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网文:民间视野中的王岐山  

2013-02-05 16:2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hzhy

网民们对于王岐山的当选和任职可用两个“意料”来形容,“意料之中”与“意料之外”,前者是指王岐山进入政治局常委,后者是说“习李七贤”中分配的角色任务。在网民感觉和判断中,王岐山的分管无论如何应该与经济、金融行业有关,因为王是民间所认可的这方面专家,以为他一定会在七人班子中扮演这个角色。但生活的剧本总以一个又一个惊喜与诧异构成的,只是打破脑袋也无法让网民们想到的是,王所出席的第一个会议竟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

网民们的情绪有点像过山车的味道,在大觉意外之后,又认为王的确是不二之选,因之寄予厚望。

王出席的第一次纪委会议开得有些平静,包括平静的表达、平静的会风,还有王岐山一以贯之的略有羞赧的表情,那些瞅人说事的亚动作都一如既往地平民着,有些车间主任或工程现场大队长的样子。但又是这份平静让更多网民有所期待,或者平静中似有惊雷生成,将有雷雨瓢泼,且等着,看着,毕竟王岐山现在正忙乎着。

(一)

 境外一些自认特立独行的出版人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出版过一本书,对于王岐山有个描述。这个描述应该是某些文人们所能想到的最恶心王岐山的语言了,我这里将之引用,有点扩散恶心话语的嫌疑,但我想,爱王岐山的人会从这段话语中理会出他们喜欢王岐山的内涵来,便是北京人王岐山本人看着了,也未必雷霆震怒,一则是他在任上常委后的第一个会议上就说过,“网上骂我们的话,我都看得听得,大家也都要要听”。估计王看了某些文人对他的“描述”也定然会心一笑,不准还会说上句:你这是骂人哩还是夸人哩?因为王岐山是个纯北京爷们,说话幽默着。幽默的人对他人的“幽默”不可能报之以不幽默。

境外某些文人给王岐山是这样“画像”的:

王岐山给人第一印象是,你觉得他是个农民,讲起话来你又觉得他像个北京痞子了,他干起事来又像个红卫兵,多重性格和多重表现集中在王岐山身上,使他成为最具个性的高官。王岐山身上的这些色彩,经西方媒体的不断宣传,也让他享有一定的国际声誉,使他成为最适合西方口味的另类中共高官。

网文:民间视野中的王岐山 - wanshi - 何新网易博客

 (说话幽默的王岐山总是受人欢迎的,新闻记者们也喜欢拍些特别角度。这是2008年9月16日出席洛杉矶第19届中美商贸联委会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后面分别是美国商务部部长古铁雷斯(左)和美国贸易代表施瓦布。)

在引出这段文字后作为本文作者之一的一清本人,真是乐坏了。如果你生活在北京圈而有人这样评价你,你一定不会生气且得意着,得多大的功德才能获此“殊评”啊!非得请了人家上贵宾楼吃大餐不可,吃老莫也行。象农民怎么啦?亲民啊,人随便啊!“北京痞子”就骂着人了?一定是形容王岐山说话有京片子风格,幽默动听,普通话讲得纯正清亮,还带有点天桥说书艺人的调侃与潇洒劲儿,棒极了。王岐山的京片子风格很容易拉近与人的距离,很容易与人沟通。美国财长保尔森就满世界张扬过王岐山的这个特点,“我不会说中文,他不会说英文,但他让我很容易就能与他沟通”。至于说到王岐山干起事来像个红卫兵,那就是直接夸人捧人了,红卫兵的特点就是做事风风火火,一往无前,估计这里形容的就是王岐山工作方面的大刀阔斧,性格上的义无反顾、不避流言。

说实话,有些歪叽叽的文人从来就不会幽默,这会儿还着实幽默了一把。挺给力的。

 (二)

 王岐山给人印象较深的事,不能不提到2008年他作为财经新“班长”上任后所推出的那份“新政”,用上“大刀阔斧”四字形容不能算溢美。在股市的雨季里挣扎得太久了的人们在稍稍舒了口气后,把“王者归来”的美评给了王岐山。那一段时光里,即便在大股东操作室那忙碌的空间里,也有人得意地唱起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股市里的人们好喜欢这般的翻新“老歌”,为的是表达对于新财经班子的“救命之恩”大德之为。股民们的认可大多是不靠谱的,因为他们只有在赚了钱进了帐真金白银套现了落地为安了的那一刻才裂开大嘴笑个不停,一般情况下总是紧锁着眉头盯着那日K月K线发呆的。但是他们对于王的好感,却是保持了相当长的时间,至今说起08年那段岁月里的风霜故事,大多感怀于心喟叹不已。而现在,王岐山已然不再只是财经新政的推手,他将作为新晋政治局七常委之一,在中国更大的舞台上出将入相,未来的角色表现不止是值得股民期待,还有网民还有全国亿万民众都将十分寄望,毕竟“意料之内”和“意料之外”的故事反映了广泛的民意基础。只可惜,对于十八大后王岐山所承任的“新角色”及其定位,目前似缺少材料对其作贴身的评价。

