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何新读红杂记(2): 《红楼梦》作者不是曹雪芹   

2012-10-05 07:3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新读红杂记(之二):

《红楼梦》作者不是曹雪芹

简驳胡适之《红楼梦考证》

中国古代长篇小说号称五大名著,即《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红楼梦》、《金瓶梅》,其小说原多不署著者,因此作者皆难明。现在所署名的罗贯中、施耐庵、吴承恩、曹雪芹都是后人攀援附会追认的产物,一无手稿,二无实证,疑似为真,以讹传讹。

[例如目前普遍说法据明季传闻认为《三国演义》作者系罗贯中(名罗本),也有一些说法认为《三国演义》是元末罗贯中和他的老师施耐庵合著,但近人多有质疑。例如“孔明秋风五丈原”一节中,列有历代十几位名人文士赞颂诸葛亮的诗文,最后一首“后尹直赞孔明曰”的诗。这个尹直(1427-1511)是明景泰五年(1454年)进士,他出生那年,罗贯中已去世48年了。

(近年张志和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发现明代插图孤本黄正甫刊二十卷《三国演义》,该版本封面、序言、目录、君臣附录是明天启三年补订,而正文部分则是目前所见最早旧版本,此书让原先的“嘉靖本为三国演义最早刻本”之说失去依据,而该书未署作者。)

明朝流传的《西游记》,各种版本都没有署名。清汪象旭在所撰《西游证道书》中提出《西游记》为南宋时的丘处机所著。这一看法提出后,清人大多赞同。纪昀始疑此说,谓小说官制皆明制,写作时代当为明代,不可能是元人丘处机。钱大昕认为《西游记》中多处描写明朝的风土人情,而丘处机是南宋末人;此外《西游记》中多处使用江苏淮安方言,而丘处机生平在华北活动,并未在淮安居住过。也有明、清道士、文人以为《西游记》是道士炼丹之书。明晚期以后,方有人认为吴承恩是小说《西游记》的作者,皆系传疑之说耳。

红楼梦的写作时代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产生于清季初中叶的盛世时期,而暗寓悲哀之音。但是作者到底是谁呢?流行的说法来自民国胡适,以为是曹雪芹(著作前80回)。这种说法通过20世纪以来红学家数十年的灌输与宣传,尤其是杜撰创出一套“红学”以后,似已成为难以置疑的定论。其实这种积非成是的说法由于根基不牢,完全不足凭信。


一个较早版本的《红楼梦》———程伟元乾隆五十六年最早刻本的序文中就明确说过:“《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惟书内记雪芹曹先生删改数过。”

从目前研究结果来看,《红楼梦》从开始流传时起,就未曾说曹雪芹为《红楼梦》前80回的作者,而至多只是一位改编加工者。《红楼梦》真实作者与其他四大名著作者一样悬疑未明——本来也何妨就继续传疑下去;但是经过胡适的一番考证,竟形成了《红楼梦》作者似乎就是曹雪芹的诡说。

这个说法是胡适在他的《红楼梦考证》中提出的。细读胡适的这部《红考证》则发现,其实胡适的全部立论都建立在清人袁枚一条有讹夺之词的笔记上,基础甚为薄弱。

胡适的《考证》先驳斥所谓”索隐派“的说法,列举了索隐派的三派,即王梦阮的“清世祖与董鄂妃”说,蔡元培的“清康熙朝的政治小说”说,清人笔记的纳兰成德为作者说。胡适反驳以上三说,而自创提出《红楼梦》是曹雪芹家族自传的新说。

其实,以《红楼梦》为清季贵族家自传的说法,久已有之,但非指曹氏家族而已。胡适《考证》引以下资料指出清人多认为《红楼梦》乃清宗室贵族公子纳兰成德的家族自述:

“陈康祺的《郎潜纪闻二笔》(即《燕下乡脞录》)卷五说——先师徐柳泉先生云:"小说《红楼梦》一书即记故相明珠家事。金钗十二,皆纳兰侍卫所奉为上客者也。宝钗影高澹人,妙玉即影西溟(姜宸英)。……"徐先生言之甚详,惜余不尽记忆。”

又引清末名儒俞樾的《小浮梅闲话》(《曲园杂纂》三十八)说:

“《红楼梦》一书,世传为明珠之子而作。……明珠子名成德,字容若。《通志堂经解》每一种有纳兰成德容若序,即其人也。恭读乾隆五十一年二月二十九日上谕:"成德于康熙十一年壬子科中式举人,十二年癸丑科中式进士,年甫十六岁。"

