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民主与共和的百年误读(摘要): 关于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  

2013-01-26 11:3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主与共和的百年误读(摘要):

关于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

当两个汉语名词(noun,substantive)连用成一词组时,它们之间通常均是前后从属的关系,例如汉语中以“主”作后缀的词组如:“国主”、“邦主”、“财主”、“地主”、“业主”、“房主”、“车主”、“失主”等等,其涵义无一不是“某某的主人”。

同样的,古汉语中的“民主”本义为“众民的主人”。所以汉语中“民主”的本意即君王即皇帝。西方人所说的“democracy”,据说来自古希腊文中的“Δημοκρτια” ,拉丁拼音的对应写法为“demokratia”,但在希腊语中其实应该被念作“thmokratia”(西莫克拉提亚)。晚清和民国学者多沿用其英语发音,将其音译为“德谟克拉西”。“

“Demo”在希腊语中的意思是“公民”,“kratia”则来自“κρατοσ”(kratos,国家、权力、统治、管理),合起来就是“公民的国家、公民的管理、公民的治理”之意,其汉语对译,理当是”民治“——“国民治理”,而不是恰好意义相反的“民主”。此外,“kratia”这个概念的本意是政治管理,也与票选或直接选举制度没有任何关系。

西方古代哲学家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曾经总结出历史上的六种政体形态:
1、kingship(君主治理);
2、aristocracy(贵族治理);
3、tyranny(僭主治理);
4、oligarchy(寡头治理);
5、ochlocracy(暴民治理);
6、democracy(公民治理)。

许多中国人以为传说的古希腊是democracy(公民治理)制度的起源,并且这种制度得到希腊贤人的支持。其实这是西化人士对国人的误导。

真相是,由于其老师苏格拉底被雅典公民以多数表决的投票方式而处死的原因,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等希腊哲人对票选及民治均无好印象,认为它极易发展为多数人压迫少数人的暴民治理,或是被部分有权势的公民绑架而架空为寡头治理,或是直接被颠覆为僭主治理,总之其政治的稳定性都不如君主治理和贵族(官僚)治理。

在汉语中,共和制度的本意是贵族寡头共治的制度,近似于希腊所说的僭主制度。
英语里的“republic”是拉丁语“res publica”的简称。按照拉丁文语法,名词“res”前置,形容词“publica”后置。“res”的意思是“事务、管理、统治、财产”,“publica”的意思是“公民的、公开的”。“res publica”合在一起,就是“公民的统治、管理公民的事务”的意思,跟古汉语里的“共和”(寡头制度)含义完全相反。

西方人及中国自由派公知似乎有意利用这种语言混乱和误解,以便随心所欲地曲解西方的政治制度,制造一种对于“Democracy”和“republic”的政治崇拜,把前者偷梁换柱并且简单庸俗地解释成一人一票的直选制度,把后者偷梁换柱并且简单庸俗地解释成所谓的宪政主义。其实“Democracy”和“republic”的意义与此二义风马牛不相及,欧美的真实政治制度也没有这样制定过。

任何国家——特别是大型国家,都不可能实行和实现公民集体直接治理的制度——不可能真正实施民治或者公民自治(包括所谓社区自治)。这种打着“Democracy””自治“名义的政体制度,实际上往往是在为少数拥有特权的富豪以及豪强(地痞流氓、强梁者)的寡头专政创造条件。

台、港、澳表面上的“Democracy”成功只能增加人们对这种制度的厌恶,那里现在真实的统治形态就是富豪和黑社会豪强的联合共治专政。

中国现在需要的是回归寻找传统政治道德(实施爱民惠民的仁政)的好文官政治的理念,而不是培育那种整天皮笑肉不笑地满街拜票的陈水扁马英九式的政治演员和政治小丑。政治家应该有政治家的尊严,民众直接参与政治管理的权利也应当有所界定和约束。

能够让中国在未来局势更稳、经济更富、军事更强、影响更大的政治制度,对民生来说就是更好的政治制度。

实际上,20世纪的中国已经尝试过了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所总结出的六种政体形态中的五种:君主制(最初11年)、僭主制(20年代前后)、寡头制(40年代前后)、暴民制(60-70年代)、democracy(80-90年代的台港澳),都不是很成功。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条道路:稳定的专业文官制度,这也许正是中国未来的政治合理发展方向。

由于文化背景和社会的关系,中国的本土资本主义绝对不可能发展成”美国梦“所宣扬的那种个人创业模式——其实对共济会金融家族的资本世袭贵族制度的揭露,已经证明这种个人创业故事的美国梦也纯属欺人之谈。中国本土资产阶级更可能向日本、台湾、香港等东方式的家族资本世袭产业模式靠拢,这就给新资本贵族的利益集团的生成提供了发展环境。

尽管未来的中国资本新贵族们肯定不会再以所拥有的土地面积、奴隶数目、部曲户数等来衡量自己实力,而以其私有企业的规模论成败。但是,对于他们在政治中的参与性以及强势性——即以金钱操控政权(政治腐败的根源所在),应当由国家进行强有力的约束。应当防止未来中国政治在表面上的“Democracy”——民主名义下,演变成官僚、资本利益集团和被资本集团所收买雇佣的媒体公知三位一体的僭主政治或寡头政治

  评论这张
 
阅读(65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