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转帖:1个士兵与100条狼的生死之战  

2013-03-28 18: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个士兵与100条狼的生死恶战
作者:戈壁123
转帖;呼呼

转帖:1个士兵与100条狼的生死之战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新疆塔里木石油会战拉开帷幕,数万人从四面八方汇聚到这里,开始了石油、天然气的大开发。刘强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位。 

    刘强是甘肃人,那时候,他所在的那个偏僻的小山村真可谓是穷山恶水。村里的年轻人最好的出路就是当兵。刘强算是命好,初中毕业没几年就顺顺当当穿上了绿军装,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家乡。 

    刘强在部队上可是个好料,新兵训练时各项成绩都不错,尤其是射击,连新兵教练都竖起了拇指。后来,他当上了梦寐以求的汽车兵,并在闲暇之余刻苦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由此养成了爱写日记的好习惯。 

    1989年,刘强退伍,幸运地被分配到了石油单位的一个运输车队。他所在的车队专门负责往塔里木英力克石油基地运送柴油,以保证钻机的正常运转和基地的生活用电。 

    运送燃油可是个苦差事,运输线长达上千公里。这么长的路线只有部分柏油和沙石路面,剩下的都是简易土路,有时候根本就没路,而且还要翻达坂,过风口,闯戈壁,越沙漠。 

    刘强虽然是个男子汉,但自从跑这条运输线后就有了两怕:一是怕过风口,空车遇上强风经常被吹翻;重车驶过,沙石劈头盖脸打来,迎着风的一面已经没了油漆,露出不锈钢般的光亮。二是怕途中抛锚,有时候几百公里不见人烟,而且常有恶狼出没,如果短时间修不好,断水断粮的,司机的生命就受到严重威胁。 

    刘强的童年和其他所有孩子的一样,对野兽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有关狼的传说,并且无一例外对狼都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如今,刘强走过塔里木盆地边沿一个个小村庄,经常听到当地有关狼害的事情,也知道了老人们讲的遇到独狼怎么对付、遇到群狼怎么避让的办法。让刘强感到欣慰的是,他们车队每位司机都特批配有一杆步枪,而且有足够数量的子弹。有时候刘强还真想碰上几只狼,好验证验证他在部队当兵时练就的一手好枪法

    遭遇沙尘迷失方向 

    1990年初春的一天,对于往塔里木英力克石油基地运送燃油的刘强等司机们来说是再普通不过了。车上注了满满一油罐柴油后他们就上路了。根据以往经验,刘强他们一般都是走走停停,遇上村镇还要吃饭,路上车有个小毛小病的,还要检查检查,修理修理,所以单趟下来近千公里的路程要走两三天。 

    每年三四月份是塔里木盆地扬沙天气较频繁的季节,这种天气很容易造成迷路,所以车队要求大家彼此间都不要间隔的太远,以免扬沙严重时迷失方向。 

    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后,刘强他们就上了312国道库尔勒以西路段。刘强知道,这往西200多公里路况比较好,司机为了赶路一般都加足了马力,因此车与车的间隔就比较大,有时候刘强前面和后面的车辆根本就是无影无踪。但是,这段路却是扬沙天气最严重的地方,它北临天山,南望塔克拉玛干沙漠,有的路段两边是纵深上百公里的茫茫戈壁,一眼望不到边际,有时候可以见到一片绿洲或是三三两两的胡杨树;而南面深处就是被称作“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它的地下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 

    刘强他们真是不走运,不一会儿,老天爷居然开始变脸,起风了,扬沙了,一时间,眼前一片灰土色,分不清天和地,分不清东南西北,狂风裹着沙砾横扫着一切,并从车门缝里钻进驾驶室,发出哇哇的怪叫。“真扫兴!”刘强噘着嘴嘀咕了一句,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全神贯注地缓缓向前摸索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强在一片混沌中一直就这样凭着直觉前进。他想,不能在这里耽搁,只要不停地走,就能挨过扬沙天气,就能通过这个该死的地方。俗话说,不怕慢就怕站嘛。 

    由于扬沙特别严重,天空变得非常昏暗,能见度几近为零,刘强不得不大白天就打开车灯。 

    就这样走了好几个小时,扬沙天气才开始有所缓解。中午时分,风停了,但扬沙还没散尽,能见度依然很低。四周突然间变得一片寂静,只有车的引擎高一阵低一阵地吼叫着。怎么还不见有人烟的地方?怎么今天的路这么不好走?咦,是不是方向走得不对?刘强边紧握着方向盘四周张望,边揣摩着路面颠簸的感觉。 

