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老魔头何新授权的学术异论博客

 
 
 

日志

 
 

莫斯卡论共济会作为煽动与革命的组织  

2013-03-12 17:0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新收辑共济会资料: 
精英理论发明者,意大利加埃塔诺·莫斯卡论秘密会社共济会 

“如果要撰写不带偏见的19世纪史,必须用大量篇幅描写诸如共济会这样的组织如何有效地传播自由和民主理想,从而在欧洲尽可能引起社会思潮迅速而深远的变化。”
——加埃塔诺·莫斯卡 Gaetano Mosca          


莫斯卡论共济会作为煽动与革命的组织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加埃塔诺·莫斯卡 
Gaetano Mosca

加埃塔诺·莫斯卡(Gaetano Mosca,1858年4月1日-1941年11月8日),20世纪著名意大利政治理论家,现代西方政治学研究的开拓者之一,意大利共济会员。

莫斯卡以提出精英主义理论和政治阶级学说而知名,是意大利政治学精英学派的三位主要成员之一,另二人是维尔弗雷多·帕累托和罗伯特·米歇尔斯。
莫斯卡在1881年于意大利著名的巴勒莫大学取得法学学位。1889年,莫斯卡加入西西里地区共济会。1896年,莫斯卡担任都灵大学宪法学教授。他在都灵大学一直任教到1924年,随后他迁往罗马并在罗马大学担任终身公共法教授直至去世。

1909年,莫斯卡参与政治选举并入选意大利众议院议员。此后,他一直担任议员直到1919年卸任。在1914年至1916年,他担任了殖民地事物部的副部长。1919年,莫斯卡被指命为意大利王国参议院终身议员。他一直在政治上非常活跃。在担任议员的期间,莫斯卡还是政治刊物的撰稿记者。在后来的墨索里尼法西斯独裁期间,莫斯卡从政界退休而潜心教书和学术研究。

 
莫斯卡对于政治科学的贡献在于他发现“除了最原始的社会以外,所有社会的统治者都是在数量上占少数的一群人”;他将这一小群人称之为“政治精英阶级”。莫斯卡依据是否具有过人的“组织能力”来界定现代精英。对于攫取政治权力的精英来说,这种“组织能力”在现代官僚社会里面极其有用。然而无论如何,莫斯卡的精英主义相比起其它精英主义者(例如帕累托)的理论来说,要更加自由化一些,这是因为在莫斯卡的概念中,精英并不具有天生的继承性,来自各个社会阶层人们都有可能变成精英。和其它精英理论家类似,莫斯卡也接受了“精英循环”(一种关于精英之间永恒竞争并随时间流逝相互替代的辩证理论)概念。

莫斯卡最著名的著作是关于政治科学方面的,包括:《治理和议会政府理论》(1884)、《统治阶级》(1896)和《政治学说史》(1936)。

莫斯卡著作的中译本

莫斯卡论共济会作为煽动与革命的组织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书名:政治科学要义
作    者::(意)加埃塔诺·莫斯卡
译者:任军锋 宋国友 包军
出 版 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政治科学要义》第8章“革命”,第7节,中译本第269—270页:

【“秘密会社(共济会)的革命传统”】摘录:

莫斯卡说:

“在许多欧洲国家,革命传统和激情之所以经久不衰,其中主要应当归功于政治协会组织特别是秘密会社。在这类社会,统治集团所接受的教训和训练都是如何煽动大众的激情,带领他们实现特定目标。

如果要撰写不带偏见的19世纪史,必须用大量篇幅描写诸如共济会这样的组织如何有效地传播自由和民主理想,从而在欧洲尽可能引起社会思潮迅速而深远的变化。除非我们假定这些集团进行了积极的、有组织有步骤的宣传,否则就无法解释18世纪后期一些高度封闭的小集团的某些特有的观念是如何产生的。如今,即使那些居住在偏僻村落的人们也将这些观念挂在嘴上,在那些其环境并未被当地特殊的教育改变的地方,情况亦复如此。

然而,如果秘密的或公开的协会组织总能够出色地在智识上和道德上为革命奠定基础,但要使民众立即采取革命行动,在某日某地组织武装行动则是另外一回事。这时候,会社和密谋往往十有八九会以失败告终。其中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操纵一群无业冒险者,他们随时准备铤而走险,这种人在任何大城市都有。然而要发动一场革命,仅仅做到这些还不够。还有必要取得相当数量的普通公众的支持。

如今,只有那些政府无法或未能避免的事件在民众精神上引起不满时,民众才能够被动员起来。那些革命协会组织无法凭空制造这种不满,他们只能利用这种不满。

某一急切的希望落空,一场突发性的经济危机,军队在战争中遭到失败,临近国家一场成功的革命。如果革命宣传事先已经作好应对冲击的准备,这些偶发事情都可以被充分利用来激发民众。

 [何新读后按语:以上的话对照中国现实似乎很具有现实意义。]

如果暴动集团建立了一个永久性的组织,并知道如何利用这样的时机,它就有望取得胜利;如果没有特殊的机遇而贸然采取行动,可以肯定,要不了多少时间就会遭到镇压。

法国分别在1832年、1834年以及1840年爆发的起义就是明证。在法国,西班牙以及意大利的少数城市,把群众的情绪引向争论的焦点要相对容易。这是习惯和传统所带来的众多影响之一。当一部分人与建制政府之间公开为敌并用武力将其推翻,除非接二连三的惨败使其幡然醒悟,这些人会在今后的二三十年里认为自己可以随时进行一场新的革命并取得成功。同样,对于个人也是这样。长期的战火洗礼会使他们得到军事上的锻炼,其战斗力也会不断提高。

这正是为何巴黎工人在18486月表现出顽强的战斗力的原因,尽管如路易·勃朗在解释这段历史时所指出的,他们在兵工厂养成的自律习惯在他们的行为举止中仍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1871年,革命分子表现得更加突出,因为作为巴黎国民卫队的一部分,他们在组织、训练和武装方面都相当正规。

如今,尽管一场革命运动可能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然而由于只有建制性权威才能够拥有庞大的常备军、财力和战争装备,这就使得除非掌权者自己优柔寡断、灰心丧气,或至少没有人敢于承担镇压行动可能带来的流血,否则推翻一个政府是不可能的。”


  评论这张
 
阅读(487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