这也没有多大关系,从王岐山的简历中我们或可读出一些性格类的东西来。

王1969年到1971年在陕西省延安县一个叫冯庄的公社当“知青”,据说,他的这个知青点与当下“班长”习近平所在的延安延川文安驿公社知青点隔着的距离并不太远,也就是几马放步的功夫。当时村民们对于瘦个儿的王岐山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爱读书”,据说王为读某本政治经济学类的书还被当时的公社书记修理过好大一阵子,理由很简单,知青是来做事的,读的哪门子书啊?所以修理不需要另外的理由,王得自个儿受着。还有相关的点滴故事是关于王岐山口才方面的,也就是前文我们说的“京片子”风格呈现。这在当时的知青点里也留下了不少的话题。一些当事人回忆王的“点滴”时都说,当时王就是个颇有威信的角儿,能把老三篇作京韵大鼓来讲说得你还不得不笑。当然这话是真是假,无人为证,或者多是夸张之说八卦新词也难说。但有一点是当事人都有记忆的,即王能在知青们情绪低落时,主动做做思想工作说道说道,有点当年“一帮一,一对红”的味道,而且唠嗑起来还特别在情在理,说得青山见日流水有情,估计后来的知心大姐知心大叔的也不过如此。如果要复原当时的情境,一定会很好玩的,瘦高个的王岐山对着他人做思想工作,有点刘心武《班主任》中的主人公形象。王不但嘴皮子快,脑子也好用,这可能与他读得太多的书有关。也可能因了这个原由,不久,王便当上了生产大队的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69年的生产大队“革委会副主任”现在的人们可能没什么感觉,在革命与生产任务中以“革命”为主要内容的那个年代,这个职务意味着王是个说话崩儿响的人。所以给人以“信得过”的这份感觉,几乎伴随着王走过了四十年,从延安的冯庄走到西安的省博物馆,又从省博走进了京城且进了红墙:在出任了包括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研室、国务院农发中心各种职务后,走进了一个得更加让人“信得过”的金融系统,先后出任“中农信”、建行、人行等重要职务。直到经由广东省、国务院体改办、海南省、北京市要职任上的几番打拼,几进几出京城的努力,而为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而至于政治局常委,棋落“中纪委”。由是观之,可以归之为几点直观印象如后:

一是王岐山从延安时以知青身份参加工作到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几乎是三年一台阶,期间也有两年或四年的,常量中有些变量,合着也是一种“自然”;

二是王岐的工作所涉和职务所变范围“造化”人,管人管钱都有经验,工业农业都有涉及,国内国外都有体现,一个字儿:全了!

三是王岐山从下乡起即“插队”在“革命圣地”中心,后又一直“插队”于中央或国务院中,换句话说,无论从中央到地方,还是从行政到金融,始终就没有离开过党和政府的权力中心——这很重要,至少在中纪委这个位置上会显示其把握全局的方便!

(三)

 估计任何人都有一个从简入繁的人生履历版本,王的“简历”背后那些人情故事,或者有些趣味,虽然王给人的印象很多时候更像个刚刚从工地上下来的大队长模样。

 王岐山经历的故事中,有我们这一代人很熟悉的情节,那就是举国红宝书的年代,是难以放下一张安静书桌的。那时候,谁都得面临插队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样的一个选择。当然,在经过了几十年否定之否定后,“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这句话,我们得重新理解,或者也不无一些道理。有网民开玩笑说,至少新一届领导班子里的所有成员都是下放过“知青”过的,“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哟,金色的学生时代已载入青春的史册一去不回”……这至少说明“广阔天地里经受锻炼”、“经风雨、见世面”的重要性。王岐山是21岁头上到延安当知青的,3年后王即招调到陕西省博物馆工作,其中原因多多,但有一点可能王是占了便宜的。村民们现在回忆说,这小子普通话说得特别好听,而且嘴皮子快。不能说村民们的说法与招调者之间对人才的选择是一致的,但至少说明,在任何情况下,“特点”总是那样的引人,过人的特点那就一定是成才的基础了。

