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黄世殊 何新著译编年提要(20) 楚辞学-2  

2013-06-29 14:4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宇宙之问:<天问>新考(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注释提要

尧,帝尧。姚,舜姓姚。屈原问史,始于尧。盖春秋以前,中国古史传说,本始于尧也。故孔子也仅言及尧舜,《尚书》亦始于尧典。

伏羲、黄帝本非人名,而是天神(太阳)的神号。黄帝即光明上帝。羲即朝曦之神,羲氏乃天官之族称。战国晚期,秦汉之际,托古者乃创生伏羲、女娲为开辟者之新说。实际上,伏羲就是禹,女娲就是涂山氏。《史记?夏本纪》正义引《帝系》:“禹娶涂山氏之子,谓之女娲,是生启。”又《索隐》引《世本》云:“涂山氏女名女娲。”

娲字又作。女娲即女。女即嫘祖、嫘母,又传说为黄帝妻,则黄帝即禹也。女又作母、牧、历母、历首。她是舜的女娣。《说文》:“舜女娣名首。”《汉书·古今人表》:“首,舜妹。”

传说尧嫁二女于舜,事前未告二女乃帝女也。姚告,即告姚,告诉舜。姚亦读为予,预告。《稽古录》:“尧既妻以女,试之。”“厘降二女于洛讷,嫔于虞”。洪兴祖说:孟子曰:“舜不告而娶为无后也。”帝之妻舜而不告,何也?

“佥(皆)日何忧,何不课而行之?” 佥,咸,皆。忧当为疑。课,读考,考察。行,用也(《周礼》郑注)“课而行之”,课读为“考”。上古用人,已有考试之制。《史记?伯夷列传》记:“舜禹之间,岳牧咸荐,乃试之于位,典职数十年。功用既兴,然后授政。”正义:舜、禹皆典职事二十余年,然后践位。而命治水,则只有荐而无课试之记载。故屈原有此疑问也。

“鸱龟曳衔,鲧何听焉?”闻一多谓鸱龟即玄龟。鸟首龟身,实乃鳄鱼也。鳄鱼之声如雷,“龟吼如牛,声响山谷”。鳄鱼穴居,穴造甚深。穿之可用作水道。鳄鱼锐首如角,故名鸱龟。又称蛟、鲛。

何按,闻说确不可易。鲧、龟古音通。闻氏说鲧为龟神、鳖神,实即龙神、龙祖。又鲧之音转为鼓,河鼓,乃天河星名。治水以作堤为主,鳄鱼穿穴堤毁。禹则疏导为主,以鳄穴为沟洫(可见《易之临卦》)。

“顺欲成功,帝何刑焉?”顺,假设问语,直也。直欲,即将。传说鲧治水首先是筑堤坝以堵洪水,而禹则主要是疏河道以引洪水。

屈原认为,按照鲧的想法本来并非不可以成功,但却遭到了杀害,是为什么呢?《离骚》有“鲧幸直以亡身兮,终然夭乎羽之野”。屈原同情鲧,故问。

《墨子·尚贤》:“昔者伯鲧,帝之元子,废帝之德庸(祝融),既乃刑之于羽郊。”此认为鲧是天帝之子,与祝融相斗,而被杀于羽郊。则鲧又即传说中的共工氏。

关于鲧之被杀,或以为治水失败,或以为权争。《韩非子?外储说》:

“尧欲传天下于舜。鲧谏曰:不祥哉。孰以天下而传之于匹夫乎”尧不听,举兵而诛杀鲧于羽山之郊。共工又谏曰“孰以天下而传之于匹夫乎”尧不听,又举兵而流共工于幽州之都。于是天下莫敢言无传天下于舜。”

《吕氏春秋·恃君览·行论》:“尧以天下让舜。鲧为诸侯,怒,于(与)尧曰:‘得天之道者为帝,得地之道者为三公。今我得地之道,而不以我为三公。’以尧为失论,欲得三公,怒其猛兽欲以为乱。比兽之角,能以为城,举其尾,能以为旌。召之不来,仿佯于野,以患帝,舜于是殛之于羽山,副之以吴刀。”

“启代益作后,[]卒然离孽?何启惟忧,而能拘是达?”启益之战,即《尚书·甘誓》之“甘之战”。“大战于甘,乃召六卿。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

《尚书序》曰:“启与有扈氏战于甘之野,作《甘誓》。”《史记·夏本纪》曰:“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启遂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有扈氏不服,启伐之,大战于甘。将战,作《甘誓》……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服。”《逸周书·史记》曰:“有夏之方兴也,扈氏弱而不恭,身死国亡。”注:“有夏启也,战于甘,灭扈也。”

《吕氏春秋·先己》:“夏后相(启)与有扈战于甘泽而不胜,六卿请复之,夏后相曰:不可……于是乎处不重席,食不贰味,琴瑟不张,钟鼓不修,子女不饬,亲亲长长,尊贤使能,期年而有扈氏服。”

《吕氏春秋·召类》:“禹攻曹魏、屈骜、有扈,以行其教。”

《后汉书·冯衍传》曰:“讯夏启于甘泽兮,伤帝典之始倾。”《天问》王逸章句:“启与有扈氏战于甘之野。”洪兴祖补注曰:“启用兵以灭有扈,有扈遂为牧竖。”《今本竹书纪年疏证》卷上,“帝启”条下载:“王帅师伐有扈,大战于甘。”《吕氏春秋·先己》曰:“夏后伯启与有扈战于甘泽。”高诱注曰:“《传》曰:‘启伐有扈’。”《太平御览》卷八十二引《先己》“夏后伯”于“帝启”条下。

