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何新论时政弊端及政治改革(更新稿)  

2013-01-23 15:4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新论时政弊端及政治改革

下文系本博博友寒江钓叟整理
(2013-01-02 21:28:25 发布)
转帖:ws 
 

【说明:以下言论系何新先生5年前的旧论,曾经发表于2007年以前,并收录在2011年出版的何新的《奋斗与思考》一书中。本博新发布的此稿已经过何新修订增补。

 何新:我主张限制行政官员的个人权力。目前中央权弱,法章失序,有地方坐大之势。以致有些地方之中下层官僚公然为所欲为,横行无忌——想聚部阅阅兵就阅兵,想抓人游游街就游街,一些小官僚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无法无天。而中央对之竟然无所制约,导致民情激愤。利归其下,怨归其上。足寒伤心,民怨伤国!中央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长此以往,中国就会再度回到东周、春秋时代——天子之政不出洛阳。而诸侯小国林立,各行其政。
  
何新说:所以我主张加强中央集权而对下“削藩”。国家应当制定严格制度,废除公务员的终身制以至世袭制。实行察举巡视从严约束地方官员。我认为国家必须从严治吏,特别不可放纵县、乡两级胥吏横行于下层,任其鱼肉百姓。

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在高层实行集体领导、定期任职制度和分工、分权制,已经充分体现出民主的原则。但许多滥权问题,大量地出现在地方和基层。根源是1995年后的一些改革不得体,导致中央权力过于分散,地方官员的权力却过于集中。

1995年后,立法(制定地方法规政令)、行政、司法、执法以致地方官员任免都高度地集中于省以下地方的党政一把手手中,既没有集体领导制度予以制约,也没有原来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集体负责制度,一切统统由当政一把手一个人说了算,各级主管比皇帝还独裁。结果贪污、腐败、滥权、渎职无所不为。地方上县乡两级一些芝麻大的小官,其对黎民百姓生杀予夺的权力却无限之大,把一些善良的老百姓活活欺负死——这是当今激发民怨,以致导致社会非常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中国现今非常奇怪的政治情况是:高层高调讲法制,基层大肆搞人治。权力被省级督抚以及县太爷以下的小诸侯们个人所垄断,官越小实权越大。一些小县吏论官品是九品芝麻官,县处级,在北京属于公车族,但在一个县里,竟然管几百万人,生杀予夺大权在手,在欧洲就就是个小国家诸侯。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公、检、法、司、武警、城管齐备,都只听一个国王的,这个小小的封君就是当地的王爷。于是他们学着中央,居然建小天安门、小中南海,搞什么阅兵检阅,一些小地方出现许多权侔公侯的小小独立王国。
    
而中央高层对这些县乡地方官员在制度上缺乏直接的制衡、察举、撤换和监督的机制,中央权力不能直接管到他们。所以那些虎狼官吏除了直属的顶头上司,谁也不怕,根本不在乎什么中央。

老百姓不理解这种情况,所以出了事情总是直接来北京告状,殊不知中央(包括各部门)并没有直接对地方问题的管辖、介入、处理的机制。中南海实际上管不了这些小小县乡级的封君官老爷(无法直接越级撤换)。所以对中央的法规政策,这些小官吏不仅敢于阳奉阴违,而且有时甚至敢于公然抗命。因此才会发生某县老爷派警员闯入京“抓记者”的荒唐事件。

进京抓人,这么大的事,在唐宋明清时代发生是可以被朝廷灭九族的,在今天却安之若素。县太爷淡定到竟然不认为需要在县委班子里议一议,竟然没有一票反对意见记录在案。可见县老爷专横跋扈到何等程度。公检法就像是县老爷自家设的一样!

这种情况,和中国历史情况正好相反。唐宋以后,虽然是皇权至上,皇帝专制,高层高度不民主;但越到下面,到社会基层,对基层胥吏小官员的监查、管束和限制反而越严格。绝不会像近年这样允许小官胥吏们直接对细民们作威作福,肆意鱼肉百姓。因为唐宋以后的统治者总结了历代的历史经验,懂得如果放任地方官吏胡来,最容易直接激起民怨,直接引发社会动荡,危及皇权统治。这些情况虽然仍然是局部的,个别的,但是已经严重到不应当不引起重视!

何新说:因此,中国目前的民主政治建设,恰恰要增加中央的领导权威,改变“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状况;同时要从改革基层干部制度和权力配置入手,建立各级的集体领导制,集体负责制度,包括建立必要的分权制、监察制,弹劾制,中央直接察举制度等等,削弱小官、地方高官一个人说了算的权力。强化对各级干部特别是地(市)、县(市)、乡一级干部的民主监督,这才是符合中国国情的、老百姓欢迎的真正民主化政治改革。

何新说:中国的政治,今天明显已经比昨天进步。今后中国应当走出一条中国自己的民主化道路——但我说的民主绝对不是一些公知精英所鼓吹的‘美国式’的选票民主。

什么是民主?票选与否不代表民主。其实民主的标准很简单,以我看就是两句话——让官员必须奉公守法,让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这就是民主。

我近期一直关注和观察台湾的所谓“大选”。台湾模仿美国的票选制,搞得乌烟瘴气,丑闻频频不断。活像马克-吐温的一篇喜剧小说“我竞选总统”的重现。而陈水扁掌权后活脱一个独夫民贼,权力并不能得到制衡,一家人肆无忌悼地贪腐,为所欲为。哪里有什么民主可言?!未来中国大陆不应走这条路。