    有经验的司机都知道,不同的路面有着不同的颠簸,不用看就大概知道走在什么样的路面上了。想到这,刘强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坏了,肯定是走错路了!因为柏油路平而硬,沙石路硬而沉,只有跑在戈壁滩上才会感觉时而颠簸的厉害,时而遇到小坑,时而又走在松软的泥土中,让你感到方向盘好沉好沉。 

    果真迷失了方向。刘强刹住车,开门跳下后又三下两下爬上了车顶。他举目远望,想找出远处的山影或是村镇的灯光作为参照物,但灰蒙蒙一片,什么都没有发现。 

    既然如此,刘强决定就在这荒郊野外休息一会儿。他实在是太累了,需要好好调整调整,等天气变好了,能辨明方向了再走。其实,这对像刘强他们这样的司机来说,迷路的事是再平常不过了,把车停在路边或是戈壁滩上睡觉也是常有的事,有时候即便是晚上也是如此。因为他们有车、有粮、还有枪,这样的事一般难不住他们,大不了开车多绕几圈,多走一些冤枉路,最后总能走出来。 

    既然停车不走了,刘强的心也平静下来,他检查了一下驾驶室的门和窗,封闭得很好!驾驶室里是比较安全的,而且比外面暖和多了。可他睡不着,翻出一些干粮大嚼了一阵后,一会儿整理整理车座,一会儿摆弄摆弄步枪。按照规定,他们每个司机只配20发子弹,但刘强手上却藏有50多发子弹,这是他的一个小秘密,因为他特别喜欢子弹,几年来是他东要一发西要一发慢慢积攒下来的。摆弄完枪,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一个黄挎包上,那里面可有他心爱的笔记本。于是,他翻出笔记本,拿起钢笔写起了日记…

    百余恶狼把车包围 

    咚、咚。吱、吱……是什么声音惊醒了熟睡的刘强?噢,天晴了,西面的阳光射进了驾驶室。刘强半睁着眼睛,想起自己是睡在了车上,而且是在扬沙天气里迷了路之后。这会儿大概是黄昏了吧,为什么醒了呢?刘强突然想起了他半睡半醒中听到的咚咚声。果然,车顶上传来什么东西轻轻的走动声,刘强一个激灵翻身坐了起来,透过车窗往外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在冷飕飕的风中,几只恶狼绻坐在车的周围。“我的妈呀!”刘强慌忙看了看倒车镜后,又侧着脸扒着车窗往外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车周围,车厢油罐上,驾驶室顶上至少有十八九只狼,它们有的坐在地上,有的来回走动,有的在车上寻找着什么。

    突然,一只体型高大的狼腾空而起,一下子扑向了正在透过车窗向外看的刘强。只听到嗵的一声,狼撞在车门上弹了回去,刘强也吓得缩回了身子。显然,狼发现了驾驶室里有人,狼群开始骚动起来,有的快速围着油罐车不停地转圈,有的在车上车下来回窜跳,有的则昂起脖子,发出长长的嗥叫。 

    刘强在与狼那绿盈盈的眼睛对视的时候,它们个个凶厉、焦躁、狡狯等各种复杂的神情,让刘强心头一颤。 

    刘强真的开始害怕了,他哪见过这阵势,有生以来第一次与这么多狼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以前只是出车途中在很远的距离看到过狼,近距离看到的要么是猎人背着的已毙命的狼,要么是动物园里已经失去了威风的狼。刘强慌了,虽然车里要比外面暖和的多,但他的腿肚子还是不停地抖。他忙乱中坐在了方向盘前,伸手扭动钥匙。但车只哼哼了几下居然没有发动着。再试,一样,再试,还是没动静。糟了!车发动不着了。刘强一下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定睛一看,原来仪表盘显示油箱里没有油了。 

    其实刚开始看见狼的时候,刘强并没有太害怕,因为他知道,驾驶室封闭是很好,狼一时半会是冲不进来的,只要他发动车跑起来,再多的狼对他也是毫无办法的,他甚至还想起了“螳臂当车”这句成语。可是现在,没有油的车无疑很难长时间保护他刘强。更让他想不通的是,其实后面油罐里,装的就是满满一罐柴油,若在平常,他随时都可以往油箱里加油,从油罐里卸下一桶油最多只需要七八分钟。可是他现在毫无办法,20来只恶狼连1秒钟的机会也不会给他留的。怎么办?他现在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处在了最危险的境地。因为他是迷了路来到这儿的,所以不太可能有人来搭救他,只有靠运气和他自己了。 