这一甘泉大战,是西来之黄帝族(禹,启)与东方之虞舜族(益,有易)争夺中国中原控制权的一场大战,即黄炎大战。此战揭开了中国历史之新局面。甘泉,也就是阪泉。司马光《稽古录》:“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禽而杀之。诸侯皆去神农氏,归黄帝。黄帝与炎帝子孙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诸侯咸尊黄帝为天子,代神农氏。” 黄炎之战应即此战。

从上引诸条材料完全可以说,甘泉之战即阪泉之战。炎帝即火正重黎,即祝融,亦即虞舜之后伯益。黄帝,即大禹之后启。与有扈氏大战于甘地的就是夏启。有扈,即有易,即有益,即伯益也。亦即东夷、九夷也。又,黄帝姬(姒)姓,号有熊氏,熊古音从以,有熊,姬皆亦有易之音转也。

关于益,书传或称禹益同治水,益为禹之功臣。《尚书·皋陶谟》曰:“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昏垫。予乘四载,随山刊木,暨益奏庶鲜食。”《史记·秦本纪》曰:“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锡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为辅。’帝舜曰:‘咨尔费,赞禹功,其赐尔早游,尔后嗣将大出。’”大费即益(伯益之合音近费)。《论衡·别通篇》曰:“禹益并治洪水,禹主治水,益主记异物。”

或传说禹益同灭苗民。《墨子·非攻》:“昔者三苗大乱,天命殛之……高阳乃命禹于玄宫。禹亲把天之瑞令,以征有苗。雷电爆(勃)振(震),有神人面鸟身,苗师大乱,后乃遂几。”《太平御览》引《随巢子》曰:“昔者三苗大乱,天命殛之。夏后受命于玄宫,有大神人面鸟身,降而辅之。司禄益食而民不饥,司金益富而国益实,司命益年而民不夭,四方归之。禹乃克三苗而神民不违,辟土以王。”

孙诒让谓人面鸟身之神即《明鬼》秦穆公所见之勾芒。而杨宽谓勾芒即益(《中国上古史导论》见《古史辩》七册上编)。

《战国策·燕策》记:“禹爱益而任天下于益。已而以启为吏,及老,而以启为不足任天下,故传天下于益,而势重尽在启也。已而启与友党攻益而夺之天下。是禹名为传天下于益,而实令启自取之也。”(说并见《韩非子》)《竹书纪年》:“禹(当为益之讹)干启位,启杀之。”

何又按,伯益书传或说为“虞人”,舜族号有虞,则伯益或为舜子,或为舜之族子。

益舜欲禹立之,而禹行后汉曹孟德之计,以益为汉献帝,伪立而阴命启夺之也。《韩非子·外储说》曰:“禹爱益,而任天下于益,已而以启为吏。及老,传天下于益,而实令启自取之也。”

惟忧,无忧。惟读若无。“离孽”即作孽。孽,灾祸。能拘,能够。是,读为至。达,达意。

《晋书·束皙传》引《纪年》曰:“益干启位,启杀之。”《史通·杂说上篇》曰:“《竹书纪年》出于晋代,学者始知后启杀益。”《燕策》曰:”或曰:禹授益而以启为吏。及老而以启不足任天下,传之益也。启与友党攻益而夺之天下,是禹名传天下于益,其实令启自取之。”

“浞娶纯狐,眩妻爰谋。” 浞,寒浞,是羿之养子。

王逸注:“浞,寒浞,羿相也。羿田将归,使家臣逢蒙射而杀之,贪取其家以为妻也。”《左传》襄公四年:“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树之诈慝,以取其国。外内咸服,羿犹不悛,将归自田,家众杀而亨之。浇,寒浞子。《左传·襄公四年》:“浞因羿室,生浇及。恃其谗慝诈伪,而不德于民。使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后杼灭于戈。有穷由是遂亡。”浇字一作“”,《论语·宪问》:“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汤舟,俱不得其死然。’”孔安国注:“羿,有穷国之君。篡夏后相之位,其臣寒浞杀之。因其室而生多力,能陆地行舟。”所言即所谓“强圉”。故王逸注:“强圉,多力也。”夏桀,夏代亡国之君。后辛,殷末代亡国之君纣。菹,碎切酸菜,醢,肉酱。菹醢,言纣以酷刑杀害忠良。强圉,强禺,偶强也。常追,追常。遂,坠也。

《离骚》曰:“羿淫游以佚田兮,又好射夫封希。固乱流其鲜终兮,浞又贪夫厥家。”

按:《左传》曰“浞因羿室”,《离骚》日“浞贪夫厥(羿)家”。羿妻即洛妃神女也,本为河伯之妻,羿杀河伯而夺之也。(《唐虞夏史考》五)。

纯,白也。纯狐即白狐,疑即白胡,白种美女也。

传说羿妻纯狐氏,即洛嫔,本为启(河伯)妻。好淫,为羿妻,叉淫于寒浞。寒浞和她合谋而杀死羿。眩,迷惑。妻,指纯狐。爰,即焉,设问词,什么。爰谋,即“何所图谋”?这二句是说寒浞迷惑于羿妻却又中了圈套。

《左传》昭二十八年:“昔有仍氏生女,湛黑而甚美,光可以鉴,名曰玄妻。乐正后夔取之,牛伯封,实有豕心,贪婪无餍,忿类无期,谓之封豕。有穷后羿灭之,夔是以不祀。”《天问》之“眩妻”与《左传》之“玄妻”当系一人。