何新说:我主张中央政治要保证下情通畅,民意上达,要让百姓舒心通气地过好日子,不要随意就被那些基层恶吏肆意欺侮、蹂躏。

我认为有效的公民民主只能通过法制(法律制度)而得到保障。各级法院有责任依法受理一切违悖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案件,真正做到有法必依。司法系统应当独立且直属于中央,而不应当从属于地方。让司法系统成为中央政府依法监控地方的重要法律工具。

国家应当要求法院民若举,法必究。法院不应当自我设定诸多禁区,不应该这不受理,那不受理;使得升斗小民受欺侮后无门投告,有法不可据。这必然酝酿社会不安定。法律的功能之一就是要纠正侵权、保护弱者。


[老何说,中国有很多奇怪而自相矛盾的事情,让人无法看懂。例如几年前大张旗鼓地搞了个什么“物权法”。当时被一些公知精英鼓吹上天了。然而这些年各地大力推行什么房地产GDP,到处搞强制拆迁,引发无数矛盾。但是那个与此有关的“物权法”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制定出来有什么用?]
  
各级法院有责任受理涉及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法的一切社会案件——不管是民诉还是公诉,告官员还是告老板,只要有违法情事就应当允许百姓进法院去告。而且可以逐级上诉,直诉到最高法院。
  
扩大法院的职权,就可以减少信访的问题;从而让有裁决权的法院,取代无任何实权的信访部门。法院权责加大,信访自然减少。

对“何新论时政弊端与政治改革”一文的补充

欺人的弱智政治游戏:笑论一人一票


既然谈到当前中国公知精英特别爱好、也正在大力鼓吹贩卖的票选民主问题,那我就再补充几句话,扒一扒中国公知、精英们常披在身上的那张伪善的民主羊皮。

其实这几年,在中国一些地方特别是村乡两级,已经开始试验所谓“村民自治、直选”和“票选”基层村乡主官的所谓“民主”实验。

那么试问:效果如何呢?后果如何呢?这些搞票选的地方民主了没有呢?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我们在网络上到处可见村民、乡民如何被有钱有权势的村匪恶霸欺压勒索的哀哀投告。包括对一些村匪恶霸如何操纵乡镇选举,用金钱买选票,从而把持选举,贿选霸选,最终让有钱有势的土豪劣绅、恶霸恶棍升级为村、乡行政官员的告状信。

这么说吧,本来村官乡官由国家自上而下地任命,与地方土豪、恶霸还隔一层,村官、乡官还多少是可以抑制管控地方豪强的国家政治工具。而实行票选以后,乡土上的土豪恶霸就可以通过操作选举直接把乡镇官员变成代理人,甚至干脆自己取而代之。金钱与权力直接结合为一体。从此小民百姓彻底坠入权贵封建资本主义的万丈深渊中去,永无出头之日也!譬如台湾的所谓民主政治,谁人不知其实就是黑帮豪强与资本富豪共治的政治?

这也就是中国特色的一人一票的必然结果。美其名曰“民选”“民主”,实际是豪强与资本的无情专政,到下面基层睁眼看看,一些票选后的村镇政治,实情基本就是如此。

所以,一人一票的民主民选说得好听,其实纯属为豪强资本专政开路的扯淡的政治游戏。只有中国这种弱智精英充斥的国度,当今还对这一套西方早期资本主义三百年前就玩腻了的政治选举游戏津津乐道,奉为无上政改真经,用来蒙骗愚昧无知的中国老百姓。

其实,那些分散的小民百姓手中没有任何资源,无产无业更没有金钱,天然处于弱势地位,你给他一张选票有个屁用?靠这一张选票,能给屁民换来公平、正义、房子、资源、阳光、金钱么?在做梦吧!

现实社会中有巨大的贫富差别存在着,有强大的内外既得利益集团存在着,一盘散沙的个体民众分子,只能被迫不得不接受金权政治或者特权政治的整合。

在社会不平等,占有资源不平等的前提下,所谓民主自由,只能对有钱有势力的富豪土豪们进一步彻底掌控全面权力具有真正的现实意义。

至于屁民们,在强大的金钱势力和利益集团眼里,不过就是一群作为乌合之众的屁民,无论有没有选票也都只是屁民。

那些公知精英假装自己似乎特别关爱屁民,每天在为屁民们争取选票争取民主和自由——那是在逗屁民玩。他们内心的真心话是那种话——你屁民买不起房子?活该!因为你们无能。屁民抱怨欠薪、贫困、看不起病、读不起书?活该,谁让你们是无知无能的屁民?!
中国房价高得不够,贫富差距拉开得更远远不够。有屁民抱怨中国的物价高?恰恰相反——高得远远不够。屁民们在哭泣下跪——活该,谁让你们这群傻逼是屁民。这些,才是当代中国公知精英内心赤诚的真话!

忽闻公知精英这次高尚起来,大声疾呼要为中国下层屁民争取选票了?笑谈。屁民们可要格外小心。就像当年高喊着改革必然有牺牲而砸了众多屁民的铁饭碗一样——这回公知精英又要帮他们的幕后老板来扒你们一层皮了。

我猜,其实公知精英鼓吹票选民主的真实意图,是帮助那些已经吃饱喝足的富豪豪强,用票选这武器来为富豪豪强和利益集团在未来攫取最高政治权力扫清障碍。票选票选,不过就是各路富豪土豪们为了攫取最高政治权力而最后要玩的糊弄屁民的一把政治游戏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987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