    这时,刘强想起了那杆枪和那50多发子弹。对,手中有枪,心中不慌,50多发子弹对付20来只狼不是小菜一碟吗?也许枪声一响,狼就吓得无影无踪了,他就可以从从容容去后面的油罐取油了。于是,刘强拿起了步枪,开始压子弹,每压进去一颗子弹他就说一句“叫你来送死”,不多会儿弹匣里便装满了子弹。 

    刘强把子弹上了膛,小心翼翼地把车一边的窗户玻璃摇下来一条缝,然后悄悄举起枪,把枪管伸出窗外,瞄准一只处在最佳射击角度的狼。 

    砰!一声枪响,那只狼应声倒地,连挣扎都没挣扎就毙命了。虽然枪声在驾驶室里显得不怎么震耳,但在外面听起来肯定很大,因为枪口是朝车外的,刺耳的枪声惊动了所有的狼,尤其是一只狼在枪响过后立即倒地死亡,让群狼一阵惊慌,不约而同地朝远处狂奔而去,大有兵败如山倒的架势,一会儿工夫,20来只狼便跑得无影无踪了。 

    刘强见此情景一阵大笑,居然高兴得手舞足蹈。原来狼如此不经打,这让他飘飘然起来,他想,狼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还会再转回来的,我不如把它们全部都干掉,然后痛痛快快地上路。 

    果然,刘强只等了不到10分钟,那些被吓跑了的狼就回来了,而且领来了更多的狼。刘强惊呆了,大约有五六十只狼蜂拥而来,它们不再像10多分钟前那样,离车很近或者干脆跳上车,而是都像经过相互商量似的,全部距离车二三十米远。这时,刘强高兴不起来了,而且懊悔不已,因为刚才那10来分钟的空隙,他完全有时间从后面油罐里把柴油取回来,并且给车加上,但现在这个机会失去了,一切都晚了,多么难得的10分钟被他就这样忽视掉了。 

    他在日记中写到,我太轻敌了,也太自信了,虽然我有把握用50多发子弹消灭20只狼,但却没有想到逃走的狼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又多了数倍的它们的同类…

    他后悔啊,平常多么聪明的他怎么变得如此糊涂。他不顾一切了,端起枪一个劲地向狼群射击,他不愧为“神枪手”,随着一阵阵枪声,狼一只只倒下了,一批批倒下了。但是,狼群却没有减少,反而在不断增加,并且再也不见有狼听见枪声逃走,没过多长时间,狼群的数量就超过了100只。刘强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面对20多只被击毙的狼,其余的狼居然没有一点因为恐惧而要离开的样子,更可怕的是,刘强的子弹越来越少了。 

    稍稍镇定下来后,刘强透过车窗发现,在车的右侧后面的一块半米见方的戈壁石上,一只看起来体格较大的狼蹲坐在那里,不时地发出低吼,随着它的叫声,仍然有狼不断从远处朝这奔来,这么说大概它就是头狼了,看它指挥若定的神情,真有点大将风度。 

    擒贼先擒王。刘强端起枪悄悄地瞄准了头狼,但是由于头狼太靠后,射击的角度又不好,只能勉强看到它半个身子,很别扭,但刘强还是扣动了扳机。砰!一声枪响后,头狼惨叫着跳起来就跑,腿一瘸一瘸的,显然只打中了它的腿。 

    转眼间,狼群陷入了混乱,一个个都将尾巴夹在两腿之间,漫无目的地四处乱窜。 

    头狼似乎伤得不是很厉害,依旧发出低吼,想控制住狼群慌乱的局面。只见头狼一瘸一拐焦急地冲到四处奔逃的狼群中央,用身体的冲撞制止同伴的惊恐。 

    过了一会,狼群终于安静下来了。头狼虽然已不在刘强的视线之内,但仍可以听到它发号施令般的叫声。就这样,时不时仍然有三三两两的狼从远处加入进来。黄昏时分,刘强大概数了一下,他周围现在大约有150多只狼了。