闻一多说:《左传》以玄妻为夔之妻,寻绎本篇,则当为启妻(河伯封希即启,纯狐眩妻即雒嫔,雒嫔即启妻)。启与夔盖一人之分化耳。夔为乐正,启亦好声乐而又似始作《九韶》者。夔子伯封灭于羿,启子太康亦然(伪《五子之歌》)。夔妻有仍氏女。扬雄《宗正卿箴》曰:“昔在夏时,太康不恭,有仍二女,五子家降。”其说可视为父子相混,本启事而误为太康也。且夔启字音亦相近。然则启与夔果在可分不可分之间也。知夔即启,夔即河伯,则眩妻即玄妻,应无可疑。

《帝王世纪》曰:“帝羿有穷氏自阻迁于穷石,寒浞杀羿于桃梧,遂代夏立为帝。寒浞袭有穷之号,因羿之室。”

“阻穷西征,岩何越焉?”阻,羿之故地也。在东夷。晋《太康理志》:“河南有穷谷,羿灭夏,自迁于此。”

《左传》:“后羿自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童书业说,即羿西征往穷石见西王母求不死之药事。毛奇龄说:“羿自迁穷,愈于西征,其岩险何过于他国也。”

阻穷西征,即西征穷,西征自至穷。穷者,穷山。《海外西经》:“轩辕之国,在北穷山之际。”《离骚》:“夕归次于穷石。”《淮南子》:“弱水出自穷石。” 穷石即空桑、穷桑之音转。亦即空桐。《说文》:“弱水自张掖删(山)丹,西至酒泉合黎,余波入于流沙。”《夏本纪正义》:“兰门山,一名合黎,一名穷石山。在甘州删丹县西南七十里。”即今甘肃山丹县也。

有穷又称穷石,地亦在西域昆仑。行而往昆仑必经穷石也。《山海经·海内西经》:“海内昆仑之虚……帝之下都,……百神之所在。八隅之严,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之。”“八隅之严”,严通岩,即此所谓“岩何越焉”也。《海内西经》又曰:“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契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契窳者,蛇身人面,贰负臣所杀也。”注:“为距谷死气,求更生。”《海内南经》:“契窳龙首,居弱水中,……其状如龙(首)。”注:“契窳本蛇身人面,为贰负臣所杀,复化而成此物也。”《图赞》曰:“契窳无罪,见害贰负。帝命群医,操药夹守。遂沦弱渊,化为龙首。”

《淮南子·本经篇》云“契俞”为羿所杀,即契窳,贰负臣即羿(贰负即二妇、二母,东母西母是也。羿乃东母(东夷)之臣,尝从西王母请药,盖本故言其为贰负/二母之臣)。契窳居弱水而弱水出穷石。故此诗言盖相传羿西往穷石,杀契窳,群巫复活契窳,契窳遂化为龙,入居弱水。岩,指高山。

纯狐与玄扈声通。则纯狐、雒嫔亦一人矣。纯玄声近,纯狐即玄狐。(《内经》“玄狐蓬尾”。】但纯有白义,言则为黑而号曰玄妻。纯狐即嫦娥也。臧读为藏,言羿既得灵药,何以不能深固藏之哉?又案:《淮南子》、《灵宪》嫦娥皆作娥,疑即玄狐声之转,玄狐即纯狐也(明陈本礼固有此说)。《湘阴录》引《纬书》亦云“嫦娥小字纯狐”。

傅斯年、童书业皆以嫦娥窃药事说此数问,确不可易。《淮南子·览冥篇》:“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嫦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北堂书抄》150引《归藏》:“昔嫦娥以西王母不死之药服之,遂奔为月精。”《文心雕龙·诸子篇》:“《归藏》之经,大明迂怪,乃称羿毙十日,嫦娥奔月。”

《后汉书·天文志》注引《灵宪》:“羿请无死之药于西王母,娥窃之以奔月,将往,枚筮之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惊毋恐,后且大昌。’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蜍。”《天问》曰“夜光何德,死则又育”,谓月神何得不死之药,故能死而复生。可知娥窃药奔月,先秦已有其说。娥即月中白虎、玉兔及蟾蜍精之人格化也。

“妹嬉何肆?汤何殛焉?”妹嬉,即《竹书》之末喜氏。肆,读如崇,同属心母,可通假。殛,杀《说文》。据《列女传》与《世本》均言汤伐桀,桀与妹嬉同被流放(一说为逃亡)南巢而死。异说不同。

王逸《章句》:“蒙山,国名也。言夏桀征伐蒙山之国而得妹嬉也。”

《管子·轻重》曰:“女华者,桀之所爱也,汤事之以千金。曲逆者,桀之所善也,汤事之以千金。内则有女华之阴,外则有曲逆之阳,阴阳之议合,而得成其天子,此汤之阴谋也。”

朱熹《集注》曰:“桀伐蒙山之国,而得妹嬉,因此肆其情意,故为汤所殛。”

《国语》:“史苏曰: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有施即有易,妹喜亦有易之女也。是桀初得妹喜而嬖之,以为元妃。后又伐岷山得琬、琰,而弃有施(易)氏之女于洛。岷山即蒙山,其音同也。闻一多则认为琬琰(婉蜒、婵娟)乃妹喜别名。

