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新网易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日志

 
 

老何写序言的这一套书已经出版, 推荐一哈  

2012-10-31 12:4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何写序言的这一套书已经出版,本博推荐一哈

黄宏将军收藏雅集:
老何写序言的这一套书已经出版, 推荐一哈 - wanshi - 何新网易博客

老何写序言的这一套书已经出版, 推荐一哈 - wanshi - 何新网易博客
(上海科技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注:海岳堂主人黄宏先生,曾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组长,后为国防大学战略部将军,现已退休。以上二书是黄先生的收藏品雅集。]

何新:《海岳堂主人收藏雅集》书序

    海岳堂主人黄公,余老友也,相交已多年。

    黄公雅号“海岳堂主人”,但本色乃是一位军人。黄公60年代尝参加对印作战。80年代对越反击作战中,黄公以文职政官出任一线某部政委,带兵从征,亲临战场而卓然立功。

    战后黄公乃以才干,自边疆调入中枢。其后多年参与枢密机要,又主科研教务于国防大学,著作等身。其平生事迹殊为传奇。

    黄公军旅及政务之余事,则爱好文物收藏。平生酷嗜文物,见而止步,得陇望蜀,常年乐此不彼。

    十年前北京东郊潘家园曾有一著名之跳蚤市场。所谓市场者,实即空旷场地之商贩地摊也。盖每逢周日,各地文化商贩携带字画、文物、家具及杂项古玩,设摊荟萃凑集其所。其物品真真假假,而以仿品、伪品居多。价格随意,真伪难辨。能否沙里淘金,唯取决于买者之眼力、文化、缘分及运气也。

    当时文物市场尚无大资本介入,故物品价格皆极低廉。有运气及眼力者,不乏听闻以少金而购得重宝者。余昔年曾在其地以数千元购得乾隆官窑瓷器。亦曾以万元购得某外省人之家藏旧物一包,其中仅名家字画即数十件,皆为罕见真品。问之何以不送文物店?答云曾送去,却被认为伪品居多而拒收也。故爱好文物者多往此地淘宝,每逢周末,则人烟稠密,尘土飞扬。

    余当年每若有闲,亦颇喜涉足其间,偶亦有不意之斩获。但盖以路途遥远,品流混杂,不能常往。

    有趣者,余曾多次在此地遭遇黄公,便衣小帽,神定气闲,轻装简从,状貌若一退休之文人,悠然闲逛其间。

    当时黄公就职中南海内,而每逢周六则早上五点钟必起身,坐第一班地铁再换公交去潘家园。黄公云“我并非来得最早,但肯定是坚持最久,风雨无阻坚持已近三十年。”

    2000年后,昔日之潘家园已开发房地产,建成洋洋大观之古玩城,再非昔日残陋气象。而文物市场则因金融资本之介入及商业之炒作,奇货可居,昔日地摊货今日皆跃进升腾至天价,“捡漏”、“寻宝”已绝无可能矣。

    黄公平生盖无烟酒嗜好,薪俸大半及稿酬、版税,除购书外几乎全部用于收藏文物。所难得在其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终至积蓄丰富。现藏品已得万件之多,集有字画千余幅、瓷器三千余件,汉唐以下古砚千方,古铜镜千面,以及扇面、雕塑、珍版书籍杂项及各种类收藏品多种。

    其所藏字画中不乏历代名家之作。陶瓷器中有元代青花八思巴文大器及马家窑彩陶大壶(此物乃余昔年所赠)。闻全世界藏家罕有八思巴文之瓷器,目前见诸文献记录者唯存两件,一件八思巴文瓶现藏大英博物馆,一件藏于日本,收入日本出版之《世界美术全集》。而第三件则为黄公所得,是何其幸运也!

    黄公所藏之古铜镜甚丰,佳品颇多。余所最欣赏者,乃是其中一面东周铜镜。其背纹图案实为目前所见最早之“双凤朝阳”——两只凤凰围绕太阳舞蹈。所可注意者,图中凤凰之形如鸵鸟,而头上有古文“皇”字冠。
此镜拓图可与内蒙古阴山之先古岩画所绘凤鸟太阳图纹相辉映,宗教源流若夫一脉相承。亦恰可补证余昔年所论谓凤凰之原型动物实为鸵鸟之说也。

附图:海岳堂主人藏东周时期铜镜拓纹及与阴山岩画之比较:

                                  何新:《海岳堂主人藏品图集》书序

  黄公所藏紫砂名家壶器亦颇多。其中一件提壶系紫砂当代名家廖玉姣手制,上有赵朴初先生题句云:

    七碗受玉味,一壶得真趣

    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壶是好壶,辞则更具禅义。

    盖所谓收藏者,今日暂为我有,明日不知复归谁也。

    多家拍卖行闻黄公之名而欲代办专场拍卖,黄公皆一笑置之,答云:“我之所藏取之偶然,积累亦愿回馈社会。晚年志愿,是建立海岳堂博物馆,使得私人秘藏成为社会文化之公器也。”于此可见其情操。

    黄公又尝云:“前朝宝物铭文常见‘宜子孙’,‘子子孙孙其永宝之’——这实际上都不可能。”

    信哉!古有寓言曰:楚人失其宝弓,人劝其速寻,答云:“不必寻。楚人失之,楚人得之,夫何悲?”

    孔子闻之云:“当云:人失之,人得之;有失则有得。”

    老子闻之云:“失之,得之,何悲何喜?”

    其实人生莫不如此,得失悲喜,皆不过一游戏耳!【注】

    余平生极少允为他人作序。黄公书成,好友知交,因略书数言,是为序。

    ——————————

    【注】《吕氏春秋》:荆人有遗弓者,而不肯索,曰:“荆人遗之,荆人得之,又何索焉?”孔子闻之曰:“去其‘荆’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故老聃则至公矣。
  评论这张
 
阅读(44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