    夜幕降临了,车周围到处是狼,那一双双眼睛发出莹莹的绿色光芒,就像是无数只成双成对的萤火虫在刘强眼前不停地飘动。 

    刘强把伸出去的枪缩了回来,仔仔细细地把车窗关好后长长地喘了一口气。他这时才有了空闲拿起钢笔和笔记本写起了日记。他突然感到很奇怪,此时此刻自己居然很平静,没有开始那么害怕了,他甚至想起了有关狼外婆的故事。写完日记,他又检查了两边的门窗,并把先前打开的那支驾驶室里的小灯泡也关掉了。 他要和狼比耐力。他还有能坚持好几天的干粮和水,让狼们在外面熬吧,直到它们支持不住绝望地离开为止。

    无意之中帮了倒忙 

    刘强在后来的日记中写到,我不敢相信这天晚上能睡得着觉,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但的确是睡着了,而且什么梦都没做。可以看出,狼群没有过分打搅它们的这个猎物。 

    第二天天刚放亮,刘强就被一阵呜呜声惊醒。怎么了,这些狼还赖在这儿没有走?刘强扒着车窗一看,狼都在,而且个个一改昨日灰头土面的样子,浑身油光发亮,瞪着一双双红眼睛发出一种异样的叫声。 

    咦,怎么不见死狼?那20多只昨天被打死的狼难道又都活了?刘强拍了拍脑袋,快速地沉思了一下,对了,死狼没有复活,而是被活狼——它们自己的同类分吃了。我的天,难怪它们都油光发亮的,而且都在发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令人琢磨不透的叫声。狼啊狼,你竟如此的凶残,连自己的同类也不放过。你们可是骨头肉的吃饱喝足了,我却躲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啃着硬硬的干粮,这是什么世道!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刘强举枪打中了一只狼,果然,一些昨晚似乎还没吃饱的狼便朝那只还没咽气的倒霉狼扑去。 

    在人们的印象中,狼是很凶残的动物,但事实上也有一些胆小鬼。刘强发现,当一些狼在对它们的落难同类“狼吞虎咽”时,也有一两只狼缩在旁边可怜巴巴地看着别的狼大口吃肉。等到只剩下残渣时,它们才小心翼翼地上去伸出舌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经常是肉还没进嘴就又被别的狼抢走了,它们不敢上前争抢,只是小声地低鸣几声。 

    狼毕竟是狼。如果有同类死去,它们会一边死盯着其他猎物不放,一边疯狂地争抢刚刚倒下的余温未散的狼尸。 

    刘强想到这儿,又悟出了一个道理:狼群刚开始发现他并想吃掉他,的确没有错,可现在却不完全是这样了,狼群有这么大的耐性,就是等着刘强开枪杀死一些倒霉的狼,好为其它仍然活着的狼留下丰盛的食物。 

    这又是刘强的一个失误,前面他失去了可以救他性命的宝贵的10分钟,现在,他又让这些随时要他命的恶狼个个吃饱喝足了好有精力来继续对付他。 

    刘强在日记中写到,两次失误使我陷入了如此的被动,我彻底领教了狼的凶残和贪婪的一面,我要想活命,只有和狼群周旋到底,寻找脱离虎口的每一次机会。 

    就这样,刘强一直和狼群僵持着,他不敢再随便开枪打狼,不能让狼对他继续抱有希望。因为他无法脱身,他只有和狼群耐心地耗下去,而狼群却似乎不甘心就着样放弃,继续在等待着送上门的它们同类的肉食。也许它们知道,一个人对于这么多狼来说,毕竟是太少了,吃受伤或死亡的同类理所当然。 

    他现在开始讨厌驾驶室了,他已被狼逼得在这里面呆了整整两天两夜,让人越来越难以忍受。这么狭小的地方,腿伸不开,人站不直,虽然面对春寒料峭的天气还能勉强应付,但处理起自己的大小便真让人觉得尴尬,他害怕自己正在解手的时候,被哪一只好事的狼扒在窗户上看见。 

    但是也有让刘强解气的时候。为了看看狼群有什么反应,他就恶作剧似地把垃圾甚至是大便用东西包好,然后瞅准机会从窗户扔出去。刚开始的时候,每扔一次都会在狼群中引起不大不小的骚动,有的狼以为是什么危险物,试探着小心翼翼地接近,有的则以为是食物,跑过来闻了了闻后就扫兴地离开了。每到这时候,刘强就很开心。 