又引钱静方《红楼梦考》也认为《红楼梦》是纳兰公子自述:

“是书力写宝黛痴情。黛玉不知所指何人。宝玉固全书之主人翁,即纳兰侍御也。使侍御而非深于情者,则焉得有此倩影?余读《饮水词钞》,不独于宾从间得(言斤,音"新")合之欢,而尤于闺房内致缠绵之意。即黛玉葬花一段,亦从其词中脱卸而出。是黛玉虽影他人,亦实影侍御之德配也。”

兰成德,原名纳兰性德,生于清顺治十一年,卒于康熙二十四年(1655-1685年),乃清前期著名贵胄公子,隶满洲正黄旗。

纳兰本名成德,避康熙太子保成讳改名性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好禅学,归心佛事。其诗词名句有”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说者或以为正即《红楼梦》之主题耳。

纳兰性德生于腊月,故小名”冬郎“。母爱新觉罗氏,乃阿济格格之女,父纳兰明珠历任清宫内务府总管、武英殿大学士。纳兰早慧晚成,十七岁方进太学,十八岁中举人,十九岁会试中试,因疾未应殿试。二十二岁(康熙十五年)皇帝特敕补殿试,二甲第七名,进士出身。

纳兰善骑射,好读书,经史百家无所不窥。夏承焘《词人纳兰容若手简前言》称:“他是满族中一位最早笃好汉文学而卓有成绩的文人。”纳兰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少时以皇室亲戚故得出入宫廷,颇为康熙皇帝所爱重,以至“密迩天子左右,人以为贵近臣无如容若者”(《通志堂集》卷19附录),然身世飘零,天性孤僻,仕途并不顺利。故其诗词境界凄清哀婉,多幽怨之情。

康熙因纳兰是八旗子弟,与皇室沾亲,与康熙长子胤禔生母惠妃为亲戚,所以常常带在身边。初授三等侍卫职,后晋升为一等侍卫。曾多次随康熙出巡,并奉旨出使”梭龙“,考察中俄边界情况。但纳兰并无权力实职,不堪”补天“大任。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患病早逝,年仅三十岁。死后葬于京西皂甲屯纳兰祖坟(今北京海淀区上庄皂甲屯)。《清史稿》有传。

《红楼梦》前80回,并无什么微言大义伟大主题,不过是记述一些贵族家庭儿女生活及感情的婆婆妈妈事情。如果说有什么寓意的话,无非是大乘禅学关于人生空相的描绘与感慨而已。

其实纳兰其平生经历与《红楼梦》中贾宝玉倒是颇有几分近似。

纳兰十九岁时(约1674年)娶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为妻,夫妻十分恩爱。但卢氏因难产而去世。纳兰性德为她写下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悼亡词。后续娶官氏为继室,两人感情也不错。除妻子外,纳兰平生还别有红粉知己是南方汉家才女沈婉,与纳兰以诗词唱和。纳兰善诗词散曲,多有佳作,如所做”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边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刮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二十四岁时,纳兰性德把自己的词曲自选成集,名为《侧帽词》,康熙十七年(1678年)又委托顾贞观在吴中刊成 《饮水词》,取自宋朝岳珂《桯史·记龙眠海会图》“至于有法无法,有相无相,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后有人将两部词集增遗补缺,共342首,编辑一处,编为《纳兰词》(道光十二年汪元治结铁纲齐本和光绪六年许增榆园本),今存共348首。

清人评论”纳兰容若天资超逸,悠然尘外,所为乐府小令,婉丽凄清,使读者哀乐不知所主,如听中宵梵呗,先凄惋而后喜悦。“

王国维云:”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甲戌本《红楼梦》中自述此书作者是”空空道人“,俞樾等以为作者之空空道人即纳兰容若,《红楼梦》小说出自纳兰家事之自传,并非无根之谈。但此说乃被胡适斥为附会,胡适别以清人袁枚的一条笔记建立了自己的曹氏自传说,谓云:

“袁枚的《随园诗话》卷二中有一条说:康熙间,曹练亭(练当作楝)为江宁织造,每出拥八驺,必携书一本,观玩不辍。人问:“公何好学?”曰:“非也。我非地方官而百姓见我必起立,我心不安,故藉此遮目耳。”素与江宁太守陈鹏年不相中,及陈获罪,乃密疏荐陈。人以此重之。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书,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

袁枚乃乾隆时文人,以诗文笔记著称。唯胡适所引这条笔记中,竟然把曹“楝亭”的名字写错做“练亭”——当被注重“小学”的清儒讥为不识字也,又把曹雪芹说成曹楝亭的儿子——其实雪芹是曹楝亭的孙子;短短数百字即出现两处明显讹误,表明其所记述皆据一时传闻并非严谨之词耳。至于袁枚文中竟谓“《红楼梦》书中描写之大观园就是其小家之随园”,则更有托大吹嘘之嫌,毫不可信!