在延安时期这样说话的王岐山,经过了近四十年沧海桑田变化且身为国务院副总理职系后说话还这个味儿。在说到农民养猪之苦时面对着金融行业的高官们,王说,“我去河南调查过农村金融,农村金融有小贷公司、村镇银行、农村信用社等存贷机构,但现在很多农村信用社变成农村商业银行了,一变成农商行,就成了股份制企业,就要准备上市,然后跨区域,成本就高了。农民养猪那点儿利润,哪儿养得了你们开汽车住大楼的银行人员?”——都是些心直口快之语,不带打草稿的。

王从知青到省博物馆的这一步跨越,成了王以后政治生涯的成功起点。因为此后他的历史专业就是在回到省城以后得以奠定的。从“省博”到西北大学历史系学习,再回到“省博”,中国正经历“文革”结束和社会经济开始转型的历史当口。回到“省博”工作3年,此后又在中国社科院近代历史所当实习研究员4年,这一段时间的经历与沉淀,对于王以后的工作风格、态度、性格以及思维的影响,不可谓不深,多年历史研究的养成,给了王岐山观察事物以历史眼光的时空机会,也就是所谓的“以史为鉴”的那种大胸怀与气量。从历史的故纸堆里所发见的那些将相能臣们的兴衰荣辱,定然会给王在做人做事方面的诸多借鉴。熟读历史的王岐山不可能不懂荀子《成相》篇中所嘱,“观往事,以自戒,治乱是非亦可识”,这个名言所系的道理,于王岐山当然会铭刻于心,或者也是他今日棋落“中纪委”的天命所归。

网文:民间视野中的王岐山 - wanshi - 何新网易博客

 (2005年12月30日北京市长王岐山出席首都企业发展座谈会。)

 前段时间,我们几位一起撰写当下正编辑着的《中国正道》一书,其中王小东是学数出身的,刘仰是学造船的,他们现在都不在本行从业,而是转行做了文字,且比我们这些中文科班出身的都厉害得多,无论谈吐、无论思想,这让一清十分诧异。学历史的王岐山乎也有着我们当下这些网络人的同样故事,这当然也就不带稀奇的了。王岐山本是学历史的,却“不务正业”地神奇转身于经济金融,且做下一番让网民和股民们称之为“王者归来”的事业与口碑,这便不得了了,人望在,应是比啥都强的事。他的这一“转身”使得我们这些网络人对于他的故事有些津津乐道。其实,王岐山如果真是从历史研究做下去,估计也是个挺不错的学者,或者今天也是著作等身,不准还会在CCYV“百家讲坛”里主讲着一个什么话题,然后出书了,找他签名的人一队队地从西单图书大厦排到民航售票处,这都是难说的事。曾有人回忆说,王第一次正式与历史“撞腰”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历史研究所做“实习研究员”时,那儿的历史所民国史研究室分成三个小组,任务是编纂《民国人物传》、《中华民国大事记》和《中华民国史》。王被分在《民国人物传》组。不久,时任民国史室副主任的朱信泉就给王派了个任务,帮助一位叫贺觉非的湖北学者修订《辛亥武昌起义人物传》。一个年轻人能不能做好这份工作,王岐山最初未能获得湖北学者的认可,但半年后,王的付出和功力让这位湖北学者的看法有所改变,认为王的文字水平及对史料的掌握能力比同龄人要高出许多。该书修订出版时虽没王岐山的署名,但王在近代史研究方面所做下的份模拟“答卷”似乎也没让历史所失望。朱信泉曾说,如果在这行业里发展,王成为一名出色的研究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四)

 但王岐山终归没有做历史研究员的“那一个”,而是做了经济金融领域的“这一个”,这中间“华丽转身”始自何处,始因何由,倒值得我等网民关注,或者我们也可以转身一次两次的,不准也有机会做成大个不大不小的人物?