    ……这样一耗就是几天过去了,刘强发现,包围他的群狼数量并没有减少多少,只是一群狼走了,一群狼又回来了。它们是自由的,它们是这儿的主宰,在外面没有捕到猎物时,它们又想起了这儿,想起了一个可怜巴巴的人还躲在一个狭小的铁皮房子里不敢出来,所以,它们有时候回来碰碰运气。而刘强惨了,由于不敢开窗,不敢开门,驾驶室狭小的空间里早已经龌龊不堪,充满了油污味、弹药味和大小便的骚臭味,让人恶心和窒息。而更重要的是,为了节约有限的干粮和水,他每天只能垫个底,以应付今后不知道还有多难的日子。 

    刘强感觉自己有点虚弱了,虽然他的身体一向很好,但无奈这群狼竟如此地和他较真,有时候他真想听天由命算了。他懒散地半躺在座位上,已不像前几天那么害怕,他平静了许多,从容地面对自己的处境。 

    他现在有更多的时间去想别的事,他想其他的司机师傅现在大概能在什么地方,也许早就返回了吧;他想车队的领导发现他丢失后会派多少人寻找他,但这次寻找无疑是大海捞针;他甚至想起了他当兵前家里养的那只小狗,它大概已经长得又高又壮了吧,如果它在这里,肯定能派上用场;他最后想,他一定要把这次经历写进日记,他要让所有认识他的人知道,他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他曾经打死过数十只狼,虽然有过害怕,但更多时候面对如此多的恶狼所表现出来的勇敢,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冒险行动遭到失败 

    又是几天过去了,对于爱写日记的刘强来说,日子是不会过糊涂的,一天一天,一晚一晚,宛如刚刚发生一样历历在目。但是,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刘强真的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他的干粮和水已所剩无几,他已经有意识地把自己每一次的小便收集起来,以便应付可能出现的最为艰难的时刻;他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了,如果再这样无休止地拖下去,就是摆脱了这群恶狼的纠缠,迷了路的他也可能很难走出这茫茫戈壁。 

    所以,刘强认为不能在这等死了,应该主动出击。否则,总有弹尽粮绝的时候。另外,如果水箱里的水被蒸发完,就是油箱里有油,车也无法离开这里。刘强根据经验判断,水箱里应该还有水,现在关键是要从后面油罐里取些柴油。 

    刘强知道,到后面取油,虽然近在咫尺,却比登天还难。刘强忽然又觉得无比的悲伤和绝望起来,这些和他较上真的恶狼,正盼望着他自己送上门来。但是,刘强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应该冒险试试。 

    可是怎样到后面去取油呢?刘强只要一出去,很快就会变成狼群的盘中餐。把它们都杀光已经不可能,因为子弹所剩无几;等它们熬不下去了自动离开似乎更不可能,因为刘强现在的状况显然是熬不过狼的,狼可以“换班”到别的地方找食充饥,而刘强却不能,他只能坐吃山空。 

    刘强想,得先麻痹它们,让它们放松警惕,然后再想办法取油。 

    于是,刘强就开始了“麻痹战”,他从驾驶室里翻出一些新的或是废旧的螺帽、螺杆等汽车配件,每隔一段时间就往后面油罐上仍一两个。这些铁家伙撞上油罐后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每次都让狼群一阵骚动,而且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当狼确定没有什么事发生后,才失望地慢慢平静下来。反复了十多次,狼群渐渐地没了兴趣,最后竟然连眼睛瞟都不瞟一下了。 

    天已完全黑了下来,戈壁滩上刮起了嗖嗖的冷风,一弯勾月刚刚从天边露了个头,四周似乎很寂静,但时不时的单调的叮当声打破着这里的宁静。刘强仍然在往油罐上仍东西,他要让狼群彻底放松警惕,趁天黑去弄油。成败可能在此一举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狼群似乎彻底安静下来了,车上发出的声音已引起不了它们的注意,就连远处偶尔传来狼的长嗥声,它们也无动于衷。那些莹莹的发出绿光的眼睛似乎明显少了,原来很多狼都在闭上眼睛睡觉。 