曲逆疑即伊尹(伊尹一曰阿衡,曲阿义同,逆衡声近)。“阴阳之议成而得成其天子”,即妹嬉与伊尹交以间夏也。

《管子》以间夏者为琬琰,《纪年》以为妹嬉,名异而实同。

《吕氏春秋·慎大》:“[]欲令伊尹往视旷夏,恐其不信,汤由亲自射伊尹。伊尹奔夏三年,反报于亳曰:‘桀迷惑于末嬉,好彼琬、琰,不恤其众。众志不堪,上下相疾,民心积怨,皆曰:上天不恤,夏命其卒。’汤谓伊尹曰:‘若告我旷夏尽如诗。’汤与伊尹盟,以示必灭夏。伊尹又往复视旷夏,听于末嬉。末嬉言曰:‘今昔天子梦西方有日,东方有日,两日相搏,西方日胜,东方日不胜。’伊尹以告汤。商涸旱,汤犹发师以信伊尹之盟。故令师从东方出于国西以进。未接刃而桀走,逐之至大沙。”

屈原此问大意谓桀伐蒙山得妹嬉,妹嬉终与伊尹交而亡夏,是蒙山之役,得不偿失,故曰“何所得焉”?

妹嬉与伊尹交以间夏,是于桀为有罪,于汤为有功。汤既败桀,并妹嬉亦放之东巢,故曰“妹嬉何肆,汤何殛焉”?

《宇宙之问:<天问>新考??<天问>新编新注?三、问商》(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注释提要

“该秉季德,厥父是臧;胡终弊于有扈,牧夫牛羊?”

该,王国维说即“亥”,即王亥,殷之高祖。季,吉也。季德,即吉德、美德。臧,强也。《山海经·大荒东经》:“有困民国……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为河伯仆牛,有易杀河伯,取仆牛。”郭璞注:“《竹书》曰: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是故殷上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也。”郭沫若说后文“恒秉季德”之恒亦即卜辞中之王恒。

《史记·殷本纪》:“冥卒,子振立。振卒,子微立。”《索隐》:“振,《系本》作核。”云振为核或垓之讹,即王亥也。

《吕氏春秋·勿躬篇》“王冰作服牛”,《世本·作篇》“胲作服牛”,胲为亥之假借。冰者,篆文与亥形近而伪。

 服牛,即《山海经》之仆牛,本篇之朴牛。

 王国维据卜辞人名又有季,而本篇云“该秉季德,厥父是臧”,从而认为季为王亥之父,即“冥”。何按:季与冥难以沟通。疑王说有所不确。昏,即冥。微,即上甲微。昏、微乃王亥之父兄也。

秉,持。比也。秉德乃先周常见赞语。《谥法》:“秉德不回曰孝。”“秉德遵业曰烈。”臧,即承。

弊,败,危败。有扈,即“有易”(扈音从邑)。《章句》:“有扈,浇国名也。浇灭夏后相,相遗复子曰少康,后为有仍牧正,典主牛羊,遂攻杀浇,灭有扈,复禹书迹,嗣夏配天。”

王国维《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说:“《山海经》、《竹书》之有易,《天问》作有扈,乃字之误。盖后人多见有扈,少见有易,又同是夏时事,故改‘易’为‘扈’。”亥弊于有易,《竹书纪年》记载说:“夏帝泄十二年,殷侯子亥宾于有易,杀其君绵臣。”牧牛羊,指亥寄居有易国放牧之事。《山海经·大荒东经》:“有困民国,有人曰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

顾颉刚举《易·大壮》六五“丧羊于易”,《旅》上九“旅人先笑后号,丧牛于易”,以为亦说此事。

王氏又云:《山海经》、《天问》、《吕览》、《世本》皆以王亥为始作服牛之人。《管子·轻重篇》:“殷人之王,立皂牢,服牛马,以为民利,而天下化之,”当即谓王亥。卜辞记祭王亥用牲至三百牛之多,乃祭礼之最隆者,盖亦以其为制作之圣人,非徒以其为先祖。周秦间王亥之传说,胥由是起也。

案:王此说甚是。卜辞于诸先祖称高祖者,惟夔、亥及太乙三人而已。夔即喾,太乙即汤,疑三人者或以德尊,或以功显,非其他先祖所可比,故其后人特旌之以殊号。

本篇所问殷事,大都以喾、该、汤、纣四王为中心,就中纣为亡国之君,详其事,所以为后世之炯鉴;其余三王,与卜辞称高祖者悉同。

“有扈牧竖,云何而逢?”有扈,有易。竖,即庶,奴也。云何,缘何,为何也。设问语。

逢,风也。古语诱女曰“风”,又曰“朋”。有易即有狄,即九夷,羽翟(长翟),即代。乃上古北方一重要民族。案:翟与狄通。《说文》:“狄,赤狄,本犬种。”代即狄声之转。(《大氏壶》曰:“大氏福□,岁贤鲜于。”鲜于即鲜虞,即有易,即有虞(舜族)也。

《左传》昭公十二年杜注:“鲜虞,白狄别种。”《诗经·有大之杜》序释文云:“本或作夷狄字。”《颜氏家训·书证》亦云:“河北本皆为夷狄之狄,亦读如字。”传:“大,特也。”)其先盖以犬为图腾,故曰:“翟犬者,代之先也。”人似亦白种,故又称胡,又称“白狄”。赵简子梦帝告以翟犬赐其子,犹言以代赐其子耳。《尔雅·释兽》:“麇绝有力,狄。”

牧竖,牧人。竖是蔑称,犹言小人。此指王亥。

此问:有易牧仔王亥凭何匹配有易之女?