有一篇疑似溢美性的文字,发表在《中国新闻之窗》,对王岐山的“转身”有热情洋溢的描述:

此时,刚过而立之年的王岐山,面前有一条康庄大道——成为一名历史学者,他也在最短时间内展现出了一个年轻历史学者的修养与素质。但是,他很快展现出另外一种和现实联系更加紧密的才华,在历史研究所的高大屋宇下,他的思想在历史的荒原中振翅,飞翔在对国民经济的思考中,开始关注现实的国计民生、开始关注金融问题。在那里,他写下了一系列关于宏微观经济的论文,这也是王岐山的金融才干首次崭露头角。……1981年,随着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的一纸调令,王岐山彻底脱离历史专业,带着历史学研究的磨炼,告别书斋,开始从事极具现实挑战性的农村政策问题研究,并走向如火如荼的经济工作第一线。

这描述虽有些溢美,但也还实在,王岐山真的就这么“转身“了,近代史所的同事们在回忆王岐山当年的努力时都认定王出色的一面,感叹于其身上的另一种才华让他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两年后王从历史所借调入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使得他正式踏进经济和金融重门,完成网民和股民们所称的“王者归来”的第一步。多年的打拼使王对经济发展趋势的洞察能力大大提升,王岐山不是个拿了别人讲稿照着念的主儿,常会一个四路接着一个思路地连缀着写出自己对中国与世界经济的理解,功力自是不小,也常常影响世界对中国主流声音的解读。“人不自信,谁人信之”,这是王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看来自信于王岐山,似是不成问题的。以目前居于中纪委书记任上,这份自信传递给我们以更多的自信,因为中纪委的任务所指是明确的,一个在经济和金融领域自信十分的人,他一定会有大的作为,专业、权威、务实、责任,我们且期待着。

网文:民间视野中的王岐山 - wanshi - 何新网易博客

 自信的王岐山。2012年12月19日王岐山在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等举办的晚宴上的那份幽默,让与会者大笑不止。他说,美国人给我们说了很多好听的话,“一个叫‘捧杀’,一个叫‘棒杀’,说实话生命难以承受其‘捧’。”

有些好玩的是,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的园地成了王岐山研究经济理论的“插柳”之地,而今“柳”成行,“树”成林,欣欣向荣。王在那时把自己的目光从历史的久远和纷纭繁杂中抽出来关注现实的经济问题,且将理论与实践的任督二脉一并打通,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荣幸之事,也是中国民众的幸运之选。香港社会总习惯于将王的经济研究成果的发现归之于另外的因素,八卦文章满地招摇,这实在是对于偶然与必然之因果的一种偏颇解读,偶然中所孕育的必然,一定是“必然”的,更何况举贤机制在中国文化中所廓定的边界,是那么的大度与智慧。

(五)

 由是,我们不得不关注王岐山经济学思想的实质来,为何他由历史研究跳入经济金融领域后竟有了如此这般的王者之气?为何他的成长竟有如此这般顺风得雨的人文条件?本文作者之一的毕至有一个断定:“王的成长得益于中国当时经济落后的现实,以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中国这样的社会生产比较落后的国家内初始的迅猛发展和进步作用;这一过程是同时伴随着资本主义经济学的思想引入和兴盛的时期,这个时期的特点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断战胜旧的过时的生产方式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现在流行的西方经济学者们的黄金时期,因为旧的社会主义的经济理论已经不能解释当时的事实了,而西方经济学理论在这方面却有着自己先天的优势。这一事实,可能给王岐山的经济学思想带来了机遇、成绩和名声,同时也可能存在一定的历史局限性和思想根源。”

毕至的说法我未必全同意,但至少不是纯溢美的那种,因而引之于此,算是一说,岐山先生看到了这段文字,你便一笑了之则个。这里,我先给您笑笑得了您呐。

从打量过去的历史研究所“转型”到以瞻望现实为要务的农村政策研究室后,1982至1988年,王在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一呆就是7年。表面上看来,这一段时间是王岐山的平静时期。但结合当时历史背景,可以有这样一个判断,王所在的机构,其实是一个和当时的社会经济改革联系相当紧密的机构,7年时间,在这样一个和党中央、国务院直接联系着的研究和协调机构里的历练,无法不把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打造成思想成熟、理论精通的人才,况乎王的身影有机会不时出现在中央和地方官员的视线里。到这里,就不是王岐山“无心插柳”,而是国家的选拔机制在“有意栽花”了。所以,我一直觉得我们国家的选拔机制是有着生命力的,它远胜于票选制“程序控”,那终归难得算上靠谱,而选拔与选举结合着的中国选贤任能机制,让好的人才得到栽培,这应该是中国几千年文化所形成且在今天生根发芽并能超越西方模式的核心竞争力的表现。


  评论这张
 
阅读(111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