    刘强在后来的日记中写到,狼由于害怕我开枪,都躲得离车比较远,离车最近的狼也有20多米,即使在取油的过程中被狼发现,我也有可能撤回到驾驶室。 

    开始行动!刘强检查了一下枪里的子弹,上了刺刀,打开保险,并随手又装了几个螺冒。他喘了一口长气,好让自己既紧张又激动的情绪平静下来,然后摒住呼吸轻轻地打开车右边的门,蹑手蹑脚地下了车。据他观察,车左面方向的狼要比右面多很多,因此,从右面下车惊动狼的机会就会相对少些。 

    这是刘强十多天来第一次走出驾驶室,他一下车,不禁打了个寒战,戈壁滩的天气好冷啊!但他顾不得多想,端着枪蹑手蹑脚地悄悄来到了车尾。 

    油罐的阀门就在后面,伸手可及,只要打开阀门就可以了,但油桶却在油罐上绑着呢。刘强别无他法,只好从后面轻轻地爬上油罐,摸索着一点一点靠近油桶。突然,刘强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扑通一声重重地摔了一跤,他使劲皱了皱眉,大气不敢出,忍着疼痛居高临下向四周望去。几只狼开始晃动着绿眼睛,有一只还发出一阵低吼。不好,惊动狼了!刘强掏出螺帽仍了一个在油罐上,发出很响的响声,果然,狼群听了听这习以为常的声音便又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刘强见狼没了动静,小心翼翼地把油桶从捆绑的绳索中解了下来,然后溜下车,暗暗使劲拧开了阀门。也许是没有掌握好流量,也许是空桶的原因,当柴油流进油桶时,发出“嗵嗵”的响声,声音很大,把刘强吓的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嗵嗵”声小了以后,接着又是流水似的“哗哗”声。完了,这下肯定惊动了狼群。刘强当时就后悔,为什么自己事先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果然,根本就不容刘强多想,顺着风的一面,几只狼的绿眼睛就已经开始晃动,嗥叫声一下子大作起来,继而就有狼朝他扑来。刘强一看惊动了狼群,知道大事不好,端起枪朝最前面一只奔他而来的“绿眼睛”就是一枪,这只狼由于惯性应声倒地时,只离刘强两三米远了。再不撤恐怕来不及了,刘强一手提着油桶,一手端着枪,边射击边朝驾驶室跑,但是所有的狼都扑向了他,就在他马上钻进驾驶室的时候,一只狼已从身后扑了上来,并在刘强的屁股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哎呦……”刘强惨叫着,把油桶也扔了,慌不择路地逃进了驾驶室,并顺手把车门关上了。 

    这下,外面可乱了套,100多只狼咆哮着在车上车下来回蹿来蹿去。透着微弱的月光,咧着嘴、忍着剧痛的刘强眼巴巴地看着刚才就要被提回来的那只油桶倒在地上,里面的柴油肯定全撒了。 

    这时,车后面还在从油罐里哗哗地流着柴油,车周围弥漫着浓重的柴油味。原来,慌乱中,刘强没有来得及关上阀门,他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几吨柴油流尽,丝毫没有一点办法。 

    他愤怒了,似乎失去了理智,拿起枪对着车外狼的影子不停地扣动着扳机。一阵疯狂的射杀后,又有十来只狼倒地毙命。突然,枪声没了,刘强还在扣着扳机,原来,子弹打光了。

    由于他昏了头的愤怒,又给活着的狼留下了一顿丰盛的夜餐。 

    刘强这次取油行动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砍条狼腿狼吞虎咽 

    惊魂未定的刘强忍着伤痛捱过了又一个夜晚,天亮了,从车的缝隙里飘进来的柴油味已不像昨晚那么浓烈了,他再一次失望地瞟了瞟那只倒下的油桶,油桶的四周被柴油侵湿了一大片,而车的周围仍然布满了精神饱满的狼。幸好昨晚被狼咬得没那么严重,暂时不会要他的命,但这足以让他领教到了狼的厉害。  

    他自己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只是别让它不停地流血。他已经顾不上感染不感染了,因为这里没有任何条件给伤口消毒。 

    他现在明白,昨晚取油成功的机会非常小,就算是把油顺利地取了回来,也很难有机会加到油箱里,因为那同样是危险之极的。他没了主意,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他想他是完了,就是现在没有狼,他这身体,这伤势,也很难走出这茫茫戈壁。 