《宇宙之问:<天问>新考??<天问>新编新注?三、问商?[附录]关于伊尹(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编者按:

此文原题《伊尹史事钩沉》,曾收入何新古经新解丛书卷六《宇宙之问?<天问>新解》(时事出版社,20021月第1版)。

内容提要

伊尹是夏商之际一位重要而杰出的政治家。

伊尹不是传说人物,而是历史人物,见诸甲骨及金文。

伊尹,莘姓,莘多异文,或作,或作先,或作,或作辛。

有辛即高辛族裔,妻、禹母即有莘氏。

高辛一族与中原世为婚姻。尧、商汤、周文王亦皆婚有莘氏。

伊尹乃汤之妻舅也,是有莘小族首领、部族政治家。

伊尹不仅是政治家,而且精于农事,精于烹调,故长寿。

伊尹以其多能智慧而提升商之文明。

入商后,伊尹以国舅身份成为仅次于商汤的权臣。

汤死后,伊尹流放新王太甲于桐,亲自执政七年。

伊尹死后,殷商人尊之为神,常以之与汤合祭。

有伊氏之部落即有易之部落。

汤与伊尹联姻,即与有易联姻。

有易即有虞。即昆吾,尧舜之王朝也。

甘之战启击败益,启代益,立夏朝。

有易由中原王朝而北迁冀州,成为北方的有易部族。

有易乃益之后族,为夏所伤,故有易与夏为世仇。

商族强大,伊尹遂图联姻结盟于商,弃旧恶同谋克夏。

阿衡,上古官名;以人名官,以官为姓氏

言人者,谓之伊尹;言官者,谓之阿衡。析一而为二。

尹、衡双声。衡音转为咸阿衡即巫咸。

汤死后为“太乙”,即北斗之神。伊尹死后则为雷神,主衡星。

伊尹为长寿之神。所在之星即南斗寿星(老人星)。

伊尹亦即少昊挚(清)也。甲骨文中黄尹即伊尹。

(注:本提要由编者根据文章内容归纳整理。)

《宇宙之问:<天问>新考??<天问>新编新注?四、问周》(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注释提要:

“伯昌号衰,秉鞭作牧。何令彻彼岐社,命有殷国?”伯昌,周文王,姓姬,名昌。商纣时为西方诸侯之长,号“西伯”。郑玄:“帝乙之初,命王季为西伯。至纣,又命文王典治南国江、汉、汝旁之诸侯。”《墨子·非攻》:“赤鸟衔符,降周之岐社,曰:天命周文王,伐殷有国。”

此诗句有二种解释。(1)号读为荷,衰读为蓑。荷,披也;蓑,蓑衣。披着蓑衣,持鞭放牧。(2)号,发号施令。衰,帅也。号帅,发号令。秉,执。秉鞭,比喻执政。《竹书》:“文丁四年,周公季历伐余无之戎,克之。命为牧师。” 王季、文王姬昌,曾被文丁任命为商之“牧师”。

闻一多说,衰指老也。《竹书纪年》帝辛三十三年:“王锡命西伯得专征伐。”四十一年:“西伯昌薨。”《礼记·文王世子》:“文王九十七乃终。”以此推之,则始专征伐时昌已年八十九,故曰“伯昌号衰,秉鞭作牧”也。

古者牧伯牧长之名,本假义于畜牧,故亦执鞭策以示号令。鞭一曰策,策之言刺也。牧伯秉鞭,故后世官制谓之“刺史”。

《殷本纪》:“纣赦西伯,赐之弓矢斧铖,使得专征为西伯。”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纣囚文王七年,诸侯皆从之囚,纣于是乎惧而归之。”

彻,废也,毁坏。岐社,建于岐地的宗社。

古公太王之后,周居岐山周原(今陕西省岐山县),建国、封社,古代立国必立社,作为政权象征。周文王时,乃迁于“丰”(在今陕西省长安县西北),于是毁岐社而建丰社。后武王伐纣而有周天下,又建都于镐京,于是而建天下之太社。

命有,领有。

“何令彻彼岐社,命有殷国”者,《墨子》曰:“赤鸟衔豳,降周之岐社,曰:天命周文王代殷有国。”《天问》所云即指是事。

《宇宙之问:<天问>新考??<天问>新编新注?五、问楚》(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注释提要:

“吴获迄古,南岳是止。孰期去斯,得两男子?”吴获,即楚之先祖吴回,又记作吴雷。雷、回古字通用,即祝融也。祝融一名异写多变,又作仲容,又作仲雍。传说为雷电神、火神。《楚公逆铭》吴雷,即《楚世家》吴回。《论语集释》卷六引高诱《月令注》:“吴回,回禄之神,托于灶,是月火主故祀之。”又云:“颛顼氏有子曰祝融,为灶神。”迄古,自古。

南岳,祝融之山,湘之衡山。《左传·襄公三年》:“楚子重伐吴,为简之师。克鸠兹,至于衡山。”止,址也,基地。又异说,南岳非今南岳。徐文靖云:“《括地志》今稽山一名衡山,《吴都赋》指衡岳以镇野。周时为扬州之镇,故亦称南岳也。”则地或说在吴越。

王逸说:“获,得也。迄,至也。古谓古公父也。言吴国得贤君,至古公父之时而遇泰伯阴让,避王季,辞之南岳之下,求采药,于是遂止而不还也。昔古公有少子曰王季,而生圣子文王。古公欲立王季,知天命至文王。长子泰伯及弟仲雍去而之吴,吴立以为君。谁与期会而得两男子,两男子谓泰伯、仲雍二人也。”

