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吕端大事不糊涂:宋初未遂的一次宫廷政变   

2014-11-20 09:0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代一次奇特的宫廷政变 
作者:椤山随笔

    “太宗不豫,真宗为皇太子,端日与太子问起居。及疾大渐,内侍王继恩忌太子英明,阴与参知政事李昌龄、殿前都指挥使李继勋、知制诰胡旦谋立故楚王元佐。太宗崩,李皇后命继恩召端,端知有变,锁继恩于阁内,使人守之而入。皇后曰:“宫车已晏驾,立嗣以长,顺也,今将如何?”端曰:“先帝立太子正为今日,今始弃天下,岂可遽违命有异议邪?”乃奉太子至福宁庭中。真宗既立,垂帘引见群臣,端平立殿下不拜,请卷帘,升殿审视,然后降阶,率群臣拜呼万岁。以继勋为使相,赴陈州。贬昌龄忠武军司马,继恩右监门卫将军、均州安置,旦除名流浔州,籍其家赀。”(宋史。吕端传)


    壬辰,帝不視朝。癸巳,崩於萬歲殿。參知政事溫仲舒宣遺制,真宗即位於柩前。

    初,太宗不豫,宣政使王繼恩忌上英明,與參知政事李昌齡、知制誥胡旦謀立楚王元佐,頗間上。宰相呂端問疾禁中,見上不在旁,疑有變,乃以笏書“大漸”字,令親密吏趣上入侍。及太宗崩,繼恩白后至中書召端議所立。端前知其謀,即紿繼恩,使入書閤檢太宗先賜墨詔,遂鎖之,亟入宮。后謂曰:“宮車宴駕,立嗣以長,順也,今將柰何?”端曰:“先帝立太子政為今日,豈容更有異議!”后默然。上既即位,端平立殿下不拜,請捲簾,升殿審視,然後降階,率羣臣拜呼萬歲。(王繼恩等謀廢立,實錄、國史絕不見其事跡,蓋若有所隱諱。今據呂誨集正惠公補傳及司馬光記聞增修,補傳所載,比之記聞尤詳也。)

    续资治通鉴长编  (宋)李焘著


    上二节皆依据司马光之《涑水记闻》卷六180-181条(89年中华书局版):

    壬辰,帝不视朝。癸巳,崩于万岁殿。参知政事温仲舒宣遗制,令皇太子即位于柩前。初,帝不豫,宣政使王继恩忌太子英明,与参知政事李昌龄、知制诰胡旦等,谋立楚王元佐,颇间太子。宰相吕端问疾禁中,见太子不在旁,疑有变,乃以笏书“大渐”字,令亲密吏趣太子入侍。及帝崩。继恩白后至中书召端,议所立。端前知其谋,即绐继恩,使入书阁检太宗先赐墨诏,遂锁之,亟入宫。后谓曰:“宫车晏驾,立嗣以长,顺也。今将奈何?”端曰:“先帝立太子,正为今日,岂容有异议邪?”后默然。(杨乐道云)

    太子既即位,端平立殿下不拜,请卷帘,升殿审视,然后降阶,率群臣呼万岁。

    在这段宋史《吕端传》里留下的记录里,吕端一人粉碎了一次宫廷政变。发动这场换皇位继承人闹剧的四个人物都是宋太宗身边的人:王继恩宋太祖及宋太宗两个皇帝的贴身太监总管。(宋太宗能登基,和他有莫大的干系。据《宋史》,宋太祖驾崩时,宋皇后急令王继恩召太子赵德芳入宫,王继恩却拿着遗诏去找晋王赵光义,后来赵光义继位,即宋太宗,他自然也就成了太宗皇帝身边的最亲信的太监。)李昌龄,是王朝的副宰相(参知政事)吕端的同事,三是李继勋,皇帝的贴身大内警卫主管(殿前都指挥使),四是胡旦,皇帝的机要秘书之一(知制诰)。这起阴谋的参与者都位居要津,加上李皇后对他们行为的默认,要不她一见吕端怎能说出这么一句带有明显倾向性的话呢?如若成功,历史要改写。亏了对大事不糊涂的吕端,这政变没有成功。

    李焘在续资治通鉴长篇说:“王繼恩等謀廢立,實錄、國史絕不見其事跡,蓋若有所隱諱。”究竟这里边要隐讳目的何在?或许因为李皇后的涉及其间而有关系?为了保全国母的颜面而为是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之一。

    此记录是司马光根据杨乐道的话而记录的,杨乐道(畋)是从何处听来的,司马光没有交代。查宋史.杨畋传中提到“畋出于将家,折节喜学问,为士大夫所称。”杨畋虽出身军人世家(宋初名将杨业的弟弟杨重勋的曾孙,杨业在宋太宗兴国五年,随宋太宗北征时,太宗莫州之败,全赖杨业护驾而得脱险。),但他本人是却是进士及第出身,从“秘书省校书郎”做起,做过起居舍人、知谏院,吏部员外郎,天章阁待制兼侍读、判吏部流内铨等官,交游算是广阔的了。以他的家世和学问,听到前代的宫中秘闻奇事大概不少。作为历史学家,司马光对历史素材收集的敏感及取舍从《资治通鉴》里可以读的出来。这件历朝“实录”及“国史”里找不到的事迹,听到杨畋的这段话,顺手给记录了下来,才有后来在宋史吕端传里留下的记录。而证明此流产政变有发生过的最明确的是涉及此案的王继恩,李昌龄,胡旦,李继勋在宋真宗登基后均贬官,驱出京师。主谋之一王继恩且因此而在贬地丧命。才登基的宋真宗,根基尚不太稳妥时,虽有吕端为他护航,如追究起来,大概牵涉到的宫里宫外的人事太大,结局如何,是件无法预见的。一个面对强敌的相对弱国,为了安定,不能先从内部乱起。这点宋真宗和吕端都是清楚明白的。宋真宗也不想因此兴大狱,此事也就此了了,留给后人们一大谜团,历史总在迷糊中显现其真实,而历史之所以复杂,就是因为人为的把真实隐去而造成的。

    一件或许改变历史的大事,仅因一个对大事不糊涂的人,在关键时刻从容处置,而把一件“大祸”消弭于无形,在中国历史里可能找到相似的例子不多。王继恩等人究竟有如何具体的布置来玩这场换皇帝的游戏,可能后人们永远无法找到具体的事实。但要是没有司马光的这笔记录,或许就连这换皇帝继承人的游戏在历史里也不会有记录。历史的形影总是不定的,这或许可为一注脚?人们只能多几个“假设”来猜其过程,这就为所谓的小说家言而留下了的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646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