但正是凭借袁枚这则不能看做信史的孤证笔记,胡适竟然据以作为建立“《红楼梦》系曹雪芹自传说”的基本证据!然后胡适即以曹氏家族事和《红楼梦》的贾府家事进行比较,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相似点,主观假设大胆求证,完全以想当然之推论而非实际证据,落实他所臆想的《红楼梦》乃曹雪芹写曹府兴亡之自述的说法。其实胡氏说法多荒谬,全部结论都建立在沙滩之上经不起推敲。

建国后之50—60年代,曾有一段时间把胡适学术骂得一文不值,但其论证《红楼梦》作者为曹雪芹之说,则仍然被批判胡适之论者们所接受。李希凡派新红学更引申《红楼梦》为中国封建社会没落期的文学写照,认为其主题是描写贾府内外之阶级斗争云云,进而大颂其意义之”伟大“。更甚是荒谬也!

其实关于《红楼梦》之作者,《红楼梦》本身有明确交代,甲戌本第一回云:

“空空道人听如此说,思忖半晌,将《石头记》(甲戌批:本名。)再检阅一遍,(甲戌批:这空空道人也太小心了,想亦世之一腐儒耳。)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甲戌批:亦断不可少。)亦非伤时骂世之旨,(甲戌批:要紧句。)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甲戌批:要紧句。)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甲戌批:要紧句。)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

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这里甲戌批注提到与《红楼梦》成书有关共五个人——空空道人原著,吴玉峰命名《红楼梦》,孔梅溪改名《风月宝鉴》,曹雪芹改编,曹棠村写序言——曹雪芹只是在成书基础上“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题曰《金陵十二钗》”。对此五人,今论者认为是四假一真,只相信其中的曹雪芹为真。早有论者问得好——如果那四个人都是虚拟的,那么又何以就能断定曹雪芹改编则是真的?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尽不信书则也不如无书。实际上《红楼梦》的作者问题——无论是传闻中的纳兰性德或胡适所说的曹雪芹,证据目前都不足。

《红楼梦》之主题,第一无关曹家自传,第二也不是讲阶级斗争,而只是一部某贵胄子弟铺衍其或曾亲历或采传闻的豪门生涯,不时卖弄文采笔墨借以表明厌恶八股正途,以及追忆少年情事浮沉感慨,借以隐喻禅机寄托人生“好了”以及“四大皆空”之主题的一部玩世之作而已。[注]唯因此书仅存半卷,民间俗称是一部有上无下之太监书——所以虽不无可观但并不足以称之为“巨作’或‘伟大’。

至于其作者究竟是谁?我们倒不如相信原书的自述——《红楼梦》的作者就是那位莫须有的”空空道人“也。

[注][宋]周密《癸辛杂识》别集“物外平章”条:“或作散经,名“物外平章”,云:‘尧舜禹汤文武,一人一堆黄土;皋夔稷卨伊周,一人一个髑髅。大抵四五千年,著甚来由发颠?假饶四海九州都是你底,逐日不过吃得升半米。日夜官宦女子守定,终久断送你这泼命。说甚公侯将相,只是这般模样。管甚宣葬勅葬,精魂已成魍魉。姓名标在青史,却干俺咱甚事?世事总无紧要,物外只供一笑。’”

【附录】何新简评《红楼梦》 

老顽童说: 

《红楼梦》这书徒有虚名,误人子弟,其实烂书一部,而且是太监身段(注;有上无下,有前无后)。全书多是假学问,倒是有点真世故。曹雪芹是个抄书的,真作者藏头露尾,不知究竟是谁。这书中最好就是两首曲子,是古今富贵场写照,也是全书命题的点睛之笔:


一、《红楼梦》第五回第十四支曲子《飞鸟各投林》: 

为官的,家业凋零; 

富贵的,金银散尽; 

有恩的,死里逃生; 

无情的,分明报应; 

欠命的,命已还; 

欠泪的,泪已尽。 

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 

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二、无题: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金满仓,银满仓,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评论这张
 
阅读(1286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