此说近人或疑之。何按:王说不误。季历即吴泰伯,是为吴初王。次子仲雍,《山海经》记作仲容。丁山、郭沫若等早已考证,仲容即楚先祖祝融也。

吴获即吴回,楚先祖也是祝融。《楚世家》:“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

《世本》:“老童生重黎及吴回。”又言“陆终娶鬼方氐之妹,谓之妇聩,是生六子,启其左肋,三人出焉,破其右肋,三人出焉。”重黎即季历,吴回即是楚祖祝融。

高亨认为吴获又作吴权(古音欢,与获音通)。吴获即吴回,即祝融,南岳之神也。高亨说:吴获当作吴权,获与权因字形相似而误。《山海经·海内经》记:“炎帝之孙伯陵,伯陵同吴权之妻阿女缘妇,缘妇孕三年,是生鼓延、殳。殳始为侯,鼓延是始为钟,为乐风。”郭璞注:“同犹通,言淫之也。”《天问》这条就是指这个故事,观察《天问》文意,吴权在南岳时,他的妻阿女缘妇与伯陵私通,生了两个孩子,托言怀孕三年而后生。其说迂曲,不足为信也。

自鬻熊至考烈王各世楚君如次:

鬻熊、熊丽、熊狂、熊绎、熊艾、熊黯、熊胜、熊杨、熊渠、熊挚红、熊延、熊勇、熊严、熊霜、熊徇、熊熊仪(若敖)、熊坎(霄敖)、熊冒)、武王(熊通)、文王(熊赀)、杜敖()、成王(熊恽)、穆王(熊商臣)、庄王(熊侣)、共王(熊审)、康王(熊招)、郏敖(熊员)、灵王(围)、公子比、平王(熊居)、昭王(熊珍)、惠王(熊章)、简王(熊中)、声王(熊当)、悼王(熊疑)、肃王(熊臧)、宣王(熊良夫)、威王(熊商)、怀王(熊槐)、顷襄王(横)、考烈王(熊元)。

以上共计四十一君,与《吕氏春秋》所云尚差一世。在未发现更可靠的人选之前,将公子比补入楚世系的作法,是稳妥的。

“彭铿斟雉,[]帝何飨?”彭祖,疑即夏禹。《逸周书·尝麦》:“夏天爱(袭)禹,赐以彭寿,思正夏略。”故称彭祖,因其疏治九河,故称河伯,后世演为彭祖、天蓬元帅。

彭铿,彭咸。斟,灼也,彭祖乃楚之先祖。《楚世家》:“陆终生子六人……三曰彭祖。彭祖氏,殷之时尝为侯伯,殷之末世灭彭祖氏。”《章句》亦谓:“彭铿,彭祖也,善斟雉羹,能事帝尧,犹自悔不寿,恨枕高而唾远也。”

梁玉绳曰:“彭祖始见《郑语》、《帝系》、《世本》,彭姓,封于大彭。名钱(或云,名翦),字铿,故曰彭铿。”

《郑语》:“彭姓:彭祖豕韦诸稽,则商灭之。”“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吕览》:“巫彭作医,巫咸(衡)作巫”。(巫咸即阿衡伊尹。)彭祖即老子。《神仙传》曰:彭祖,颛顼玄孙,至殷末,往流沙之西。《吕子》注曰,彭祖,殷贤臣,《论语》所谓老彭。《庄子释文》曰,李云,铿,尧臣,历虞夏商。《世本》云,在商为守藏史;在周为柱下史。一云,即老子。如其所说,何止寿益八百哉?彭祖即仲虺。仲鬼,雷祖也。

《庄子·大宗师》:“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五霸。”

《世本》:“彭祖姓彭名铿,在商为守藏史,在周为柱下史,年八百岁。”斟雉,野雉做的羹。帝,异本作“后帝”,或以为指尧。洪兴祖引《神仙传》云:“彭祖姓彭名铿,帝颛顼玄孙,善养性,能调鼎,进雉羹于尧,尧封于彭城,历夏经殷至周,年七百六十七岁而不衰。”雉羹,即《易·鼎》九亡之“雉膏。”朱熹《集注》曰:“彭铿,彭祖也。旧说铿好和滋味,进雉羹于尧,尧飨之。赐以寿考,至八百岁。”飨,享用。

《五帝本纪》:彭祖自尧时举用,未有分职。《楚世家》:“陆终生子六人,三曰彭祖”。索隐曰:“系本云:三曰钱,是为彭祖。”据此,则铿于尧时未有分职,不得为彭国也。其封彭当在虞夏之间。《汉书·古今人表》老彭在仲虺之后。《竹书纪年》:“夏启十五年,彭伯寿帅师征西河。”是夏初已有彭国,而彭伯名寿,不闻为铿。又《竹书》:“武丁西十三年,王师灭大彭。”《郑语》曰:“彭姓,彭祖豕韦,则商灭之矣。”似大彭即是彭祖之国,至商已灭。而《神仙传》曰:“彭祖讳铿,帝颛顼玄孙,于殷未年,已七百七岁,而不衰老。”

《宇宙的起源:<楚帛书><夏小正>新考》序二(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序二

1942年湖南长沙子弹库出土一件楚图文帛书。1944年蔡季襄发表《晚周缯书考证》,首次披露于世。

帛书原物曾有一个时期由JHCox寄存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Metropolitau Museum),一度归戴润齐收藏(J.T.Tai)1966年后归美国人A.M.Sackler收藏。现藏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件帛书有图有文,记录了关于天地开辟及宇宙起源的神话,关于楚民族始祖起源的故事,并记录了楚国的月历与民俗,极其珍贵。可补史籍之不足,又为曾被某些疑古论者怀疑的中国上古神话与历史的真实性提供了实物证据。帛书中谈到“熏气白气,以为其效”,即阴阳二气之相交。谈到五木(气)之精——“青木、赤木、黄木、白木、墨木之精”,即五行之精。因此,楚帛书也是关于阴阳五行哲学的一个重要早期文件。