    他饥饿极了,在驾驶室里胡乱地寻找着干粮。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是真正的弹尽粮绝了,就连先前保存下来的自己的尿也都喝完了。怎么办?没吃的没喝的,他刘强能支撑几天呢?他必须弄来吃的,否则不是被饿死,就是被渴死,要不就是被狼吃掉。哪来吃的喝的呢?连大便都没有了,因为这几天他几乎没吃任何东西,哪来的屎拉呢?水箱里可能还有点水,就在车的前面,但要想把水取出来,和取油一样危险。刘强觉得,平常几分钟就干完的事,现在却比登天还难。 

    就这样完了吗?刘强好不甘心啊!他还年轻,还有父母,还有朋友,他还有好多事要做,难道就这样等死吗?他绝望的目光在四周无力地扫来扫去,最后落在了一只只狼的身上了。对,狼想吃人,难道人就不能吃狼?听说狼的肉还是挺好吃的。对对,就弄只狼来吃吃吧。 

    可是车外一只只狼都在不厌其烦地等着吃他呢?他现在饥饿难耐,身体虚弱,再加上又有伤,哪有力气打只狼来吃呢?他在驾驶室里找来找去,最后,目光落在了一把折刀上。这种刀打开后加上手柄有20多厘米长,是电工和机械检修员常用的一种折刀,既坚固又锋利,现在只好用它来对付狼了。 

    他小心地把一侧的车窗玻璃摇了一点下来,露出20厘米宽的窗口。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狼冲进来,因为面对面赤手空拳搏斗,他根本不是狼的对手,即便是只留出20厘米的缝,他的一只手还要时刻握着摇把上,以便在紧急关头能迅速关上窗户。 

    他的这个小小的动作立刻引起了狼群的注意,但却没有狼扑上来。也许它们对刘强的一些小动作已经习以为常了,也许昨晚那十来只死狼已让它们好好地饱餐了一顿,暂时对刘强不感兴趣了。 

    无奈,刘强只好把手伸出窗外挥了挥,并大声地发出连自己都惊讶的嗷嗷怪叫。果然,有狼呲牙咧嘴地扑了上来。但是,由于窗户缝小,狼无法让整个身体进来,只好伸进一条前腿。这正是刘强所希望的,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把将狼的前腿紧紧抓住,使出全身力气往车里拽,使狼的身体被紧紧抵在车身上,既无法动弹,又失去进攻能力。刘强则腾出一只手,拿着折刀狠狠地割向狼腿。 

    虽然折刀锋利,但又小又轻,用不上力,刘强只好一手扯紧狼腿,一手转着圈使劲地割。皮割破了,血流了出来,狼痛得发出低沉的惨叫,拼命地挣扎,几乎要从刘强的手中挣脱。刘强也不示弱,蹬着腿,咬着牙,连撇带割带砍,硬是活生生把狼的小腿从关节处砍了下来。 

    失去腿受了伤的狼连滚带趴地栽下车后,一瘸一瘸拼命地逃,但其它的狼围了上来,堵住了它的去路,很快,这只受伤的狼在一阵疯狂的争抢中成了其它狼的美餐。 

    刘强砍下狼的小腿后,已经累得瘫坐在车里,无心观看狼们怎样在残忍地吃同类。他已饥饿难忍,抓起狼腿连肉带皮带毛大啃大嚼起来,一些锋利的骨刺扎破了口腔和舌头,但他根本顾不上这些,最后竟把能嚼碎的骨头都咽了下去。 

    现在的刘强,已是满手满嘴满脸的狼毛和血污,两眼红红的,和恶狼一样放着可怕的凶光。 

    刘强在后来的日记中写到,我在啃狼腿的时候,根本就没留意狼肉是什么滋味,狼吞虎咽完后才回过神来,感到有股酸味和浓浓的血腥味,但是,对两三天没吃任何东西的我,算是暂时解决了一点食物…

    一支狼的小腿,对快饿晕的刘强来说只是解了解馋而已。接下来,他又想如法炮制,竟然没有一只狼上当。他故意把车窗开大了一些,甚至把头探出去,大吼大叫地逗引着狼,但狼们只是冲着他又蹦又跳,有只大胆的狼甚至把半开着的车窗玻璃咬下来一大块,可就是不冲进车里。刘强想,凶恶的狼啊,又是何等的狡猾!

