼻,非虺之类,此足以明此自一种蛇。”

注文:“虫,一名蝮,博三寸,首大如掣指,象其卧形。”

案所谓“雄虺”即眼镜蛇。


    46、无余即虎

《吴越春秋》:“禹周行天下,还归大越,登劳山以朝四方群臣,封有功爵有德,崩而葬焉。至少康,恐离迹宗庙祭祀之绝,乃封其庶子于越,号曰无余。”

无余即於菟,虎神也。

禹本巴人,西羌族。崇拜龙(鳄)及虎。


    47、禹本戎族

    《史记周本纪》正义引《山海经》:

    “黄帝生苗龙(蛮龙,鲸),苗龙生融禹(戎禹)——融禹生并明(开明启文明)——并明生白犬(白马)”。

白犬有二,一为犬戎。


    48、十月历

    《太平经》三合相通诀:

    “十乃数之终也。故物至十月而反初。天正以八月为十月,故物毕成。地正以九月为十月,故物毕老。人正以亥为十月,故物毕死。

三正竟也,物当复生,故乾在西北。凡物始核于亥,天法从八月而分别之。九月而究竟之,十月实核之。故天地人三统俱终,实核于亥。”


    49、巫术

    巫术有三种:

    J·Frazer:1.模拟(Imitation nagic)以相似类行为模拟因果

    J·Frazer:2.感触(Contagious magic)以部分作用总体

    3.象征,以象征作用于实在(以语言、符号图徽、护身符类实现某种超自然作用)

例如:

    (1)模拟蛙鸣、鼍鸣以致雨(因,蛙鼍鸣→果,雨)

    (2)部分从属于总体,鞭鞑衣服、埋葬衣服、木偶等(实物象征)

(3)抽象作用,语言、咒语与图象(抽象象征)


50、游牧文化

    迄今为止,研究中国古文化问题者,所注意的往往只是农业定居文化,而忽视了草原游牧文化。

    但黄帝、禹、牧亥都是游牧文化的代表。

    在中国上古史上,必定曾有一个游牧文化时代,北方——东北、西北的游牧民族起了传播文明的重要媒介作用。

(《考古》,1985,5介绍了青铜器中的外来因子。 《文物》,1986,1,周贝雕西域人。前8世纪)

           

    51、黄帝既是天神亦是地神

黄帝,汉代亦称黄神,天神也。黄、光通,黄帝即太阳神,亦为五行中央黄土之神。这包含着一种意义:天地相通。日月从地底升起。  




  评论这张
 
阅读(262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