但帛书原件残坏。前人摹本,脱误殊多。于楚帛书致力最多,研究推进最大的是香港学者饶宗颐先生。他曾亲自研读此物,并于近年出版了他的新摹本和原件的放大照片(《楚地出土文献三种研究》,中华书局,1993)。据饶宗颐先生记述:

“楚帛书之原图,横18.5英寸,纵15英寸,每字约0.3英寸左右大小。

帛书面上有若干文字残迹,在“玄司秋”句之侧,似是从其他带有文字之丝织物黏上。经摄影后,附著之残文,如“君”字犹略可睹。

文中言青木、赤木、黄木、白木、墨木之精,其四隅均绘有树木,原有颜色,已难审辨。但帛书中间,并无黄木痕迹。”

本书根据饶先生发表的帛书照片、摹本和图片,对楚帛书作了新的句读、考证和解释。我的读解与前人的读解和释义有所不同。作为一家之言,兹印出以供研究者参考。

此次新版,收人“《夏小正》考释”、“端午考”等我的几篇新著。

                                           何新

2000614

2006610日再订

《宇宙的起源:<楚帛书><夏小正>新考??卷一 楚帛书《创世纪》之译解(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1942年湖南长沙子弹库楚墓出土一件图文帛书,1944年蔡季襄发表《晚周缯书考证》,首次披露于世。

这件帛书有图有文,记录了天地开辟及宇宙起源的神话,并记录了楚国的月历与民俗,极其珍贵。可补史籍之不足,又为曾被某些疑古论者怀疑的中国上古神话与历史的真实性提供了实物证据。帛书中谈到“熏气白气,以为其效”,即阴阳二气之相交。谈到五木(气)之精——“青木、赤木、黄木、白木、墨木之精”,即五行之精。因此,楚帛书也是关于阴阳五行哲学的一个重要早期文件。

帛书原件残坏,脱误殊多。香港学者饶宗颐先生曾亲自考察帛书实物,并于近年出版了他的新摹本和原件的放大照片(《楚地出土文献三种研究》,中华书局,1993)

兹根据饶先生书中图片,重新断句并解读如下。帛书原文中残缺及难以辨读的文字,可推知者以“[ ]”标出,不可推知者以“[\\]”标记。通假字用“()”标出。释文不严格按照帛书原来的字形排印。如“丌”字排作“其”,“吕”字排为“以”等。

帛书内容可分三部分(甲篇、乙篇、丙篇)。根据内容,余命名为宇宙之创造、天地四时吉凶、月名及日忌。分别译解、考释于此。

《宇宙的起源:<楚帛书><夏小正>新考??卷一 楚帛书《创世纪》解译(之一)(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译文]楚帛书甲篇 宇宙之创造

 

 1.传说:在古初有大能(龙)名雹(雹/伏羲),生于雷泽,居于雎(淮)水。其族号是又亻鱼(有虞氏)。

 2.那时天地间日夜不分,到处昏昏暗暗,一切都不见光明。唯有海水乱流,风雨大作。

3.于是请求雹生化,……生出女子曰女皇氏。女皇氏又生子四人,让这四人治理天地,管理众星辰。

 4.发诏令曰:让禹(虫/重)和厉(黎),管理陆地,掌管九天运行的轨迹。

 5.于是禹和厉上下升运,从此山陵平安,于是命令河川归入大海,让阳气、阴气相交,布散山陵。

 6.但天地间仍然笼统昏漫,没有太阳的光明,而四神之子又互相争斗。

 7.于是神祖测量天地,建立了岁月,从此而有了四季的划分:长子名叫青阳,二子名叫朱目鼍,三子名叫凤凰雒,四子名叫玄墨(玄冥)

 8.过了千又百年,太阳神帝俊()降生。这时九州还不通,山陵不安宁。四神相斗,反反复复。天体动撼。于是神祖送给太阳神以五棵神木:青木、赤木、黄木、白木及黑木的精华。

 9.于是(太阳神)炎帝命令火神祝融,率四神降临,平定三层天体,治理四方,奠定了大地四极。说:要给予宇宙(九天)大安宁,再无人敢冒犯天灵。

10.于是帝俊启动了太阳的运行。共工遵照“禹步”,十个太阳运行四季,……超时则制闰。四时流转不分离,百神、风雨、日夜有序。于是命令太阳运行,永不休止,而有黄昏,有黎明;有白天、有黑夜。

【注释提要】

“法(发)逃(兆/诏):为禹(公重)为万(厉//离)。”万读为厉。

《尚书》《孔传》云:“重、黎之后,羲氏、和氏,世掌天地四时之官。”按《周书·吕刑>云:“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伪《孔传》云:“重即羲,黎即和。”所以扬雄《法言·重黎篇>云:“或问:‘南正重司天,北正黎司地,今何僚也?’曰:‘近羲近和。’”又按《国语·楚语》云:“昭王问于观父曰:‘《周书)所谓重黎实使天地不通者,何也?若无然,民将能登天乎?’对曰:‘非此之谓也。古者神民不杂。……及少昊氏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为巫史,……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地。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其后三苗服九黎之德,尧复育重黎之后不忘旧者,使复典之,以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叙天地,而别其分主者也。’”《史记·历书》及《自序》亦引此文)然司地者宜曰北正,作火正者非是。《尚书·吕刑》孔疏略引此文而加以解释云:“彼言主说此事。而《尧典》云:‘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即所谓育重黎之后使典之也。以此知重即羲也,黎即和也。言羲是重之子孙,和是黎之子孙,能不忘宗之旧业,故以重黎言之。”由此可知阴阳家所从出的羲、和是重、黎的后代,他们所以能受尧的任命,主办观象授时的事务,正因为他们都是天文学世家。