    最后时刻等待死亡 

    这是刘强和狼“较真”的17天,但是胜败几乎已成定局。刘强很明白,如果这两天没有奇迹出现,没有人发现他、帮他逃离虎口,他是必死无疑了。 

    他的伤口现在虽然没有恶化,但也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在安静下来的时候,一阵阵巨痛向他袭来。每当这时候他都羡慕起那些受伤后被同类吃掉的狼,因为它们解脱了,不在被伤痛所折磨。 

    他无力地斜靠着座位上,慢慢的,身体软绵绵地几乎一点也动弹不得,似乎只剩下最后一点写日记的力气了。他颤颤巍巍地握住钢笔,费力地记录着眼前发生的事情。因为这是他目前惟一还能坚持做下来的事,他要把这里的一切告诉熟悉他的人们。 

    第二天,刘强的意识开始出现模糊,但过一会儿又清醒过来了,并且这种情况交替出现。现在,在这个驾驶室里惟一能看到活动的东西,就是他的眼睛和握着笔的那只手了。写了一会儿日记,他的视线从日记本上慢慢地移开,越过那块被狼咬去一个角的车窗玻璃投向了车外。他无法看到车周围的狼群,只能透过车窗瞥见一片有限的天空。啊!今天的天气多好,这样蓝的天空在这里恐怕很少见吧。它们在做什么呢?对于它们来说,现在是多好的机会。他想,如果狼群来攻击他,他已没有力气反抗,他也不愿意反抗了。他觉得,大难即将以他的生命终结而结束,死亡似乎是一种解脱了。他甚至想到了一本小说里的话:“命大的人都死了,只有我还在活受罪。”  

    可能是觉得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静,狼群又骚动不安了。一些狼开始围着车到处走动,一些狼则跳上车顶发出长长的嚎叫,还有一些狼竟大胆地扒着车窗朝车里面看。刘强这会儿觉得挺有意思,那么多狼似乎在排着队等待着看他,车窗外面朝里张望的狼不时地变换着,一个一个的表情好像都不一样,令人琢磨不定。刘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地、如此近距离地“欣赏”着不同的狼。他想,狼群是不是也在“欣赏”着被它们逼得走投无路的“猎物”呢? 

    不知不觉,刘强渐渐闭上了眼睛——他开始昏迷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迷迷糊糊觉得脸上有一股暖意,慢慢地睁开眼睛一看,原来这会儿太阳已经偏西了,阳光透过车窗正好照在了他的脸上,亮亮的,暖暖的。 

    他哆哆嗦嗦地摸起钢笔,想把这种感觉记下来。可是,记着记着,他又昏迷了过去。 

    许久,恍恍惚惚中,一种很大的声响把刘强惊醒了。他看到,一只凶恶无比的狼在设法闯进驾驶室。他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 

    刘强在最后的日记中写到:如果车窗完好无损的话,狼是不容易进来的,但是,我看见一只硕大的狼正在把那块已经破裂的车窗玻璃一点一点地咬碎。只要不放弃这样做,用不了多久,它们就可以进来了…

    一本日记血迹斑斑 

    这事竟有如此的巧合,3个月后,一辆同样迷失方向的卡车也开到了刘强遇难的地方。 

    卡车司机小李是喀什人,那天他从乌鲁木齐拉货返回,因为为了赶时间,晚上也没歇车,谁知竟莫名其妙地迷了路。到了第二天天亮,小李仍在茫茫戈壁上瞎转悠。忽然,他看见前面一辆满是灰尘的油罐车停在那里,一片苍凉,好像被人废弃了很长时间。 

    他停下车后,迷惑地朝油罐车走去,一路上发现到处都是一些动物的骨头。当他走到油罐车跟前往驾驶室里一看时,立即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好像还有人的骨头!小李顿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慌,撒腿就跑回自己的车,启动引擎慌不择路地逃离了那个地方。 

    几个小时后,小李终于摸出了叫他心有余悸的戈壁滩,迅速向当地公安部门报了警。公安人员在比对失踪人员的留存记录后,认定很可能就是3个月前石油车队失踪的刘强。 

    公安人员立即通知了石油车队,并于第二天一早和车队队长一起风尘仆仆地赶往发现地点。 

    直到当天下午,一行4人才根据小李描述的方位找到了那辆油罐车。车队队长根据油罐车的车牌号和车上留下的遗物,很快证实了遇难者就是刘强。最让人惊奇的是在车上发现了一本残缺不全的、血迹斑斑的笔记本,上面赫然记录着刘强和狼群生死血战18天的惨痛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1191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