又按《史记·楚世家》云:“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后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又略见《国语·郑语》)。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六曰季连,芈姓,楚其后也”(《大戴礼记·帝系篇》与此略异)。考《周书》及《楚语》都说重、黎为二人,故《春秋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记蔡墨对魏献子称少昊氏有子曰重,为句芒木正;颛项氏有子曰犁,为祝融火正。《尧典》孔疏即据此驳史公此文误。但《楚世家》《索隐》引刘氏说:“少昊氏之后曰重,颛顼氏之后曰重黎。对彼重,则单称黎,若自言当家,则称重黎。故楚及司马氏皆重黎之后,非关少昊之重。”下文《索隐》又云:“此重黎为火正,彼少昊氏之后自为木正,知此重黎即彼之黎也。”重黎的名字虽然有点异说,但不管他是否黎或重黎,然而证之以上各书,那司天司地的二人中,总有一个是颛顼的后代,这是可以断言的。黎或重黎既是颛顼之后,由此可知楚之先祖也是天文学家的后代。

《宇宙的起源:<楚帛书><夏小正>新考??卷一 楚帛书《创世纪》解译(之二)(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译文]天地四时吉凶

1.但是还有日、月的盈缩之期,不得正常。

2.春、夏、秋、冬悖乱,时暗时明,太阳、星辰游荡混乱。

3.忽进忽退,游荡在草木间,没有常规……灾害天地,导致祸殃。

4.又有彗星(天梧)出没,降临于各地。于是山陵阻遏,时枯时泄,非常悖乱!

5.特别是每年八月,是大灾之月。七日,或八日,有雷电雾大雨。天上见不到星辰,大雨下不停。这就是“游(霪)月”,润湿无法出行,直到一月、二月、三月,才“游(霪)终”。

6.无所收获……邦国,这时的四月五月,是乱而有忌讳之时,缺水,天旱。

7.岁星出现,西边的国家会有灾。如果太阳也作乱,更会有大凶灾。东边的国家也会有灾,……战争,为害于国。

8.当岁星走后,要躲避,如果有灾害,会害于邻邦。要镇厌五灾的流行,使草木人民得到收成。

9.回复到正常……天灾,三个季节可出行。当隐匿躲避岁星时,三季混乱,要系绳(纪时)。在这个月,据此作为历书正时。

10.十二年后,又有(彗星)。还须躲避。(彗星)是出自黄泉,土神也会逃逸,[灾害]将出作。上下界有凶事。太阳昏乱,星辰不明。太阳既乱,岁年也会[混乱],晴雨不守时令.没有常规。

11.民众无知,建历法为其准则。不要惊动他们。以免三大恶,四大凶,扰乱天道(常),群神、五正,四时。

12.灾害与吉祥显现,坏乱民生以五大政事,于是明敬天神,献享献命。懂得避忌,众神才会高兴。

13.帝说:小心啊!不可不肃敬,若有天降尊神,要迎接!若有天降灾害,要小心!百姓敬而有备,以天象为准则,要注意天象,下民有所戒备!

14.肃敬不可松弛!百姓不要[亵犯]……百神。否则江河会漫涌。如不诚敬,百姓祭祀不守信,上帝将降杀殛之刑!如果百姓有礼教,不相惊扰,不互相残杀,则凶灾降临,百姓也无事,岁星不作妖,祭祀顺从,则百姓少有灾难。祭土(社)之事,不要在凶日。

《宇宙的起源:<楚帛书><夏小正>新考??卷一 楚帛书《创世纪》解译(之三)(何新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88月第1

[译文]月名及月忌

1.鲸鱼神(取于示)

名“取”(鲸)。与燕鸟(鸵)同来。

本月不可以刑杀。壬子、丙子日有凶事。宜向北出行。出兵师有灾咎,武事失败。

2.女神西女匕

名“女”。

本月可以出师,建筑城邑。不可以嫁女,买臣妾。不宜用火,不成事。

3.名芒(秉),春神。

名“秉”。

……[利娶]妻,牲畜繁殖,分配女子。

4.蛇(余)神:取女。

名余。不可以作大事。有小旱灾,请句龙。宜于娶妻,分封邦国。

5./魂出朝霞(曙)

名叫“曦”。

斩大将。宜隐匿,不见。本月……不可以享宴、祭祀,有凶事。

(不利)娶女,买臣妾。

6.狙神,夏神。

名叫“又”。本月不可出师,如出水军不会返回,会失败,会覆没,沉到水下。本月不可享宴、祭祀。

7.仓精莫得

名叫“仓”。不可渡水。……大不[]。邦国有灾孽,上下不利。

8.朱鸟神

名叫“朱”(臧)。

本月不可以筑房屋,不可以出师,患疾病不宜痊愈。邦国有内乱。取女人,凶。

9.玄武神司秋

名叫“玄”。可以筑房屋。……可通会男女,来客。

10.羊神不祥

名叫“羊”()。此神不吉祥,毁坏诸事。利于拆除房屋,讨伐不义诸侯于四方

11. 牯牛之神“分长”

名叫“牯”(姑)。利于侵伐外邦,可以攻城,可以会师,利于盟会诸侯。担任首领,杀伐不义。

12.虎神“於菟”司冬

名叫“荼”。

除,不可以攻击……

  评论这张
 
阅读(1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